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名門纏愛:宋少的惹火逃妻

孜孜不倦開心閱讀2019-10-28 06:23:31

意外相遇,她被迫生與他一夜歡響。而一年以后,她已然是一個年輕媽咪。 再次相遇,她在他眼中不過是一個工于心計,妄想嫁入豪門的小職員,而他掌握她的生死。 他好心收留,讓她以為是機遇,沒想到卻是一個早已布好的陷阱,只為誘她入局。 眼前的男人與數年前那個陌生而神秘的身影漸漸融合,她冷聲諷刺,“這就是你要的結果?” “是。” “好,我認輸,從此咱們沒關系。” “女人,你說的不算。”

·?·?·?·?·?·?·?·
第001章 被挾持了
·?·?·?·?·?·?·?·

夜已入深,岑雨萱跟同事交接完晚班,拖著疲累的身體進了電梯,準備回家。

"叮咚——一"電梯門忽然打開,原本空蕩只有她一個人的電梯忽然闖進了一個人,電梯里瞬間像是被塞滿了一樣。

沒錯,是闖進來的。那個男人的氣息就像一張網,網住了整個電梯,原本輕松站兩個人的地方,此刻卻緊張的仿佛滿員一般。

岑雨萱心中一緊,原本昏沉的整個人忽然清醒了過來。電梯門已經關閉,她此刻也不方便再下去,縮在一角,只希望電梯快點停下來。

緊張的岑雨萱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那個陌生的男人。她可以明確的肯定,這個男人不是她居住單位的住戶。

這個男人渾身散發這陌生而陰冷的氣息,原本深夜已有幾分涼爽的溫度,此刻更是讓人感覺降到了冰點。

似乎感覺岑雨萱的打量,男人也斜斜的掃過來了幾眼,嚇的她立刻眼觀鼻,鼻關口,口關心起來。只盼著電梯快點停下,她能快些離開。

岑雨萱心里默默的念著:"上帝保佑,電梯快到,快點到……"

像是聽見她的祈禱一般,電梯"叮"的一聲聽了下來。

黑暗中幾個彪型大漢快步圍了進來。岑雨萱下意識想要躲開這些人,趕緊從打開的電梯門里快步溜了出去。

只是,前腳剛出電梯,她的嘴便被人捂住,驚慌失措的的她來不及吼叫,硬生生被人挾持著向一邊走去,一種前所未有的驚慌彌漫而來。

"想活命,就住嘴。"一個冷冷的聲音忽然想起,一個硬硬的東西指著自己。

岑雨萱她心頻率不斷加快,似乎下一秒整個心臟都要跳出來。她忽然想起電視里看到過的情節,料想到,指著自己的不是槍又是什么?如此冰冷透著寒意。

他怎敢……他怎敢持槍挾持人質。這是法制社會啊。

男人快速打開一間客房的門,很顯然,這個房間就是他隱藏自己的地方。

房間沒有開燈,只能隱隱約約的看見男人長長睫毛垂下,拉出一片陰影。

"只要你保持不出聲,老老實實的,很快你就可以走。"男人的聲音透漏著不容置喙。

岑雨萱害怕的點頭,為了活命,她必須聽。她看電視知道,槍是可以有消音器,這個男人既然能有槍,還能安排好地方,那一個消聲器對他來說也并不難不是?

更何況這個男人并沒有開燈,她也不知道他的樣子,很顯然,自己活命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岑雨萱看不清這個男人的樣子,但是她能很直觀的感覺到危險,沒錯就是危險,那種隨時可以讓她去死的感覺。

"先……先生,讓我怎么配合都可以,別殺我。"岑雨萱哀求的說道。

"閉嘴。"

"唔……"岑雨萱立刻閉上了小嘴。

靜下來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黑暗中仿佛能聽見他心跳的聲音,和自己心跳的聲音。

"脫衣服,上床!"男人并沒有看她,只是側耳似乎在聽門外的聲音,忽然低聲說道。

岑雨萱猛然惶恐的看著對方,脫掉?怎么可以……

岑雨萱結結巴巴的說:"先生,可不可以商量一下……"

她的話還沒說完被對方粗暴的打斷,他極其不耐煩道:"別讓我動手。"

很快,外面傳來叮叮咚咚的敲門聲,男人捏住她手腕的手一緊,讓她疼的忍不住差點叫出聲來。

·?·?·?·?·?·?·?·
第002章 我們是夫妻
·?·?·?·?·?·?·?·

敲門聲已然從隔壁傳來,男人顧不得許多,拔掉岑雨萱的外衣和鞋子,丟在地上,隨手弄亂她的頭發,也順便將自己的領口扯松,頭發弄的有些凌亂。最后,更是用手蹭了一把她那涂著口紅的小嘴,在自己臉上抹了一下。兩人臉上因為口紅的痕跡,反而有幾分看不出完整容貌來。

"警察查房,麻煩開門配合。"

"不聽話,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忌日。"男人低聲在她耳邊恐嚇道,一只手順勢攬上她纖弱的腰肢。

臉上換上一臉不耐煩的表情,伸手打開了門。

門外兩個警察例行公事的說:"剛才發生了一起惡性事件,我們在抓捕嫌疑犯,請你們配合一下。"

"警察同志,我和老婆慶祝結婚紀念日不沒事吧?"男人一副慵懶的樣兒,說著捏了一把岑雨萱的腰。

因為開門,讓原本黑暗的房間進入了一些亮光,岑雨萱不敢抬頭,她打定主意,無論如何都不看男人的臉,只有這樣才能保護自己的小命。

男人的暗示,她懂。她不傻,明白配合才可以解脫。雖然她不想做雷鋒,可她也不敢得罪這瘟神。一直因為腰肢被攬,而順勢"依偎"在男人懷里她,隨即她嬌嗔的說:"死鬼,都怪你,讓你在家里慶祝,你偏要到酒店來,看看警察把我們當壞人了。"

"不好意思,我想我們走錯了地方,你們慢慢玩。"警察大致打量了兩人一眼,雖然屋內昏暗并未看清二人樣子,但看二人凌亂的裝束,便也不再管他們是夫妻還是偷情了,對他們來說現在找到嫌疑犯更重要,見兩人親密無間有些失望的搖頭離開。

隨著警察腳步聲漸漸遠去,岑雨萱暗自松了一口氣,這場戲終于結束,盡管她原本不想學雷鋒, 可迫于對方的壓力,她有選擇嗎?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非善輩,珍愛生命,遠離危險。

"請問,我可以走了嗎?"岑雨萱挪動著身子,向門外移去

,想要離他遠一點,心里有些忐忑,卻給不斷給自己壯膽,怎么說她是幫了他,應該可以輕易脫身吧!

"啪",燈,一下子亮了起來。

男人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唇瓣,皮膚相似少見太陽一般的白皙,他身上有種成熟男人的韻味,一點也不像是匪徒。

絲毫沒有想到這個神秘男人會突然開燈,一臉震驚的看向他。

"我沒看到,我什么都沒看到"反應過來的岑雨萱立刻捂住眼睛。渾身緊張的瑟瑟發抖。

"我看不見,我看不見……"

岑雨萱驚慌失措入小鹿一般的神情落在了這個男人眼中,一種屬于青春少艾的驚艷震驚了他。

女人,他見了多了,只是慣于出入風月場所的他見多了那些追名逐利的女人面孔,見慣了下屬諂媚滿含心機的笑容,此刻岑雨萱的樣子,卻是讓他生出幾分想要占有的喜愛。

良久,他生硬地說了句:"女人,別忘了你剛才的話。"。

岑雨萱一下懵了,她剛才說的話?說的哪句?他是要放了他嗎?

·?·?·?·?·?·?·?·
第003章 求你,放我走吧
·?·?·?·?·?·?·?·

但是岑雨萱卻是絕對,這個男人明顯的是想趁虛而入。

他找她做掩護,不就是為了躲避警察,既然他不仁也別怪她不義。岑雨萱看著他的調笑,只覺得猥瑣,岑雨萱打算拼一把人氣,突然對著外面大聲喊:"警察先生這里有逃犯……"

話剛喊出,原本負手而立,渾身散發著凜然不可侵犯的貴氣的宋文皓,猛然伸手扣住她的喉嚨,一股冷冽的壓迫感已經迎面襲來。

他抬起眼眸,勾著殘忍的冷笑,一瞬不瞬地凝著她,聲音如利劍般落下:"想找死?我成全你。"

迫于對方的壓力,岑雨萱拿著沒穿鞋子的小腳丫猛的往宋文皓下三路踹去,雖然被他躲掉,卻是讓自己的喉嚨緩過勁來,繼續大呼求救:"救命啊,快來人救命。"

宋文皓一把抓過她,粗暴的扔到床上,這時外面又傳來一陣陣腳步聲。

他捂住她的嘴,抵著她的身子,誓要狠狠收拾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原本想放了她,沒想到她竟然敢和自己作對。

"請問有什么需要幫助嗎?"路過的服務員聽見了異常,小心翼翼的詢問。

岑雨萱整個身子被他緊緊勒住完全不能動彈,宋文皓冷冷道:"沒什么,剛才電視聲音太大了,已經好了。"

對方愣了一下,有些遲疑道:"知道了,晚安。"似乎不相信是電視聲音,有些將信將疑,最后還是瀟灑的離開。

宋文皓緊緊的壓在岑雨萱的身上,并沒有因為服務員的離開而翻身下去。

宋文皓湊到她耳邊:"你敢亂吼,就要做好接受懲罰的準備,小女人。"他神速的將她衣服扒掉,用身子壓著她,狠狠的吻著她嘴。

宋文皓料定服務生不會輕易罷手,這場戲,還沒完。

就在岑雨萱被宋文皓那句話震驚的時候,房間的門再次突然被服務員打開,身后站著剛才那一行人。大家看著活色生香的場面,面有難色的退了一邊。

服務員對身后的人微微歉意道:"警察同志,不好意思,是我搞錯了,原來真是電視的聲音。"

"沒事,如果有什么情況,隨時反應。"

大門被輕輕的關上,服務員一臉的歉意,甚至有些諾諾的退去。

宋文皓并沒有因此停下來,他反而很忘情的投入。原因是,這個女人很"干凈"。不論是味道還是身體。讓他忽然涌起一股占有欲。

他宋文皓的吻可不是輕易送出的,既然這個女人有幸,那么他不介意收在身邊,只要她通過他的考察。

這番想法只是在他心里轉了一轉。

"你,可以放開我了?戲已經演完了。"岑雨萱趁他走神的時候拉動身體。

宋文皓掃了她一眼,冷哼道:"哼哼,戲演完了,但是,懲罰,才剛剛開始。"

岑雨萱死死攥緊了拳頭,指甲幾乎都要嵌入手心之中了,他的冷笑在她的心頭劃開一道傷口,一直在滴血……

"我們……我們不可以,我們根本都不認識……。"岑雨萱已然料到這個男人打算如何"懲罰"她,心中卻是涌起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覺,在他,勉強,她仿佛是毫無任何力量的小貓一般,被他拿捏的死死的,無法反抗。

"我們已經認識了。"宋文皓抬起修長的手指,拂過性感的唇,唇上還似乎殘留著小女人的溫度。"不認識,你親我嗎?嘖嘖,好香。"似乎是要證明一般,宋文皓伸出舌舌尖,舔了一下雙唇。

聽到這話,岑雨萱的臉色有些微微發白。"沒有,我沒有親你,是你強吻我的。我不是故意的,我錯了,求你……求你放我走吧。我不會跟人說的,我發誓。"

·?·?·?·?·?·?·?·
第004章 一吻封情
·?·?·?·?·?·?·?·

宋文皓心里已然有了打算,絲毫不為苦苦哀求的岑雨萱動心。

"已經晚了,之前你是不是以為,只要有警察,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樣?"他的聲音微微拔高,似乎是對她現在表現出來的柔弱有些不滿。

"對不起,是我的錯。讓我走吧。"岑雨萱絲毫不敢再提是他先出爾反爾,只能心里暗暗的詛咒著這個男人。因為衣服之前被扒開過,現在只是用手緊抓著衣服,然而,過大的領口卻依舊讓衣服里面的風景若影若現。

"你可以選擇洗澡,或者我幫你洗。"宋文皓篤定岑雨萱跑不掉一般,抱著雙臂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當然,你若是選擇我幫你洗也沒關系。不過我從來沒有給女人洗過澡。如果,在洗澡的過程中……"

岑雨萱徹底凌亂了,沒等她說完,她一步沖進洗手間,"砰"的一聲關上門,反手鎖上。

她不能等著這個男人親手拎著她給她脫衣服洗澡,她絕對不能接受的。

只是送房間到衛生間,難道她就能逃掉么?

或者自己可以賭一把,一直不出去,賭他等不及,然后自己走掉?

岑雨萱把自己鎖在洗手間,坐在馬桶蓋上,看著狼狽的自己,心中一陣火氣。

岑雨萱不知道自己做了多久,從下班到現在,已經是兩個小時過去了,加之跟這個變態的陌生男人的一番糾纏,岑雨萱此刻坐在馬桶上,精疲力竭,昏昏欲睡。

沒有給手提包順手帶進來,是她的失誤。萬一這個男人真的走了,還順走了她的錢怎么辦?

就在岑雨萱頭一點一點的,一邊想著自己怎么辦,一邊犯困的時候,忽然一個冷漠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睡夠了沒有?"

沒等她睜眼,忽然一股冰冷的水從頭頂澆了下來,一下子讓她清醒了過來。

"你變態的啊!"岑雨萱終于忍不住,站起來對著眼前的男人大吼了起來。

"你是才知道的嗎?"男人的聲音中有了一絲沙啞。

頭頂灑下的水除了剛開始的時候是冷的,此刻已經溫熱起來。岑雨萱這才忽然想起來,她是在洗手間,這人怎么進來的。

"你……你……怎么進來的?你這樣突然闖進來,萬一我在上廁所,或者洗澡怎么辦?"岑雨萱一邊說著一邊瞅著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讓她逃跑。

"可是,我記得你剛才似乎是在睡覺。至于我怎么進來?"宋文皓搖了搖手上的鑰匙,嘴角勾起一抹邪氣的微笑。

似乎是看出了這個男人眼中流露出來的不懷好意,岑雨萱順著他的目光低頭……

"啊……"一聲尖叫從她口中發出,兩只手臂緊緊的抱住自己的胸口。

原本單薄的衣服,在淋浴的沖洗下,已經完完全全的貼在了她的身上,勾勒出一道誘人的曲線。

忽然間,岑雨萱感覺自己的嘴被人堵上了,眼前一張放大的臉。這個該死的男人,又親她的嘴。

她想抬手推開身前的男人,卻被男人一把抓住雙腕,壓在了身后。

沒關系,她還有腿。

只是她還沒抬腿踹向對方,便被這個男人用推頂開來,反而讓他借機讓她分腿而立,不能再踢他。

該死,怎么辦,怎么辦……

"女人,沒有人教過你,接吻的時候,要閉眼!"耳邊傳來宋文皓的聲音,下一刻,眼前便是一片漆黑。眼睛似乎是被浴巾給遮住了。

此刻的岑雨萱的恐懼感,比之前男人在床上壓著她做戲時候還要多的多。

感覺到自己口中,一個軟軟的舌頭一直在企圖與她的舌頭糾纏,她一邊讓自己的舌頭躲著,一邊想要將她的舌頭頂出去。

"嗤……"耳邊一聲輕笑,讓頭腦發昏的岑雨萱不明所以,雖然她看不見,但是她能偶想到,這個男人一定在嗤笑的盯著她看,看她的窘迫的樣子。

可是她動不了,四肢身體都被對方控制著。

忽然間,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混著頭頂上不斷灑下的水,一直的流,毫無聲音。

一個冰冷,卻又似乎帶有些許溫度的雙唇落在了她禁閉的雙眼上,吻在臉頰上,順著淚痕向上吻,似乎是要吸去她所有的淚水一般。

吻很輕,不似之前入風暴一樣激烈,這個男人雖然氣息恐怖,卻也是很多學生少女時代喜歡的那種類型。兩人接觸的方式太輕率,這個她很不滿意。

忽然間,岑雨萱有一種感覺,如果兩個人不是這種方式接觸,也許,她不會那么恨他討厭他。

也許,就是因為這輕柔的一吻……

·?·?·?·?·?·?·?·
第005章 此夜注定無眠
·?·?·?·?·?·?·?·

忽然反應過來的岑雨萱再次掙扎起來,正要狠狠的咬那個男人回到她口中作亂的舌頭的時候,男人卻適時的離開了。

"放開!混蛋!"她的隱忍讓他得寸進尺,岑雨萱此刻卻是卯足了勁掙扎,她越用勁對方將她抱得越緊,他用力過猛,忍著背上、肩上傳來的劇痛,岑雨萱怒吼。

岑雨萱想死的心都有了,體力上她們根本就不是一個段位。

"噢?我又沒說認識你!"面前的男人不怒反笑,吃準了她體力敵不過自己。

岑雨萱噴火的眸子瞪住他,雙手如果沒有被定住,她一定甩他一巴掌!

"對不認識的女人這樣無恥,難道你是瘋狗?"

宋文皓臉色暗了下來,敢罵他是瘋狗,這女人太欠收拾,今天不好好教訓她,以后怎么能做她的主宰。

"既然你說我們不認識,那咱們今天就來認識!"忽地,宋文皓拋出簡短卻充滿危險的話!

岑雨萱大驚,爭大了眸子,因憤怒和緊張而急劇地上下起伏。

因為剛剛的掙扎,她凌亂的上衣已然是春光乍泄,站在他的角度,簡直是一覽無余。

身體一繃,宋文皓抬眸,滿目對上她驚恐的視線:"自己來,還是我幫你?"

"我已經幫了你,你……"岑雨萱心里恨的咬牙切齒,卻是不敢再激怒對方了,這個天殺的家伙,沒想到他恩將仇報!

下一秒,對方不緊不慢的說:"你會幫我?你不是想讓警察來抓我么?再說……"宋文皓上下打量了一下岑雨萱,繼續說道:"我要再不做點什么,我還是男人嗎?"

"你不要血口噴人,那樣會不得好死,還會禍及妻兒。"

她話還沒說完,忽然間,眼前的景象似乎轉動起來,一瞬間她已然被他打橫抱起。

"女人,今天,就讓我來告訴你,誰先死。"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一再惹惱他,他當下抱著他出了洗手間,直奔大床。

岑雨萱心頭一緊,今夜注定無眠,她不知道對方何人,字字句句充滿危險,讓人不寒而栗……

"我要回家。"岑雨萱不知道自己剛才說了什么話得罪他,如不是咳得厲害差點就掐死她。

宋文皓手松了松,冷哼一聲:"現在已經晚了。"

她卻能夠清楚地感覺到他的注目,那目光似乎要她給燒穿。

但是,他更快了一步,率先抓住了她的雙手放置在身側有些霸道的說:"不許動!"

然而,一切已經太晚……他不顧一切的抓扯。

她們原本素不相識,誰讓她撞上他的槍口,不知好歹的女人竟敢拿自己的妻女說事,而這正是他的逆鱗。

這該死的女人不但跟自己作對,還拿她們說事,他不是壞人,卻要遭受妻離子散的悲劇,沒想到她還要撒把鹽在他傷口上,所以他必須用男人的方式懲罰不知天高地厚的她。

一年前,他的妻子趙思雨和女兒外出旅游被人綁架,接到過幾次綁匪的電話,都沒有下文,為了找到她們,不惜花重金和財力,可她們還是沒有音訊。

一次又一次的希望,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他后悔,如果那時候答應陪同妻女一起,也許就不會發生后面的事情了,人生總有些事情讓你后悔白及。

這一晚,宋文皓竭盡所能的占用。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發到這里啦!
?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后續劇情高潮不斷!


买足彩半全场技巧 意大利pk10心得 江苏省快三走势一定牛 11选5任选胆拖玩法 股票融资比例查询 彩票走势图上海11选分布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秒速快3最稳买法 _澳门百家乐策略 浙江体彩61下期预测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