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此去經年愛無痕 (林語 莫沉)

海盜熱門小說影視資源分享2019-11-18 13:15:16

夜太深,他總不讓我入睡……

第1章 跟我,一個月十萬

?

“閉上眼,跟著我的節奏來。”

低沉悅耳充斥著男性荷爾蒙的聲音,慢慢的竄入了女人的耳中。

那聲音是致命的蠱惑,讓深陷柔軟的大床的她眼角情不自禁染上了情語,被滾燙的人兒壓得服服帖帖。

氤氳昏暗的房間里,床尾搖擺,一下跟著一下,粗重的呼吸聲似是配樂,奏出了此起彼伏的樂章。

一夜荒唐,林語睜開眼,耳邊是那個男人沉穩的呼吸聲。

林語輕手輕腳進了浴室,望著鏡子中的自己,紅痕遍布,心中愈發甜蜜。

她怎么敢想象與莫沉有如此親密的接觸,那是戀了多年的人兒啊。

從浴室出來,她悄悄去了廚房,幫莫沉準備早餐。

半個小時后,早餐上桌,莫沉出現在了二樓走廊處。

林語抬眼,便看到了男人那雙銳利的黑眸,她臉頰微熱迅速低下了頭,發出了輕柔微弱的聲音:“阿沉,早餐做好了。”

男人漂亮的唇瓣緊抿著,透著絲絲薄涼:“你……”

這聲音同昨日一樣好聽,不同的卻是多了一份冷漠。

林語雙手緊握著,心里有一根琴弦緊繃著,他是要提昨日的事情嗎?他會說什么呢?讓她做他的女朋友?對她負責?或者其他……

“你叫什么名字?”

林語一怔,腦中是片刻的空白……他怎么會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我……”因為太緊張,林語說話打了結,“叫林語,你……”

他似乎并不認得她。

“淋雨?”

“樹林的林,語言的語。”林語的頭一直低著,望著自己的鞋尖。

“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老師,音樂老師。”

半響,沒了回聲,靜謐了一刻,讓林語覺得很窘迫,她怕自己做錯了什么讓莫沉不高興。

“老師月薪多少?”

“三、三千。”莫沉問,林語便答,又覺得三千這個數字太過于丟人,補充道,“因為剛畢業,還、還在實習期。”

莫沉一直看著面前的小女人,已然斷了性,這是個相當能裝、能矯情、有手段的女人。

一個普通的老師,能夠上昨日的宴會,又打聽到他的喜好,定然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對他趨之若鶩的女人太多,這一個還算聰明,那便留下吧。

“跟我,一個月十萬,可以嗎?”

林語頓愕,驀地抬起了頭,反問道:“你說、什么?”

直至林語抬頭,莫沉才看清楚了她的模樣,丹鳳眼櫻桃嘴鼻翼尖尖,算不上大美女,卻也得清秀兩個字。

“如果價格不合適,你可以自己開價。”

林語自認不算太笨,心中的苦澀悄然而上,卻依舊不知好歹的說道:“我、我不要錢……”

那聲音很輕,輕的莫沉險些沒聽到。

“嗯?”

林語輕吸了一口氣,嘴角微微上揚,略帶小女生俏皮的姿態,對莫沉眨了眨眼睛,“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不要錢的。”

女人烏黑的秀發散在耳鬢,頭發的黑更襯托出了她肌膚的白嫩,一雙眼睛閃動著水潤的光澤,紅唇自然的微翹著,這樣打量一番,似乎


比方才又漂亮了幾分。

林語望著莫沉漆黑的眼,那兒似是有一個巨大的漩渦,會將她徹底吸進去。

耳邊,是男人低沉的話語,“我的女朋友,你也配?”

第2章 他的小情人?

何曾戀我空歡喜 請登錄后查看閱讀記錄!

林語禁了呼吸,臉上寫滿了失落,心頭那根緊繃的琴弦在這一瞬猛地斷了。

他是莫氏總裁,她憑什么可以當他的女朋友?

她……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這一刻,她似乎了解到,昨晚與她歡度一夜的男人,已經不是曾經那個窮小子了。

莫沉走了,留了她一個人在偌大的房子里。

他不打算讓她做女朋友,但也沒有說讓她滾,他應該是想和自己保持床上關系。

傳說中的二奶?亦或者是情人?

林語是有自知之明的,經過一番心理斗爭后,離開了這棟房子。

她人窮,但志不窮。

……

莫氏集團總裁辦公室內,助理遞上一份文件后,說道:“她將房間整理好之后離開的,您給的卡,她沒要。”

莫沉眉頭微蹙,薄唇下斂的弧度表現出了絲絲的疑惑。

不要錢的女人?想做他女朋友。

呵……一聲輕嗤,莫沉將那一夜春宵拋諸腦后,纖塵不染的手指捻著文件迅速翻閱。

每天上百份大大小小的案子等著他做決策,男歡女愛之事太耽誤時間,他沒空。

……

別墅的門鎖被鎖上的一瞬,林語就后悔了。

五年了,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的,難道就這樣輕易放棄?

思量再三,她拋掉了那該死的自尊心,坐在門口等他回來。

不管是女朋友、二奶還是情人,只要能夠陪在他身邊,也是好的呀……

林語這么想,便這么做了。

這一等,未想到就是六個時辰。

她穿著昨日宴會上的紅裙子,在蕭瑟的秋風里凍得瑟瑟發抖。

……

莫沉應酬結束回到別墅,已近凌晨。

“莫總,您喝多了,我扶您進屋。”一道嬌媚的女聲從駕駛座上傳來。

那是新晉的女明顯蘇玉,美麗性感、妖嬈勾人。

林語遠遠的看到有一輛車子開進別墅,遠遠的就看到漂亮的蘇玉抱著那個風度卓越的男人。

只是太遠,她不能確定那個男人是莫沉,其實也不是不確定,只是不想確定罷了。

鬼使神差的向前走了許多步。

看著蘇玉摸著男人胸前的肌肉,又解開了他的皮帶。

是女人投懷送抱不錯,但莫沉……也沒有拒絕。

就像……就像昨日一樣,就像昨日她抱住了他,喊著他的名字,讓他不要再離開自己。

甚至于后來衣服怎么脫落的,林語都不大記得了,只記得自己已經被莫沉迷的瘋癲。

她嘴角揚起了一抹自嘲,心頭泛起了苦澀,眼睛熱熱的,有什么東西想要流出來,但她給拼命收回去了。

眼看蘇玉就要與自己心尖兒上的男人開始野戰,林語咽了咽喉間的腥甜,溫溫發出了聲:“阿沉,早晨說的話,還算數嗎?”

富人區別墅群里,半夜時分,無人。

突如其來的女聲讓蘇玉猛地看向了身后的林語,漂亮的眼眸里滿是憎惡。

莫沉抬了抬眼皮,同蘇玉一般,看向了她。

林語一身火紅,長發被風吹的凌亂,有似狐魅。

黑夜里,女人的皮膚白得發亮,那身紅裙勾勒的她身形愈發纖細,一雙眼睛仿若染了墨,黑黑的閃著光。

莫沉狹長的鳳眸瞇了瞇,這才驚覺這個女人好似比白日多了一分凄美。

被蘇玉撩了許久都沒有反應的他,瞬時來了感覺……

第3章 跟你,做你的女人

何曾戀我空歡喜 請登錄后查看閱讀記錄!

“你誰啊?”蘇玉很不快,近兩年她都在勾搭莫沉,如今好不容易才有了機會,決不能讓人搗了亂。

林語的心思全在莫沉身上,眸光也直直的略過了蘇玉,她重申了方才的那句話:“阿沉,早晨說的話,還算數嗎?”

莫沉眼神幽幽的凝向她,“早晨,我說什么了?“

林語抿了抿唇,話里是難以啟齒的柔弱:“跟你,做你的女人。”

蘇玉的臉鐵青,生怕這名不見經傳的女人壞了自己的好事,拉著莫沉的胳膊往自己胸前蹭,“莫總,人家可是好不容易推掉了今天的通


告,特意陪你的。”

莫沉低頭重新將懷里的女人打量了一番,蘇玉漂亮是不錯,但卻不是他的口味,林語不算漂亮,卻讓他很來感覺。

莫沉唇角揚了揚:“你走吧,你想要的角色,我會給你安排。”

……

蘇玉走了,走的時候狠狠的瞪了林語幾眼。

林語的眼里沒有蘇玉,只承載了莫沉。

高大的男人走向她,在她輕喚了一聲“阿沉”后,橫抱了她起來。

林語身體失重,自然而然的摟住了男人的脖頸。

莫沉將她帶入了主臥。

隨之平放在大床上。

男人埋在她的頸項里,誘人的酒香夾雜著男人本有的清香縈繞在鼻尖,他總能迷醉她。

“阿沉……”

情動、帶著聲動,接著是身動。

韻律之下,是喘息。

急不可耐后的是享受。

又是一夜的情迷。

第二日早晨,莫沉給了她一張卡,林語問:“這個一定要收嗎?”

莫沉沒回話,只眉頭蹙了蹙,林語便小心翼翼的接過了卡,“阿沉,吃早飯嗎?我給你做。”

莫沉自顧穿衣,然后下樓,就那樣走了。

沒對她留一句話。

林語心頭是一片落寞,不知道這樣做是對是錯,她成了莫沉的情人,不是愛人。

半個小時后,莫沉的助理秦聰來,向林語交代了幾件事情。

1、以后就住在這里

2、有什么需求,盡管向秦助理提

3、要以莫總或莫先生的方式稱呼莫沉

4、對外,她是不能見光的

5、人要有自知之明

以上每一條,如果觸犯,莫先生都會不高興。

林語這才明白,原來他不喜歡阿沉這個稱呼,早晨不高興了,所以才不理她的。

……

林語將莫沉給的卡放在了收納盒里。

想到自己要在這里住下,便去了一趟超市買了些日常用品。

在超市逛著逛著,竟有一種置辦家用的感覺,心情莫名好了起來,不管是什么身份,能夠陪在莫沉身邊,她都是有機會讓他喜歡自己的


她買了情侶款的牙刷、杯子、毛巾、拖鞋和睡衣。

在睡衣店里,林語看到了情趣款,紅著臉順手買了一套。

她看過很多書,書里說,男人很喜歡這種東西。

接著,她又去買了一堆食材,等著他晚上回來吃飯。

……

在廚房里忙碌了一下午,準備的差不多的時候,她想打電話給莫沉問問他什么時候回來吃飯。

這才驚覺,自己沒有他的手機號碼。

思來想去,便聯系了他的助理秦聰。

秦聰說:“莫總晚上有應酬,不一定會去你那,如果莫總要去找你,我會提前給你消息。”

電話收了線,還一腔熱血要對莫沉好的林語,頓時同泄了氣的皮球般,沒了生機。

他可能不來,那飯還做不做呢?

還是做吧,萬一他來了呢?

第4章 他要來了

何曾戀我空歡喜 請登錄后查看閱讀記錄!

可到了凌晨,林語也沒能見到莫沉。

每當門外有汽車經過,林語都會打開門去迎接……但每每都是失望。

她連續做了一個月的晚飯,莫沉一次沒來吃過。

她一個人吃不了那么多,將食物倒掉的時候,良心備受譴責,浪費糧食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后來,她就不做了,自己的吃食也變得很隨便,網購了一堆方便面,餓了就吃一點。

大概三個月后,秦聰給她發了一條微信消息:莫總晚上到。

昏昏沉沉的林語看到消息后,立即從沙發上跳了起來,他要來了!

現在是早晨七點,離晚上還有十多個小時,她迅速換了衣服去了市場買食材,回來后將本就干凈的屋子打掃得更是一塵不染。

晚飯準備的差不多,她又給自己好生打扮了一番,七點左右飯菜上桌,為了不讓飯菜冷掉,她用上了小鍋子,給飯菜煨著。

最后,滿心歡喜的等他來。

七點沒來。

八點沒來。

十點沒來。

十二點還沒來。

她守在窗前,看著窗外……終于在一閃車燈下,一輛勞斯萊斯停在了別墅門前。

林語的心小鹿亂撞開來,連鞋子都忘了穿,一步做三步走,跑了出去。

那道頎長身形的男人從車里走出來的一刻,林語奮不顧身的抱住了他。

闊別三月,思戀已然如菌落般在瘋長。

柔軟嬌嫩的女人沖進了懷里,在入冬的夜里,給了他絲絲暖意。

莫沉俊眉微揚,稍顯疲累的眼眸驟然亮了。

他低頭,看到女人一雙未著鞋襪的足,嬌嫩白皙的俏腳踩在硬邦邦的石子路上,沾了灰黑的泥土。

“怎么沒穿鞋就跑出來了?”

林語緊緊擁著他,嘴中喃呢著:“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

她情不自禁紅了眼眶,心里仍舊是止不住的興奮。

三個月的寂寞和寥落,太難受,但不管怎么說,他都回來了。

她穿著漂亮的小裙子,臉上是精致的淡妝,粉潤的唇瓣,讓人忍不住想要一親芳澤。

莫沉心動,便行動了。

摟著女人的腰身,吻了下去。

她好似沒有骨頭一般,全身柔軟的不像話。

男人抱著女人,走向了屋內,略過了那一桌子的飯菜,上樓落床,做起了他已然念了三個月的事情。

“阿沉,我好想你,你想我嗎?”林語問,眼角掛著淚,那淚滾燙,柔軟了男人的心。

莫沉回答:“想,所以馬不停蹄來看你了。”

“真的嘛?”林語破涕為笑,心里似是灌了蜜糖。

男人的吻還在繼續,溫柔之余好些霸道,接著拉起女人筆直修長的腿,猛地沒入……

翌日一早,未等林語醒來,莫沉便走了。

一夜三次,她被折騰的太厲害,沒能早起幫他做早飯。

上午十點左右,秦聰來了一趟,給林語送來了一些東西。

漂亮的衣服、包包和首飾。

林語開心的問:“這個是阿沉送給我的嗎?”

秦聰看到林語一臉的欣喜,眼里多了一絲鄙夷,但很快將這一絲輕蔑收了回去,點頭道:“莫總對林小姐很滿意,這是獎勵。”

獎勵?林語愣了下,反問:“這是獎勵,并不是禮物嗎?”

秦聰沒有想到林語會這么問,“林小姐喜歡,當作禮物也無妨。”

禮物,是帶有感情送的。

獎勵,是做好本職工作附加的。

兩者的區別很大,起碼林語是這么認為,臉上的欣喜因為這一來一去的對話消失了。

晚上,莫沉又來了。

林語準備好的晚飯也浪費了。

兩個人之間沒有過多的交流,多數時間都在床上活動。

林語其實很想和莫沉多說說話,增進下感情,但他總是不給她這個機會。

每次活動完,她總會累的沒有力氣。

有的時候她會撐著疲累,說:“我給你當女朋友好不好,我不要你的衣服首飾包包,也不要你給我卡,我可以每天給你做飯、打掃屋子


、暖床,但是我想當你的女朋友。”

莫沉覺得好笑,“不要錢,只要當我的女朋友,為什么?”

林語脫口而出:“因為喜歡你啊,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第5章 吃了三顆避孕藥

何曾戀我空歡喜 請登錄后查看閱讀記錄!

莫沉眉頭皺了皺,耳邊是她說的那句喜歡。

她喜歡他?

呵……

喜歡他的女人多了去,她連號都排不上。

莫沉第二日很早走了。

助理秦聰送來了一盒藥。

林語看著藥盒上寫的字,清淡的笑了笑,沒有多說什么,當著秦聰的面兒給藥喝了。

她第一次吃這個,不懂,所以多吃了幾粒。

秦聰等她吃了三顆避孕藥后,說:“一顆就夠了,緊急避孕藥多吃了傷身。”

林語愣了下,然后對著秦聰說了一句謝謝。

她吐了吐舌頭,臉頰上是一片緋紅,“我以為這個是按照次數來吃的。”

昨晚,莫沉與她做了三次。

她便以為要吃三顆。

其實緊急避孕藥不是這么算的。

一次一顆就夠了,一年里吃兩顆以上對身體很有害。

“對不起,我下次會注意的。”林語很認真的向秦聰道歉。

秦聰皺了皺眉,對于這個道歉很不適……畢竟他是可以提前告訴她的。

秦聰發覺自己沒能看透林語,說她有手段有心機……但許多行為里看起來又不像。

臨走時,秦聰還留下了幾盒長期避孕藥,且囑咐:“莫總的意思,希望林小姐明白。”

林語微笑的接過了,很順從的說:“好的,我知道,辛苦你了秦助理。”

秦聰走后,林語在沙發上癡癡的看著電視。

電視里面是近期很有名的喜劇,林語邊看邊樂呵呵的笑著,可笑著笑著,不知道為什么就哭了。

……

秦聰完成任務,回到莫氏總裁辦公室復命。

“林小姐已經吃過藥了。”

莫沉低低的“嗯“了一聲,反問了一句:”她沒有說什么?“

秦聰搖頭:”沒有。“”沒哭鬧?“”沒有。“

莫沉的眼底是一片肅然。

秦聰補了一句:”林小姐,或許和一般女人不一樣。“

莫沉輕哼了一聲,"是不一樣,她的野心更大。"

一個妄圖做他女朋友的女人,野心能不大嗎?

……

小別墅里,吃了三顆緊急避孕藥的林語,用被子緊緊裹著自己,小臉蒼白,額上是細碎的汗珠。

她下腹難受的緊,向來準時的大姨媽這次也越過了時間提前到了。

喝了熱水,她躺在被子里腦袋昏昏沉沉的。

下午秦聰給她發了消息:莫總晚上到。

林語回了一個:好。

但想到莫沉來這里只是為了那個事情,又連忙回了消息,告訴秦聰自己身體不舒服,今晚就不要莫沉來了。

秦聰如實回復莫沉。

莫沉的冷眉擰了擰,倒也沒有多說什么。

晚上,莫沉果然沒來。

但第二天秦聰又說:莫總晚上到。

林語回消息說:身體沒恢復,不要讓莫總來了。

林語不知道怎么告訴秦聰自己來了月事,所以只提了身體不適。

秦聰如此回了莫沉。

莫沉眉頭深皺:“她怎么了?"

秦聰沒談過戀愛,與女性接觸很少,腦中并沒有月事這個詞,只猜測:“可能是緊急避孕藥吃多了,有副反應。”

“吃多了?吃了多少?”

“三顆。”

莫沉的臉頓時黑了。

將手上的文件甩在了秦聰的身上,連外套都沒有拿,就走了出去。

第6章 不是男朋友是什么

何曾戀我空歡喜 請登錄后查看閱讀記錄!

“高燒39度8,再來晚一點,可以去看腦科了,這男朋友怎么當的,讓她一次性吃三顆緊急避孕藥,不要命了嗎?”

醫生對著莫沉教訓,林語在一旁看著有點兒心疼。

“對不起,是我太笨,所以吃多了,您別罵他,是我的錯。”林語排解道。

醫生又瞪了林語兩眼,“男朋友都是被你這樣的姑娘給寵壞的,對男人哪能這么好的。”

聽到醫生說的“男朋友”三個字,林語抬頭看了看身側的男人一臉鐵青,便尷尬的笑了笑:“對不起醫生,他……他不是我男朋友。”

醫生愣了下,多嘴說了一句:”不是男朋友是什么?”

林語頓了下,敷衍說:“過路的,碰巧救了我的好人。”

好人?

莫沉擰起了眉。

醫生聽林語這么說,對莫沉也沒了脾氣,轉身走了。

林語輕嘆了一口氣,再抬眼卻是對上了那雙如墨般的眸子,里面是一片清冷,“我倒想知道,我是如何路過我的家,從我的床上將你撈


起來送了醫院?”

林語怔了怔,隨即蒼白的小臉上涌上了興奮:“你不喜歡我方才那樣說,對嗎?我原以為我見不得光,但其實你早就把我當作女朋友了


,是嗎?”

莫沉頓了頓,眉宇凝住。

林語笑著,嘴角下是淡淡的梨窩,她拉起了他的手,“以后我可以叫你阿沉嗎?我以后中午給你送便當好不好?”

她清淺的笑容很美,閃著光芒的眼眸里是情動的表現。

莫沉承認,這個女人對他來說很有誘惑力。

但……這個女人想做他的女朋友,簡直是異想天開。

林語的手被無情的甩開,耳邊是莫沉留下的冷言:“不好!”

“阿沉……”

“秦聰難道沒有跟你說過,對我該怎么稱呼?”

秦聰說過,但她總是不喜歡喚他莫總或者莫先生。

她的手緊緊抓著白色的被單,指尖泛白,臉上卻還掛著笑,聲音軟軟的問:“如果我懷了你的孩子,你會怎么做?”

她其實在明知故問。

“我絕不會有讓孩子出生的機會!”

林語輕抿了唇,垂下了眸,開玩笑似的語氣又道:“如果我偷偷生下了呢?”

莫沉渾身散發著一股冷厲,讓人不自覺的感到了疏離,即將脫口而出的言語更讓人了解到這個男人的冷漠。

“我會殺了他!林語,可能之前我說的還不夠清楚,我莫沉的女朋友、未婚妻甚至是莫太太絕不是你這種平凡的女人可以覬覦的,懂嗎


?”

林語怔怔的看著他,嘴巴半張,想說什么又不知道該說點什么。

莫沉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高大的身軀給人以無形的壓迫感。

“今天因為你生病,耽誤我半日,我只能用后半夜休息的時間去彌補,如果你不想留在我身邊,隨時可以離開,我不至于非某一個女人


不可,但……林語,如果你還想在我身邊拿到好處,就乖乖聽話,不要給我惹麻煩。”

說完,莫沉便走了。

林語呆呆的望著門口,也不知心疼是什么滋味兒了,嘴角拉扯出了一抹苦笑。

她原只想安安靜靜陪在他身邊的,沒有想到還是給他添麻煩了。

是她不好。

以后不會了。

……

林語病過一場后,更明白了自己與莫沉之間的關系是不可能見光的。

那之后,她沒有再提及任何有關“女朋友”的話題。

她給他做飯,不管他會不會吃。

她給他整理房間,不管他回不回來。

她打扮好自己,不管他看不看得到。

作為一個情婦,她也要做的優秀才行。

莫沉出手很大方,送給她的衣服鞋子數都數不清楚,但她一般不穿……穿那些昂貴的衣服去學校會被人說閑話。

她不知道莫沉給的那張卡里面有多少錢,她沒用過,只守著自己每個月的工資過日子。

半年的實習期過后,她轉了正,工資多了一千塊,她很知足。

在知道莫沉并不可能是自己生活中的全部后,林語開始認識了新的朋友。

當人問起她是否單身的時候,她通常會回答“是”,所以很多人都趕忙給她介紹對象。

等到她意識相親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后,她否認掉了之前的說法,對外宣稱自己不是單身。

但大家都當她是在找不愿相親的借口,畢竟只有單身女士才會將日子過的那么隨意,同事們紛紛熱情的給她介紹男孩子。

林語為此很頭疼。

不過,當某一天,她從電視里面了解到莫氏集團總裁訂婚的消息后,整個人都變了性,也忘了那些個煩惱。

那些天,莫沉沒有再找她。

秦聰也沒有再聯系她。

她一個人在屋子里,很多時候都望著電視機發呆。

各大門戶網站、各大報刊雜志、各電視臺上,漫天播放著莫氏集團總裁莫沉與海歸高干沈流年訂婚的消息。

第7章 沈流年

何曾戀我空歡喜 請登錄后查看閱讀記錄!

沈流年,好好聽的名字。

林語看著沈流年的照片,打心底覺得她好漂亮。

翻過沈流年的個人履歷后,林語心頭涌起了一股濃濃的自卑感。

長得漂亮、身材也好,家境殷實、海歸學歷,最厲害的莫過于她是國內排名第一的女律師,一場官司酬金至少千萬級別。

對比起沈流年,林語是個什么東西。

她……什么都不是。

不吃不喝了兩天,林語將編輯了無數次的短信發了出去:今晚,莫總來嗎?

這個短信依舊發去給了秦聰。

約莫一個小時后后,秦聰回復:莫總這段時間很忙,不會過去。

得到的答案,沒有太失望,反而是意料之中。

閑來無事,她的腳步會不自覺的走向莫氏集團。

來來回回經過很多次。

有兩次林語見到了沈流年和莫沉。

男人一身黑色的流裝西服,女人搭配著深藍色的連衣裙。

他們兩個站在一起,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用金童玉女形容也再合適不過了。

她尋了莫沉五年,終于找到他,和他發展近一年的地下關系,也該夠了。

他如今有了未婚妻,她的存在也不應該了。

她很賤,賤到去做別人的情人,但還沒有賤到去做別人的小三。

可她總還想再掙扎一下,她總是不能舍下他。

直到沈流年找上了她,她才知道自己在莫沉的心里只是那樣的一個存在。

妝容精致的沈流年出現在小別墅門口的時候,她還在木訥的看著電視機。

面對沈流年的到來,林語很無措。

相比較沈流年豪門千金的驕傲與自信,林語就像是村婦,言辭說不清,舉止也顯得笨拙。

沈流年眼神微冷,打量著林語,嘴角含的笑里隱藏著驕傲和輕蔑。

沈流年是不屑于與林語這樣的女人打交道的。

她是名門大家閨秀,沒有多的時間去刁難她。

進門后,給了林語一筆錢,同時留了一支錄音筆。

林語沒有去碰錢,所有的注意力都是那支錄音筆。

她的手不自覺的在顫,打開錄音筆之前,已然想象了其中的內容。

但絕對沒有想到里面是沈流年和莫沉的對話。

沈流年問莫沉:“那個女人,你準備怎么解決?我們已經訂婚,難道你還準備養著她?”

林語的心高高的懸著,腦子里是整片空白。

沈流年的問話,不管莫沉如何回答,林語該是都不好受的。

莫沉總不能在自己未婚妻面前還說要養情人。

林語細細聽著,聽著那個如帝王般的男人發出的聲音。

“養著她?我從來沒有這樣認為,我只是給的嫖資更多一點,算不上養。”

錄音筆里只有兩句話,再沒多的內容了。

她以為自己還占得上情人的身份,殊不知……

漸冬的天氣,夜涼如冰,地上寒栗透過薄薄的衣衫侵入心脾。

冷了人,也傷了心。

第二天天亮,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離開小別墅的。

錄音筆中的兩句話讓林語在地上坐了一宿。

以至于白日整個人渾渾噩噩、沒有精神。

同事看她無精打采的樣子,又重新提及起相親的事。

林語想了想,想到自己永遠不可能和莫沉在一起了,便點頭答應了。

當天晚上,她見了一個叫柯巖的男人,林語知道這個男人,是大學部的教授。

柯巖形象氣質很好,吃飯看電影的過程中對林語很照顧,但因為陪自己吃飯看電影的不是那個人,林語全程表現都很平淡。

送林語回家的時候,林語怕招搖惹事,讓柯巖將車子靠在了遠處的路邊,剩下兩公里,她準備自己走回去。

柯巖看到與自己保持距離的林語,心中多感到了失落。

林語不知道,那些給她趕著介紹對象的同事都是柯巖安排的。

柯巖已經注意她很久了,一見鐘情這個詞恐怕說的就是他如今的心情。

林語不是那種第一眼讓人驚艷的,但卻是越看越有味道的,在長期的關注下,他沒有辦法不對這個平靜如水的女人起心思。

他喜歡她,但林語對他好像并沒有什么興趣。

柯巖握了握拳,打算與林語換一種相處方式。

“小語,我可以這么叫你嗎?”

林語將飄遠的思緒拉了回來,愣了愣,然后溫柔一笑,點了點頭。

今天的她很不在狀態,也不知道有沒有讓人覺得笑話。

柯巖正了正臉色,表情變得認真嚴肅起來,“小語,我想我是愛上你了,不管今日見面你對我的感覺如何,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追求你


的機會,明天開始我送你上班,可以嗎?”

還在游離狀態的女人,半睜的眸子慢慢變大,黑色瞳孔里充斥了訝異。

第8章 突如其來的表白

何曾戀我空歡喜 請登錄后查看閱讀記錄!

不遠處,一輛勞斯萊斯停靠著。

坐在駕駛座上的秦聰透過后視鏡去看后座的莫沉,他唇角抿著,腮處緊繃,眼里是一片沉寂。

莫沉在聽到秦聰說林語想見自己后,連夜將事情熬完,馬不停蹄的往小別墅趕。

如若不是剛才撞見,他恐怕都不知道林語在外已經有了別的男人。

讓那個男人的車停在這么遠的地方,林語是想瞞天過海,一腳踏兩只船?

……

這邊的林語面對柯巖突如其來的表白,顯得有些局促。

從小到大,她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表白。

林語的臉頰莫名紅了。

風中,女人的發絲被風撩的高高,她穿著打底的黑色裙子、外面披了一件米色的風衣,穿的不多,但白皙的手裸露在外很涼。

柯巖脫下了自己的外套,幫林語披上,禮貌且不失風度,“小語,我知道這個很突然,你不用著急回答我,你可以回去考慮下,如果我


對你還不算討厭,希望你能給我一個追求你的機會。”

柯巖說完,心情亦是很激動,該說的話他都說了,也不想讓林語有逼迫感,隨即開車走了。

林語望著柯巖離開,心里亂亂的。

被人表白的感覺,怎么說呢……會有點小高興,畢竟就在方才,她還活在莫沉的那句“嫖資”里。

甚至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柯巖是個好人,或者可以通過他,忘掉那個他。

治愈自己最好的辦法,不就是將所有的心思放在別人身上嗎?

可……她這種身份,能夠值得柯巖那么好的人嗎?

林語深吸了一口氣,低頭往小別墅的方向走。

她心思滿滿,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后的那輛勞斯萊斯。

莫沉就那么看著那個女人,看著她披著另外一個男人的外套走進了小別墅。

秦聰跟在莫沉身邊很多年了,知道莫總現在很生氣。

“莫總,沈小姐那邊還在等你的回復。”

沈流年想見莫沉,莫沉拒絕了,但沈流年說會等他。

“告訴她,我等會兒到。”

……

林語將柯巖的外套收起來,只著了黑色的背心裙子,在沙發上靜坐了一刻。

她想整理下雨莫沉之間的關系。

莫沉訂婚了,他的未婚妻沈流年并不喜歡自己。

莫沉也不喜歡自己,留她存在,不過是為了男人那點兒生理需求。

現在有一個柯巖愿意喜歡她,她應該好好把握下。

那么,她再賴下去也沒有多的意義了。

所以,離開吧!

她想好了,拿出手機,準備告訴秦聰自己明天搬走的事情,她卻看到了秦聰發來的短信。

那條短信來自幾個小時之前。

內容是:莫總晚上到。

她因為和柯巖的約會,沒有注意到手機。

她騰的從沙發上站起來,小腿撞到了前面的茶幾上,白皙的肌膚上立即青紫了一塊兒。

她沒顧上疼痛,跛著腳走向窗邊,看到了窗外的那輛熟悉的車子。

可那輛車明顯是要離開的節奏。

她顧不上腳上沒穿鞋,迅速跑了出去。

可車子還是開走了。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力氣,跟著后面一直追。

嘴里還喊著:“阿沉,阿沉……”

她覺得,這次如果見不到他,以后都沒有機會了。

第9章 我明天就走

何曾戀我空歡喜 請登錄后查看閱讀記錄!

秦聰通過后視鏡看到了追車的林語,頓了下,提醒莫沉道:“莫總,林小姐好像在……”

“開你的車。”

一聲冷凌入耳,秦聰踩下了油門。

秦聰很清楚,林語和莫沉之間注定會很短暫,那不過是一個男人對漂亮女人身體上的一絲迷戀,莫沉不會對林語再有多的情感。

林語赤著腳,奔跑在堅硬的柏油路面上,不覺得疼也不覺得冷。

小臉被吹的通紅,額上滲了汗,孤零零的一個人,像是發了瘋一般。

柔弱的身軀奮力追趕,卻見車子離自己越來越遠,腳下一崴,整個人因為慣性撞到了地面上。

她疼、胳膊膝蓋都被擦破了皮,但身疼怎么也抵不上心里的傷,“阿沉、阿沉……”

秦聰一直在打量著后座的莫沉,莫沉從來都是沉著冷靜的,像如今這般怒意凸顯的模樣,很少見。

當林語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后視鏡中的時候,莫沉驟然喊了一聲:“停車。”

一道急剎車竄過了夜空,披著長風衣的男人從豪車上走了下來,徑直走向了二十米外摔倒在地上的女人,將人抱了起來,往小別墅方向


去。

“阿沉……”林語靠在男人的懷里,淚止不住的掉,抬頭之余,只能看到男人堅毅的下頜。

距離小別墅百來米,莫沉帶著林語一步跟著一步走著,女人自身的清香縈繞在男人的鼻尖,如同圣潔的百合花。

她的身上四處破皮的擦傷,紅艷艷的血色襯托她整個人越發的白皙。

莫沉對林語很來感覺,嬌俏的、小小的、溫順的,在遇到林語之前,他都不清楚自己對女人的嗜好。

只是這個女人,得了他的寵愛偏不自知,對外仍勾三搭四。

莫沉帶著林語進了別墅,他倒是要問問,那個男人是誰。

進門,他將人放在了沙發上,剛準備開口時,林語搶了話先。

“我明天就走了。”

莫沉眉頭一皺,低頭看向了狼狽不堪的女人,她發絲散亂、衣衫不整、小臉紅撲撲、唇瓣粉嫩嫩,這個人是林語沒錯。

可是她剛才說什么?

“你要去哪兒?”

莫沉問。

林語依舊低著頭:“我想離開這里了。”

“因為別的男人?”莫沉嘴角下斂著。

林語愣了下,也沒有否認,點了點頭,嘴角拉扯了一個很輕的笑,“嗯,你知道的,我想做你的女朋友,不想像現在這樣。”

莫沉問:“所以你找到了那個愿意接受你的男朋友。”

林語點了點頭,不知怎的淚腺腫脹的生疼。

“你剛才追著車跑,就是想跟我說這個?”

林語也不知道剛才為什么自己要追著車跑,但提出要離開的話是想了很久很久的。

"嗯。"

莫沉聽到這聲之后,嘴角微微揚了起來,帶著嘲弄:“如果只是這種事情,你告訴秦聰即可,我還以為是什么生死攸關的大事,讓你追


著車跑。”

林語輕咬著唇,努力讓自己保持正常,“沒有,我只是覺得這種事情當面對你說會好一點,對不起……以后不會了。”

以后她不會再給他添麻煩了。

莫沉的眼神不曾從林語的身上移開,心頭有一股火氣在奔騰。

“對不起,又耽誤了你幾分鐘,謝謝你送我回來,你有什么事情就去忙吧,我沒事了。”

直到現在,林語也在用乖巧懂事討好這莫沉。

可空氣竟在這一瞬陷入了僵硬。

當莫沉壓向林語時,她的心突突在跳。

耳邊還留有了莫沉說的話:“那個男人有什么好,讓你寧愿跟他?繼續跟著我,我給你更多,你想要多少盡管開口。”

林語沒有反抗,腦袋里面混沌的很。

當莫沉順利剝去了她身上的衣服,在男人占有她的時候,林語想起了錄音筆里的那句話。

“養著她?我從來沒有這樣認為,我只是給的嫖資更多一點,算不上養。”

所以現在她的身價又高了一點兒嗎?

腐朽的堤壩,在此刻被洪水沖破了,她的淚簌簌在掉,喉間的哽咽讓她不敢出聲,生怕男人聽出異樣。

他曾說過,最不喜歡女人哭哭啼啼的模樣,她盡量不惹他生厭。

林語很是聽話,一晚上任由莫沉不斷的沖刺加速,兩人竟是折騰到了后半夜。

林語瞥向墻上的掛鐘,早已過了零點。

男人摟著她那楊柳細腰,大手握著她胸前的豐盈,抱著無骨的女人在懷里,身體每個細胞都覺得舒適。

他對林語的身體還是喜歡的,起碼現在還不想讓那個她離開。

于是重新提及了先前的問題:“要多少,考慮好了嗎?”

第10章 我想找個男朋友

何曾戀我空歡喜 請登錄后查看閱讀記錄!

林語的眼睛一直睜著,眼角是一片濕亮,“我……我想找個男朋友好好談戀愛,我們可以去餐廳吃飯、去電影院看電影,然后約見雙方


父母、簡單辦個婚禮,成為他的妻子,再為他生個孩子……”

莫沉的眉斂了起來。

“還記得第一次和你發生關系的那天嗎?我當時就說了,想做你的女朋友。”

莫沉記得,每每想起來,都覺得這個女人是異想天開。

林語輕笑出了聲音,爽朗且溫柔的,還帶著點兒不在意。

“你說我這樣的不可能成為你的女朋友,我只以為你需要點兒時間接受我……”

明明五年前,這個男人對她說過,讓她做他的女朋友。

林語頓了頓,喉間是一股哽咽,她心里其實知道,莫沉這樣的人,需要的是門當戶對。

她強壓下了那股難受,繼續道:“現在你既然已經訂婚了,我也不好繼續呆在這里。”

莫沉眼睛布滿了陰騖,言辭責難,“至今,你仍舊想當莫太太?”

林語愣了愣,開懷一笑,“嘻嘻,你才知道呀。”

莫沉抽出了放在林語腰間的手,從床榻上坐立了起來,“你究竟是沒有一點自知之明!”

林語低下了頭,在醞釀好情緒后,再抬頭,對上了莫沉的眼,“你別看我這樣,還是有人喜歡我的,今天……就剛才還有人向我表白呢


,我準備接受他……”

“他是誰?干什么的?他能給你什么?你跟著他能有什么前途!”

莫沉丟出了一連串的問題,林語握緊了手心,很認真的回答了莫沉的問題。

“你是莫沉,莫氏總裁,你能給我錢,我跟著你會有很多錢!對于那個人,我尚且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但他對我很好,我平時花銷不


大,我和他在一起的話,只要光明正大,日子應該好過的,重要的是……重要的是,我很喜歡他……”

她對柯巖不討厭。

喜歡的話,也有一點吧,畢竟人家喜歡她,她也應該以“喜歡”回報一下。

莫沉冷笑,“幾個月前,你也對我說過喜歡。”

“那是在討好你,怕你生氣,怕你會不要我了。”

林語抬起頭,眼睛里閃起了光,“還是說……你其實是有一點點喜歡我?如果你說不希望我離開,我就不走……”

她至始至終,只想得他一句認可!

當深愛一個人到卑微塵埃的地步時,她已然全無自尊可言了。

莫沉凝眸,望著床上赤身的女人,她的美好嬌嫩確讓他愛不釋手,他確實想留下她,他薄唇輕啟時,門外卻是響起了一聲啜泣。

這個聲音驚動了屋內的兩個人。

房門打開,門外站著淚眼盈盈的沈流年。

她臉色蒼白如紙,嘴唇輕顫著,瞳孔里竟是染著凄楚和悲涼。

林語見到沈流年面部的變化,幾乎斷定了沈流年同她一般愛著這個男人,否則又怎么會如此痛苦。

除沈流年外,林語在這漆黑的夜中,似乎還感受到了門外站著另一個人,那人黑亮的眸子犀利無常,不似是秦聰。

沈流年說了一句“抱歉,我來的不是時候”,接著欲退出門外,莫沉卻拉住了她,“你別走,今晚的事情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下一瞬,莫沉將床上的林語拽了下來,柔弱的她因為這猛烈的撞擊疼的牙關緊咬,耳邊的聲音似是地獄傳來的那般冷冽,“現在就滾,


如果再出現,我會讓你死一萬次!”

她的心沉了下去,想爬起來卻發現腳踝受了傷,她用最細微的聲音道:“我、我站不起來……”

莫沉緊蹙著眉,用床單將她包裹起來,扛在肩上往外走,前后不過十幾秒鐘,她被無情的扔在了滿是塵土的草地上,腳踝被徹底傷到,


疼的她額上布起了汗。

前一刻他還抱著她做著戀人之間最親密的舉動,后一刻因為沈流年的出現,他冷酷無情的將她扔了出去。

冷月下,她的臉頰褪去了所有的血色,若僵尸般。


买足彩半全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