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女人對自己的第一個男人有著近乎變態的依戀與執著?

看書館2019-11-23 13:07:04

被騙

臺北郊區的一個廢棄倉庫里,大門被鎖得緊緊的,外面的陽光從僅有的幾個高高的窗子射進來,曬在幾個年輕的女孩身上。
  吱吱……吱吱……
  “什么聲音啊?”一個女孩子警覺的問。
  “好……好像是老鼠!”另一個女孩子回答。
  “啊……”然后倉庫里便響起了一聲尖叫。
  蹲在她們中間的一個十八九歲的女孩子眉清目秀,長發披肩,也許是害怕老鼠吧?她把頭垂得低低的,雙手抱住自己的肩膀,一副無助的樣子。
  咣當!
  這時候,倉庫的大門被人從外面打開了。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進來嚷嚷道:“喊什么喊?都安靜一點!老板來挑人上工了。你們都表現好點!”
  隨后,只聽一陣高跟鞋的聲音,一個穿著非常時髦的女人走了進來,她身后還跟著幾個穿著黑西裝的年輕男子。
  “云姐!這些女孩子是剛到的,個個都年輕漂亮!”那個男人指著這幾個女孩子笑著。
  那被叫做云姐的的女人并沒有理會他,而是走到這些女孩子身旁一個一個仔細的瞅著。當她來到小星身旁的時候,眼睛突然一亮。
  她伸手托起了小星的下巴,上下打量了兩眼,便張口問道:“十幾了?”
  小星被這個女人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不是說會干活能吃苦就行嘛!為什么她上上下下的盯著自己看?她心里有些打鼓了。一時沒有回答上她的問題。
  “云姐問你話呢?快回答啊!”那男子訓斥著小星。
  “十八歲了!”小星嘴里吐出了四個字。
  “很好!”那女人露出了非常滿意的笑容。回頭對那男子說:“就是她了!”拋下這句話后便瀟灑的轉身向倉庫外面走去。
  “聽見沒有?你被云姐看上了!以后就跟著云姐掙大錢去吧!走啦!走啦!云姐的車等著你呢!”那男子笑著就上去來拉小星的手。
  “我自己會走!”小星聽到他那放肆的笑聲心里有些發毛,趕緊掙開他的手,自己朝門外走去。
  走出倉庫后,小星被帶到了一輛高級汽車里等候。抬眼透過玻璃窗看到蛇頭和那個叫云姐的正在遠處說笑著,但是車里卻是一個字都聽不到。只是能看到那個平時非常了不起的叫阿四的,在云姐面前總是低頭哈腰的。看來這個云姐不是個一般的人物!
  “云姐!您對那個小丫頭還滿意吧?”阿四嘿嘿笑著給鄒云遞上了一根女士香煙。
  鄒云把那香煙送進了她那朱紅的嘴中,一刻后煙霧就從她的嘴中噴了出來。姿勢優美的把那根長長的香煙夾在修長的手指中間,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那個小丫頭才十八歲,不過這一陣子,有許多老板都喜歡這種姑娘!帶回去稍微打扮一下,肯定能賺不少!”
  “云姐!那這錢……”
  鄒云臉色一凜。“阿四,你不是不知道規矩?要是你沒騙我,好處少不了你的,要是她不是什么正經姑娘,你可仔細你的皮!”鄒云的臉上露出了輕蔑的笑。
  “云姐,就那小丫頭?不用試就知道!”阿四一笑露出大半口黃牙,看起來讓人覺得厭煩。
  “我還是更相信我自己的手段!哼……”鄒云瀟灑的把那只抽了幾口的香煙隨手一扔,便朝小星坐的車這邊走來。
  鄒云上了車后,車子就飛似的開了起來。車子從荒涼的郊外一直向臺北市里行駛著。
  第二天晚上,小星被強行穿上一件吊帶裙便被帶到了一座夏碧輝煌的大樓里。
  坐在寬大沙發上的她驚恐的環顧著四周,只見這是一間很豪華的房間,里面有一張很大的床,電視,電腦一應俱全。只是那白色的床單有些讓人害怕。
  就在小星在房間里坐立不安的時候,房門被打開了!
  小星一抬頭,看到的是一個五十多歲,頭發已經半禿的胖男人。而且那個人的眼睛看到她后就冒出了不懷好意的光芒,她不由得身子一抖!
  馬老板徑直的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他半瞇起的眼睛把小星從上到下看了個遍。一頭及肩的黑亮頭發襯托著她的小臉更加的清純可愛,渾身上下卻散發著一股清純少女的青春氣息,讓人忍不住想靠近。馬老板的心開始癢癢了。
  “你……你是誰?”他的眼光讓小星驚恐的站了起來。
  “你別怕,鄙姓馬,你叫我馬老板好了!”馬老板笑著回答。
  “馬……馬老板?”小星的心開始打鼓,她在想該怎么逃離這里,因為她已經確定這應該是一個火坑。
  “來,跟我聊聊天!”馬老板拍著沙發說。
  小星抬腳說:“我……我要走了!”
  “你給我回來!”馬老板站起來伸手便拉住了小星的手。
  “你……放開我!”當他的大手抓住小星的手腕的時候,小星開始拼命掙扎。
  可是,小星畢竟還是個小姑娘,哪里是肥胖的馬老板的對手?下一刻,馬老板就露出得逞的笑。
  沒等小星反應過來,瞪著大大的眼睛愣愣的看著他。下一秒就被他以半抱的姿勢抱入懷中,小星努力的想擺脫眼前的這個男人,卻因為力氣不敵而依舊被他抱在懷里。
  小星一咬牙狠了狠心咬了他耳朵一口,趁著男人捂著耳朵喊疼的時候瞅準時機猛地跑了出來。
  另一件房間里不斷傳來讓人面紅耳赤的聲音,不知過了多久,帥氣但是眼神卻冷得冰人的男人才停了下來。這個帥氣的男人沒有對女主角鄒云表示一丁點的暖意,反倒一句話也不說走向了浴室。他的動作非常從容優雅,沒有因為氣氛的不同感覺到任何的不安。
  鄒云望著那個她愛了許多年的背影走進了浴室。此時,她的心里有一種莫名的酸楚。
  這個正在浴室里洗澡的男人就是秦氏集團的總裁秦駿。今年三十歲的他,冷酷、堅毅、干練、工作狂。六年前留學歸來接受了父親秦劍豪的龐大黑道集團。經過六年的苦心經營他終于讓秦氏走上了正軌。現在的秦氏已經躍居全臺灣十大商業集團之一。集團的生意從地產、交通、建材到百貨、服務無所不在。當然,秦駿也就成了臺灣有名的鉆石王老五。從名門淑女到演藝明星,從豪門千夏到名模都向他拋出了橄欖枝。鄒云也是其中一個,她是秦劍豪的干女兒。多年來,一直都在追逐著秦駿,無奈她只是他的眾多紅顏知己中的一個而已。
  這些年來,秦駿的花邊新聞從來沒有間斷過。對待女人,他的信條就是只限于風流。每次他都是逢場作戲而已,真心他是給不起的。因為他的心早已經被封存多年了!
  浴室里的水聲停了,秦駿下身圍著浴巾走了出來。他熟練的穿著襯衣、褲子,最后套上了西服。抬頭瞅了鄒云一眼。“記住月底把夏碧輝煌的賬目送到總部去!”說完便向門走去。
  “難道你就沒有別的話對我說嗎?”鄒云眼神中有一絲受傷。
  秦駿停了下腳步,卻沒有回頭。“阿云,你和我在一起的那天我就告訴過你!我們之間只是一場游戲而已!”說完便跨步向前打開了房門。
  就在秦駿邁出房門的這一瞬間,一個瘦小的身子踉踉蹌蹌的撞倒在了他的懷里。秦駿下意識的伸手扶住了這個穿黑色裙子的女孩子,及肩的黑色頭發凌亂的遮住了她的半張臉,他只看到了一雙受驚的眼睛,他感到她在渾身發抖。

救下她

 “抓住她!別跑!抓住她……”聽到后面的幾個穿黑馬甲的人的狂喊。小星心里害怕極了,她知道如果被抓回去那個肥老板一定會毀了她的。雖然她還不太懂男女之間的事情,但是也還是隱約覺得如果她真的會抓回去,她這一輩子一定是完蛋了。
  慌亂之中,小星撞到一堵肉墻上。當她就要跌倒下去的時候,她感到是一個有力的手臂扶住了她。小星抬眼望去,看到一張菱角分明的俊臉。這個人長得既英挺又帥氣,眉宇之間的沉著和霸氣仿佛與生俱來。只是那雙眼睛卻冷的嚇人!那道寒光也在審視著她。
  “抓住她!”后面的人追上來了。小星想繼續抬腳跑,但是她的手臂卻被這個人禁錮住了,她跑不了了。
  “秦先生!”那幾個黑馬甲走近了,馬上停下來畢恭畢敬的低頭打招呼。
  “這是怎么回事?”秦駿的眼睛冷冷的瞅著他們。
  “這個……”他們幾個支吾著說不上話來。
  “求求你!救救我!我是來做工的。不是來做那種事的!求求你,救救我吧!”小星跪下哀求著秦駿。直覺告訴小星眼前這個人不是一般人,他一定能幫自己。
  秦駿冷眼瞅著跪在他腳下的這個清純的女孩子和那幾個眼光流離說話支吾的黑馬甲一刻后,心里便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咣的一聲朝后踢了一腳他身后的門,大聲喊道:“鄒云,給我出來!”
  一刻后,鄒云就抱著肩慢慢的走了出來。眼神低垂不敢接受秦駿的審視。
  “我告訴過你多少次了?以后除非你情我愿,永遠都不要再做這些毀人家女孩子前程的爛事!你怎么就是不聽話?”秦駿一雙冷眸盯著鄒云,聲音有些咆哮。
  “阿駿,我知道錯了!下次再也不會了。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你就給我留些面子吧?”鄒云服軟的說。她知道秦駿是不好惹的,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趕快承認錯誤。
  秦駿手指著鄒云說:“面子是別人給的,不是自己要的!這次就算了,下次再有這樣的事,別怪我不給你機會!”
  聽著他們的對話,小星心里多少有些欣喜。她的預感看來沒錯,這個人果真能幫她。
  這時,被咬傷耳朵的馬老板捂著耳朵邊嚷邊走了過來。“鄒云!看你給我找的好人!怎么跟個小狗一樣咬人,我的耳朵都要被她咬下來了!”
  鄒云趕緊迎了上去。笑道:“馬老板,都怪我沒有管好!先讓他們送您去醫院好好綁扎一下。搞不好會感染的!”
  “那不行,我要好好教訓那個丫頭……”馬老板抬頭望去看到一張冷冷的臉,突然說到半截的話也咽了下去。馬上陪笑說:“秦總裁!您也在呀?我得趕快去醫院。失陪了!”馬老板飛快的轉身走了。
  看著馬老板的狼狽相秦駿的唇邊滑過一抹冷笑。心想:這個小丫頭還有幾分膽色!
  “阿杰!把她帶到我的車上去!”秦駿朝一邊他的特別秘書阿杰說。
  鄒云小心的上前說:“阿駿!就算不讓她留在這里,我也得把她介紹來的人送回去的。她的身價可是一百萬!我們不能一下就賠進去一百萬吧?當然,一百萬對你來說不算什么。但是要對底下的兄弟有所交代呀!今天一個,明天一個!你是救不完的!”
  看到秦駿似乎猶豫了一下,小星馬上接口道:“先生,求求你!我會努力做工把這一百萬還給你的!我什么苦都能吃,就是不要再把我送回去。那個人一定會又把我賣給別人的!”小雨的眼睛里已經急得流出了淚花。
  不知道為什么一向冷酷的秦駿看著眼前這個楚楚可憐的小女孩,心里頓時涌出了惻隱之心。別轉目光瞅著了鄒云和阿杰一眼后說:“這一百萬我先給墊上,正好張媽要給家里找一個女傭。阿杰,把她給張媽送去!記住,就用她的工錢來抵這筆債!”
  “是!走吧。”阿杰走過來帶走了小星。鄒云也不敢再說什么,因為她知道秦駿說出的話是不會更改的。
  小星來到秦家做女傭已經一個多月了。秦家住在陽明山腰的一棟規模宏大的別墅里。這棟別墅占地面積很大,除了一座像古堡一樣的四層高大樓房以外,巨大的花園里還有游泳池、網球場。到處都是一片碧綠的草坪,真是到了一個美麗的世界。尤其是別墅的西邊還有一片好大的椰子林,給這棟巨大的別墅帶來了詩情畫意。
  當然,這么大的宅子里面的傭人和安全人員也是少不了的。小星看到在別墅的外圍每時每刻都有十幾個穿著相同服裝的人來回的巡邏。司機、花匠、廚子、女傭足足有二十幾人。張媽是這里的管家,阿杰把她送來的那天,小星知道原來阿杰是張媽的兒子。阿杰是個很熱心的小伙子,張媽雖然平時管家很嚴厲,但是小星能感覺的到她是一個很善良的中年婦女。來了以后,給發了一次工錢。小星的薪水是每月4萬元。但是要還欠秦先生的一百萬所以薪水就被扣了。但是張媽很細心的從薪水中抽了兩千元給她,告訴她以后每個月都給她兩千元的零用,女孩子嘛總要買些必要的東西的。小星捏著手里的兩千元新臺幣激動不已,她要攢下這兩千元過些日子給家里寄回去。要知道這些錢已經夠弟弟的生活費還能有剩余的。而且這里管吃管住,并沒有要花錢的地方。所以小星在這里很是賣力的干活。
  一個多月來,小星只見過秦駿幾面而已。每天他都是早出晚歸,但是絕不會在外面過夜。這些日子小星也零零星星從別的下人嘴里知道了些關于秦駿的事情。不知為什么每次僅僅和他打一個照面,就能讓小星緊張的手心里都冒汗。但是有幾天瞅不到他的影子小星心里又像少了什么似的。讓小星最高興的事就是能在他的背后默默的看他的背影幾眼,因為只有這樣她才不會緊張。小星心想:也許因為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心里多少都有些心靈上的依賴。
  這天已經臨近深夜12點了。小星把自己替換的工作服洗完后正準備回偏樓的下人房去睡覺。不想張媽走過來叫住了她。
  “小星,把睡衣給少爺拿到他的房間去!”張媽手里拿著疊得整整齊齊的一套睡衣褲。
  小星抬眼望了一眼三樓秦駿的房間,里面正亮著燈。小星猶豫的接過了張媽手里的睡衣。腳卻是仍站在原地沒動。
  “小星,別害怕!去吧,沒事的!”張媽鼓勵小星說。
  “嗯!”小星慢慢走向了高大的別墅。輕輕的上了二樓,二樓是老爺和太太住的這個時候他們都已經睡了。小星盡量的放輕了腳步,輕輕的來到了三樓,走到了秦駿的房間前。小星又開始緊張了,心怦怦直跳。小星深呼吸了一次后,力道適中的敲響了房門。
  “進來!”里面響起了一個低沉的男音。
  小星輕輕的推開了房門,一間超大的黑白相間的臥室呈現在了她的面前。寬大的床前正站立著一個剛洗完澡,下身只圍著一條浴巾的健壯男子,他手里拿著毛巾正在擦著他還在往下滴水的頭發。
  看到這讓人尷尬的一幕,小星的臉紅了。趕緊別過臉去,手拿著睡衣快速的走到床的另一側,把睡衣放在了床邊上。低頭說:“少爺,這是您的睡衣!”說完便逃似的向門走去。
  “倒杯水來!”秦駿邊歪頭擦著頭發邊說。
  小星趕緊又走回去,在墻邊的廳柜上倒了杯白水,低著頭走到床頭把水輕輕放在了床頭柜上,轉身剛要離開,不想頭上又傳來了那個帶有磁性的男音。
  “你是偷渡來的那個女孩子?”秦駿的眼神犀利的瞅在小星的臉上,那天他只看到了她那雙受驚的眼睛。今天她把頭發都梳在了腦后,她有一張非常清純的面孔,一看她那平板的身材就知道是一個還沒有發育好的小丫頭。秦駿眉毛一皺,馬老板那個老家伙真是變態!竟然不惜花高價讓鄒云給他弄來這么個青澀的小丫頭。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發到這里啦!
?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后續劇情高潮不斷!
买足彩半全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