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連載』時光旅館 · 癡情鎖(中期,穿越)

最美古風客棧2019-11-20 15:32:10



時光旅館 · 癡情鎖

中期

一.{內憂外患}

尹玉堂的臉龐被江風吹得很涼,可是我的手卻比他還要涼。風卷著水面的涼氣,吹亂他的發,我抬頭看著他白皙俊美的臉,忽然間想要落下淚來。他低頭看我,眼中有些許堅定的神情,他重復道,“心詠,我帶你走。”

我的手微微一震。

他的掌心覆向我的手背,很厚,很暖,指尖上有練武時磨出的繭子,那是與杜辰徵的手相似的一種觸感……只不過,他拿的是戲臺上的道具,而杜辰徵拿的卻是殺人的刀槍……

驀地在這種情形下想到杜辰徵,我心中莫名一陣慌亂,轉頭拉起尹玉堂的手疾步往碼頭走去,江風吹透我的衣衫,一陣陣的涼,我聽見自己極力控制著顫抖的聲音,說,“玉堂,我跟你走,我們去江南,去南洋,去哪里都好……現在,我只想要重新開始……”

這是我第一次以這樣的心情拉著一個男人的手,像是逃亡,也像是奔赴,此刻我只是想逃離,逃離這個令我慌亂無助的地方……

走著走著,尹玉堂卻頓住了腳步,他忽然將我拉回身邊,閃身擋在我身前,眼睛里多了一分冷意。我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只見一群黑衣人不知道何時已將我們團團圍在中間,引得一眾路人好奇地往這邊張望,看到他們來者不善的樣子,又紛紛散了開去。

“杜辰徵。”尹玉堂咬牙切齒說,眼中強壓著一絲怒火。

片刻,黑色人墻果然緩緩散開了一角,露出身穿一身米色西裝的杜辰徵,他此時正倚著橋邊扶手站著,閑閑望著江面,細碎的劉海迎風晃動,從我的角度只看得到他的側臉。鼻梁直挺,眼神飄渺,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心中一酸,有又一種莫名的慌亂,在杜辰徵回頭看我的瞬間,條件反射地扭頭望向江面。眼角隱約瞥見他英氣逼人的臉上綻出一絲淺淺的笑意,閑閑地說,“大小姐,你這是要去哪里?”

我直直望著江面,看也不敢看他,聲音里有倔強,也有一種難言的酸澀,冷冷地說,“不關你的事!”

“那么她呢?也不關她的事么?”杜辰徵背靠著大橋欄桿,悠悠往后做了個眼色。幾個青云幫的手下立即壓著白小蝶走過來,將她狠狠往前一推。白小蝶的腿傷還沒好,整個人跌倒在地上,抬頭一臉淚水地望向尹玉堂,一雙大眼睛里盛著哀怨和不甘,她說,“玉堂,方才他們說我還不相信……你真的要丟下我,跟這個女人遠走高飛嗎?”

我回頭望向尹玉堂,只見他俊美臉上浮現一層歉疚的神色,他上前扶起她,說,“小蝶……為什么你會又落進他手里?我帶你逃出來之后,不是將你安頓在鄉下的祖宅了嗎?杜辰徵派人跟蹤你嗎?他有沒有將你怎么樣……”他看她的眼神依然那樣關切。

我忽然有些累,往后一靠,軟軟倚著橋邊的欄桿。杜辰徵與我平行站著,側頭悠悠看著我。不知為什么,我卻半點兒也不敢回頭看他,只能直直地望著尹玉堂。

尹玉堂的話還沒說完,白小蝶“哇”一聲哭出來,狠狠伸手抱住他,臉頰緊貼著他的胸膛,聲音里少了一分憤怒,多了一分哀求,她說,“玉堂,不要丟下我……求求你,你不要跟那個女人走,你的心還在我這里的,是不是?……你還記不記得七歲那年我剛進戲班,因為不肯練功而被師傅追著打,是你擋在我身前,是你說會一直照顧我的?玉堂,這些你都忘了嗎?”

我別過頭,不忍再聽下去。尹玉堂說要帶我走,可是又能走到哪里去呢?天涯海角,他終歸是會覺得自己虧欠了白小蝶。我深吸一口氣,垂著頭走向杜辰徵,說,“放了他們吧。我不走了。”說完,我轉身就走,自始至終,都沒有看他一眼。

杜辰徵卻自后握住我的腕,手上一加力,已將我拽到身邊,他說,“他們對我來說已經沒有價值,但是人我不能放。——這是金爺的意思。”

我一愣,下意識地側頭看他,目光卻在觸及他黑鉆一樣的眸子時微微一震。他離得我這樣近,身上還有一絲我熟悉的味道,這一切,都在無聲地提醒著我昨晚所發生的一切……我急忙避開他的目光,狠狠甩開他的手,后退一步,說,“關我爹什么事?”

杜辰徵閑閑地把手插進褲袋里,說,“金爺從國外回來,現在就在南京。青云幫跟黑花幫的爭端越來越激烈,現在上海新上任的高官又是他們的人,我們十幾個碼頭的貨都被封了——大小姐,你都不看報紙的么?”他歪著頭看我,表情仍是淡淡的。

我略微思索片刻,說,“所以,我爹也急于想讓我嫁入段家,是不是?”

關于青云幫跟黑花幫在上海平分天下的局面,其實我也略有耳聞。只是沒想到,如今我卻要為了這些與我不相干的事煩心。

杜辰徵垂頭看我,表情里沒有一絲端倪,只是點了點頭。

“那你呢?你也那么想讓我嫁到段家么?”不知為什么,這句話居然沖口而出。我為什么會問出這樣的話呢?……話一出口,我自己都是一愣,忙又說道,“我嫁不嫁是后話了,現在,你不可以再為難尹玉堂。”

杜辰徵看我良久良久,神色里喜怒莫辨,只是遞給我一個信封,說,“這是金爺給你的親筆信,你看看就知道了。”

我把信封拈在手里,轉頭只見白小蝶還在尹玉堂懷里哭得傷心,他越過她的肩膀看向我,目光里有不舍,歉疚,以及進退兩難的情緒,我奮力朝他露出一個笑容……

——在這種情況下對他笑,竟也不是那么難。

我苦笑,道,“玉堂,你有過那份心思,對我說過那些話……其實我已經滿足了。我們走不遠的,因為在這里我們都有沒辦法放下的東西。”尹玉堂剛想說什么,我已經轉頭看向杜辰徵,說,“現在,我要你將尹玉堂和白小蝶送到南京的郁公館。錦衣玉食,高床軟枕,像對貴賓一樣招待他們。——若是有什么閃失,別怪我郁心詠辦砸了你交代的事。”

說完,我轉身往回走。江風依舊微涼,原本以為這是一條自由的逃亡的路,結果只是一道插曲而已。也許,只有當我真的如愿嫁給段景文,尹玉堂和白小蝶才可以重新得到自由。

也許,前方的路早已經定好了。我既成了郁心詠,就要承受她的命運。

也許,能聽尹玉堂那樣的男人真心說一句“我帶你走”,一切,也都值得了。

一路從江邊走回酒店,有一個腳步聲一直不遠不近地跟在我身后。轉過一個拐角,我躲到酒店門口的石柱后面,在那人走近的時候閃身擋在他面前——

不出所料,那人果然是杜辰徵。我仍是不太敢看他,垂頭沒好氣地問,“你跟著我干嘛?”

他低頭看著我笑,說,“似乎住在這家酒店的,不只是你一個人吧?”

我不由有些窘。杜辰徵唇角一揚,英俊的臉上又浮現出那種逗弄小貓的神情,他說,“不記得了么?我們的房間離得還很近呢,你昨晚……”他低頭逼近了我,聲音越來越近,戲謔的表情依然讓我慌亂……

我臉上有些熱,像又火在燒,心中卻是酸楚難忍。我極力表現出不在乎的樣子,說,“杜先生,我現在很趕時間,這種無聊的對話,恕不奉陪了。”說著,我想繞過他往前走,他卻攔住我,伸手輕輕拈起我的下巴,他逼近了我,說,“郁心詠,你不必這么怕我的。昨晚……我可以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

……什么也沒發生過嗎?此時我不得不抬頭直視他的眼睛,不知為什么心中竟然有一點點酸。是啊,昨晚對他這種男人來說能有什么意義?也不過是無數個風流夜中的一個。……那么我呢?我可是有著合理貞操觀念的二十一世紀美少女,難道我玩不起么?我為什么要像個傻瓜一樣在他面前這么慌亂?

想到這里,我倒是真的放下了。挑了挑眉毛,揚唇一笑,說,“昨晚本來就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不是么?杜先生。”

此刻我終于敢直視杜辰徵的眼睛,我的心終于不再那么慌。他眸子卻忽然閃過一絲什么,笑起來彎彎如月的眼睛漸漸褪去了笑意。隨即只是淡淡一笑,緩緩松開我,轉身往酒店里去了。

二.{花木扶疏}

我爹在信上沒說什么,只是約了我晚上在南京的郁家公館見面。其實我對這個上海之王并不了解,只是在剛穿過來那個晚上見過一面。不過可以感覺得到,他是很疼愛這個女兒的。可是,既然疼愛自己的女兒,又為什么要逆著她的意娶了那個名叫陳麗莎的女人呢?陳麗莎年紀跟郁心詠差不多,據說為人囂張,就算擱到現代的我身上我都受不了,更何況是在民國?

是夜,星月當空。

南京的郁家公館也算別致,沒有上海的公館那樣富麗堂皇,只是郊外一處蔭庇的院落,四面灰瓦圍墻,院中花木扶疏,據說是幾百年的老宅子,由正堂,東廂西廂和前廳后院等幾部分組成。大門口守著幾個青云幫幫眾,見到我,紛紛低頭叫了一聲,大小姐。

我沒有直接去找爹,而是先往尹玉堂所在的西廂走去。放輕了腳步走到門邊,本想給他一個驚喜,卻聽到他房間里傳來一個熟悉的女聲。

“玉堂,從前你是真的討厭郁心詠,我知道的。”窗上隱約映出白小蝶的身影,她坐在尹玉堂對面,說,“而現在,我也知道,你是真的對她動了心……”

我站在門外,不由得一愣。

“可是,你也該知道,像她那種女人,跟你是不可能長久的……即使她真的愛你,她的家庭,她從小成長的環境,也早注定了你們不會有結果。”白小蝶握住他的手,說,“郁心詠跟從前不同了,她變得更聰明,也更懂得控制別人的心思。杜辰徵對她的態度你也看見了?只是一夜而已,他對她就不一樣了。連他那樣的男人都對她不一般,就可見她的能耐了……”

尹玉堂抽回了手,輕拍她的手背,道,“小蝶,我自知對不起你。可是這不關心詠的事。你不要再說了。”

白小蝶甩開他的手,忽地站起身來,聲音提高了八度,“我要說,我就要說!”她拿過桌上的鏡子,狠狠往他眼前一擱,說,“尹玉堂,你看看你自己成了什么樣子?你為她擔心,為她憔悴,魂都跟著她去了,可是到頭來又能怎么樣?你以為她真的是為了救你才妥協的么?她是為了她自己!她那樣的女人,不嫁段景文,也會跟了杜辰徵,難道真肯跟你吃一輩子苦么?”

白小蝶話語里似有一種憤怒,又不單單是為了尹玉堂。或許像她那樣出身的女子,總以為所謂的上海第一名媛風光無限,要什么就有什么。可我背后的無奈和凄苦,又有誰看得到呢?

房間里沉默許久。我站在門外,也是一時無語。

“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我保護不了她,也沒有能力給她安穩平靜的生活。”尹玉堂看著桌上的燭火,身影也隨著火光搖曳,有種朦朧的美感。“我現在只是不想再讓她擔心,她希望我留在這里,我便留在這里等她。無論她最后的歸宿是誰,段景文也好,杜辰徵也罷,我……我只希望她幸福。”

我鼻子一酸,不知為何竟不敢再聽下去,轉身輕輕走進了無邊夜色里。

白小蝶的話其實也不無道理,而尹玉堂的心灰意冷也讓我心酸不已。是啊,前路漫漫,我跟尹玉堂之間隔著那么多的人和事,真的還可以有未來么?可是,我又怎會甘心,輕易就放棄了自己的幸福呢?

沿著青石子堆成小路往宅子里走,夜空下傳來聲聲寂寥的蟬鳴。夜風微冷,蟬聲似是無處不在,我心里惆悵,無意識地四下張望,卻看不見一只蟬的蹤影。正在左顧右盼,腳下的高跟鞋忽然卡在小石子的縫隙里,我一個站不穩,整個人就要往地上栽去。就在這時,月牙門里卻正走出一個人影來,手疾眼快地一把將我撈在懷里。

他高出我許多,身上有我熟悉的古龍水的香味,掌心很暖,在這寂靜夜里有些令人暈眩。我抬頭,正對上杜辰徵一雙漆黑深邃的眸子,深深的,涼涼的。杜辰徵將我的身體扶正,卻沒有要松開我的意思,只是低下頭,在我耳邊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身上怎么這樣涼?南京的夜,比上海要冷些的。”

我心里沒來由微微一震,似乎那種面對他無限慌亂的感覺又回來了,急忙掙開他,頓了頓,說,“你……你怎么會在這里?”

杜辰徵只是垂下頭來看我,說,“金爺正在前堂等你。”

“哦。”我應了一聲,繞過他往月牙門的方向走去。原來他剛剛才見過我爹。

高跟鞋在小路上踏出篤篤的聲音。走出幾步,我停下來,回頭只見他還保持著同樣地姿勢站在原地。

我叫他一聲,“杜辰徵。”

他一愣,轉過身來看我,眼神里有幾許疑惑。一張英俊臉龐在夜色下棱角分明,卻又多了幾分柔美。

我咬了咬嘴唇,說,“你以后不要再設計我。也不要妄想可以控制我……”我垂頭看著地面,說,“我知道,有些事發生了就無法改變,我也知道身為青云幫郁金爺的女兒,我不能只顧著自己。——可是,我絕不會放棄追逐自己的幸福。”

說完,我轉身走向月牙門,小院里花木扶疏,夾雜著青草味的花香沖淡了他身上古龍水的香味。迷茫過,也失落過,我想我此時終于明白了自己要的是什么。

我要盡我應盡的責任,追我應得的幸福。……我要證明給所有人看,我跟尹玉堂是可以幸福的。我可以跟著他吃苦,我可以為他放棄榮華富貴,即使風餐露宿也無所謂。

我只要跟我喜歡的人在一起。

三.{上海之王}

推開房門,一個精瘦矍鑠的中年人正在沏茶。身穿一身金色對襟長袍,眼角的紋路里都是歲月沉淀出的精明和疲憊,頭發有些花白,比起我上次見他的時候,似是蒼老了一些。

人稱郁金爺的青云幫幫主,上海黑幫的無冕之王,曾經翻云覆雨的風云人物,若是早了二十年,會是何等的風華?——可是如今,到底是歲月不饒人。

我頓了頓,許是占用了郁心詠的身體便也繼承了她的情感,心里竟真對這個老人有關切,不是裝出來的,我怔了怔,脫口而出地說,“爹……您怎么好像憔悴了許多?”

他回身看見我,慈愛地笑笑,說,“心詠,你來了。”說著示意我坐到茶桌前,遞我一杯剛沏的茶,道,“雨前龍井,你愛喝的。”我依言飲了,果然茶香清透。我放下茶杯,金爺又幫我滿上,道,“幾日不見,你的性子倒似是穩重了許多。”

我捏著茶杯輕輕轉著,沉默片刻,說,“爹,叫我來有什么事?您直說吧。”

金爺看了看我,道,“我娶麗莎的事,我知道你很不高興。可是事以至此,也沒的回頭了。你是我的獨女,從前我打天下是為你,以后的江山也都會是你的。就不要再跟我慪氣了,好不好?”

許是金爺說這番話的口吻很像我遠在現代的父親,又或許我身體里留著他的血液,這種血緣讓我輕易就消除了那種疏離,我嘆了口氣,說,“算了,其實也沒什么好氣的。女大不中留,我日后總是會嫁人。到時候能有人陪著爹爹,也總是好的。”

爹爹怔了怔,隨即拍拍我的手背,道,“你啊,倒是比過去乖巧多了。其實,之前那個戲子的事……也是爹做的過分了些。”

提到尹玉堂,我心中五味雜陳,道,“爹,現在尹玉堂就在西廂。您能不能答應我,假如我嫁給段景文,為我們郁家排憂解難,您就保他平安無事?——只要他好好的,我心里就能有希望,也許日后,總有一天我能跟他在一起……”

爹爹看我一眼,無奈一笑,點點頭道,“沒想我這女兒還是個情種,對那戲子動了真情……要是早先,說不準爹就準了你們的事情。可是現在,青云幫在上海被黑花幫踩在了腳底下,現任官員跟黑幫主是一丘之貉,一心想擠掉我們青云幫。投靠段家是我們唯一的出路,何況那段景文一表人才,爹也放心把你交給他。……心詠,你這么聰明你應該知道,你是上海第一名媛,我郁金的女兒,從出生起就沒受過苦,你需要的是一個能給你一生富貴榮華的男人,就算你再喜歡那個戲子,也只是過眼云煙罷了。”

果然,所有人都不看好我跟尹玉堂。想起他方才映在窗前的俊美身影,我一時無語。

金爺頓了頓,又道,“爹爹答應你,我會盡力保他周全——只是,廉頗老矣,有些事,爹爹也不敢打包票了。”

我聽出最后一句話里有弦外之音,忙接著道,“爹爹,您是見過世面的人,看人應該也有幾分準頭。您應該知道有些人不是池中之物,又怎么會甘心屈居人下?杜……”

杜辰徵的名字還沒說出口,爹爹已經給我使眼色,示意我不要再說下去。他看了看窗外,嘆了一聲,說,“時候不早了,心詠你回去歇吧。爹爹老了,很多事也不愿再多想,只求保持現狀就好。”

我看了眼窗外,有一些青云幫的保鏢來來往往,也許他們是杜辰徵的人吧。看來爹爹對他已經早有忌憚,怪不得杜辰徵也不怎么把我這個大小姐放在眼里。我站起身,轉身剛想離開,想了想,回頭又道,“爹,幫里的事您就別操心了。我會盡快接近段景文,解決眼前這個難題。日后,幫里的事我也會多花些心思去了解,畢竟,求人不如求己嘛。”說到這里,我調皮一笑。爹爹也莞爾,又囑咐道,“求人不如求己,可也要知己知彼。段家幾代的資料都給你預備好了,就擱在你房間的桌子上。段家老爺子可不是白給的,記得萬事小心。”

我點了點頭,轉身走出了房門。

此時天已蒙蒙亮,我卻一點倦意也無。走在那條碎石子堆砌的小路上,突如其來地又想到杜辰徵。

想起他剛才扶住我時手掌的溫度,以及他在星空下熠熠生輝的雙眸。

為什么每次想起他,都會有一種慌亂的感覺?每一次想起那個荒唐的夜晚,我都會臉上發燙,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可又是為什么,當他說他可以當什么也沒發生過的時候,我又會覺得有一點傷心呢?

四.{詩賦欲麗}

此時天已大亮,我從桌子旁站起身,抻了個懶腰,瞥一眼妝臺前的鏡子,果然里面出現了只熊貓。我爬到床上,腦子里卻還在轉,一時間也睡不著。昨夜熬通宵把段家的資料看完,得知段老爺子家學淵源,本身也是國學大師,給政府上文書都是用駢文寫的。現在有那么多名門閨秀想嫁入段家,要從她們中間脫穎而出,我想我首先要討得段老爺子的歡心。好在我在現代的時候主修古代文學,應該能跟他有些共同語言。

只是讓我想不通的是,段景文為何會跟尹玉堂長得那么像呢?若不是段景文自稱是獨子,我還真以為他倆是失散多年的孿生兄弟呢……我閉上眼睛,腦中漸漸混亂起來,一會兒想起尹玉堂俊俏的臉,一會兒又想到杜辰徵那雙笑起來彎彎如月的眼睛……緊接著又想到在現代上古文課時的情景,教授在講臺上念道,“奏議宜雅,書論宜理,詩賦欲麗……”

頭好熱,眼睛也好熱,眼皮好像有千斤重……我口渴難忍,奮力掙開眼睛,嗓子卻緊得發不出聲音來……就在這時,卻有人伸手扶起我,遞給我一杯清水。

我急忙捧著喝了,喉嚨這才好受了些,此時方覺得渾身無力,整個人都倚在那人的臂彎里。一個熟悉的男聲自上方傳來,他說,“你再忍忍,一會藥就煎好了。”

我微微一怔,這聲音是……

果然,我抬起頭,正對上了杜辰徵一雙深邃眼眸。他的大手在我額頭上按了按,說,“燒倒是退了些,比上午的時候好多了。”我望一眼窗外,此時已是暮色四合,原來我已昏睡了一整天。

“我……怎么會病倒的?”我傻傻地問,分明記得自己臨睡前還龍精虎猛的,怎么睡一覺醒了就成了這番模樣。

杜辰徵扶我躺好,輕輕為我掩好被角,道,“昨晚你本就著了涼,又熬夜,在夢里還念著什么‘詩賦欲麗’……真不知道你腦子里都在想什么。”

知道段老爺子好古文,就連做夢都在念道著‘詩賦欲麗’么?……看來我真是為了段家的事殫精竭慮了。

我躺在床上,無奈地眨眨眼睛,以這樣的角度看他,才發現杜辰徵的睫毛也很長,濃密并且根根分明……他低頭回望著我,半晌,一雙眼睛漸漸彎起來,說,“喂,郁心詠,你干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我臉一紅,別過頭不看他,努了努嘴巴說,“我只是在想,像你這種人,居然肯屈尊降貴地來照顧我?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呢……”

杜辰徵輕輕扳過我的頭,將一條浸了涼水的毛巾覆在我額頭上,笑道,“也不知你做了什么夢,又哭又笑的,還閉著眼睛吟詩作對……下人們都以為你腦子燒壞了,誰還敢來伺候你?”

聽他這樣說,我忍俊不禁,唇邊不自覺就掛了一絲笑。躺在枕頭上看著他那張英挺無害的俊臉,原來跟他在一起也有這樣輕松舒服的時候。可就在這時,他忽然看向我的眼睛,上挑的唇角帶了絲戲謔,俯身靠向我,氣息里忽然間又充滿了壓迫感……

他俯在我耳邊說,“郁心詠,你在夢里叫了多少次我的名字,你要不要猜猜看?”

……我,我真的會在夢里叫他的名字么?無端想起《大話西游》里的橋段,難道,不知不覺間,在我心里已經有了他的位置么……

我臉一紅,嘴硬道,“你欠了我們郁家很多錢嘛,怕你不還,在夢里念叨一下有什么出奇?……時候不早了,我要休息了!”說著,我轉過身背對著他去,不敢再看他。

杜辰徵輕笑一聲,說,“我走了,你記得喝藥。”

說完,他站起身往門口走去,皮鞋踏在地面上,發出篤篤的聲音,不知為什么我心里竟有一些不舍……也許他跟我在一起的快樂時光,只能有這么一瞬,等到了明日,他又是他的黑幫堂主,我又是我的上海名媛,江山美人,兩不相侵。

正在這樣想著,杜辰徵卻忽然折了回來……他的氣息撲面而來,他俯身貼近了我的臉,雙唇沿著我的鼻尖輕輕地吻下去……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我甚至來不及反應,他的吻已經洶涌而來,卻又那么輕柔……我渾身無力,雙手本能地攥緊了他的衣襟……

他的吻這樣熟悉,讓我想起那個荒唐的夜晚……我也知道不應該,可是不知為何我竟然拒絕不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杜辰徵終于緩緩松開我,眉目間有些意猶未盡的神色,說,“你剛才嘴唇好干。現在,好多了吧?”

我的呼吸起伏不定,臉漲得通紅,看到他此時若無其事的樣子,不由又羞又怒,隨手抓起個枕頭丟向他,說,“要你管!你這個愛占便宜的登徒子!”

杜辰徵靈巧地避開,回頭朝我戲謔一笑,轉身閃出了房門。

五.{國學大師}

風寒好了之后,我立刻差人給段老爺子送了拜帖。婚姻大事,想來段景文這樣的公子哥自己也做不了主的,我不如直接去討好他的爹,到時候父母之命,他想不娶我也不行了。

……只是,嫁給段景文——這真是我想要的結果么?走了這一步,我還可以再翻轉頭么?

段府很氣派,門口擺著兩只白玉石獅子。高門大院,曲水流觴,果然是幾代為官的大戶人家。

段家仆人將我引進書房的時候,段老爺正在桌前寫字。

只見他身形清瘦,白眉白須,一襲青布長衫,拇指上戴著一只翠綠的翡翠扳指,撂下手中的毛筆,看我一眼,淡淡道,“來了。”

我忙行禮,道,“郁心詠拜見段伯伯。久仰段伯伯大名,今日得見……”

他卻擺擺手打斷我的話,揚起他剛寫的一幅字,道,“你來,看看我這字,寫得怎么樣。”

我心想,這段老爺子果然是個位高權重又清高慣了的主兒,不屑寒暄,直奔主題就要考我呢。

走過去細細一看,宣紙上寫著龍飛鳳舞的四個字——“百尺竿頭”。

我端詳片刻,笑道,“段老爺這四個字,是寫給段公子的吧?”

段老爺子淡淡笑了笑,沒有說話。

我瞟了一眼他老人家的神色,不咸不淡的,看來我得說些更有建設性的評語才行。我深吸一口氣,仔細端詳那幅字,只見一筆一劃間,揮灑犀利。眼角瞥見墻壁正中懸著一把鐵劍,與這幅字的感覺渾然天成。

我腦中回憶著段家幾代為官的背景,以及段老爺在官場上一生左右逢源又不失強硬的作風,略一思索,道,“小女對書法技巧研究不深,只能用感覺去評斷這幅字。好不好我不敢說,只是段老爺的字,倒讓我想起了一個人。”

段老爺靠在太師椅上,隨口問道,“誰?”

我抬頭,字正腔圓答道,“辛棄疾。”

段老爺一下來了興致,瞇起眼睛看我,神色里似有贊許,道,“哦?你倒說說看。”

“夜半狂歌悲風起,聽錚錚陣馬檐間鐵——稼軒詞別立一宗,又稱英雄之詞。他以氣節自負,以功業自許,有將相之才。在政治,軍事,經濟各方面都有精到的見解,又有軍人的勇武精神和敢作敢為的魄力。一生忠貞報國,卻又一生為分裂的國家狀況所傷。”

此時正值軍閥割據,南京政府根基不穩,國內形式內憂外患,一片混亂,而他卻人到暮年,那些不甘,自負以及年少時金戈鐵馬的意氣,在他矍鑠的眼神,犀利筆鋒里,全都看得到。

房間里一陣沉默。段老爺垂首看著那幅字,似是若有所思。我看著他,也不再言語。

良久良久,他抬起頭,看我的眼神里多了幾分深意,道,“且不說你這番話是真還是假,倒是很對我胃口。郁老三的女兒,果然不一般。你只須再回答我一個問題——若要用一句稼軒詞來形容老夫此刻的心境,會是如何?”

我沖口而出,道,“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可憐白發生。”

段老爺看我一眼,哈哈大笑,擊掌道,“沒想到我段某,竟會在此時此地,碰上你這么個小知己。”有家仆應著他的擊掌聲走進門口,段老爺吩咐道,“上幾個小菜,再去酒窖里拿壺上好的女兒紅來。”說罷抬頭看我,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老夫今日要為了你多喝幾杯了。”

我一聽這話,登時也來了豪氣,拱手道,“那我今日就舍命陪君子,不醉不歸了!”

段老爺酒量很好,可是我也不差。其實我說他讓我想起了辛棄疾,其實也不完全是恭維,他們都一樣豪氣干云,令人敬重。酒過三巡,從歷史聊到現狀,從南京政府談到詩詞歌賦……早聽說段老爺子給政府上文書都用駢文寫就,我索性就跟他大談特談古代文論,什么“奏議宜雅,書論宜理,詩賦欲麗……”都是我一早準備好的臺詞,果然大對段老爺脾胃。兩人正相談甚歡,我一低頭,卻看見他腰上懸著一塊玉牌,看起來十分眼熟,上面雕著一個“錦”字。

我知“錦”字是段老爺名諱,忽然想到尹玉堂也有這樣一個玉牌,除了中間的字不同外,其他花式一模一樣,我心中一凜,難道尹玉堂真與段老爺之間真有些的淵源?

正在思忖著,段老爺酒意正酣,只聽他幽幽念道,“山前燈火欲黃昏,山頭來去云。鷓鴣聲里數家村,瀟湘逢故人。”

是稼軒的《阮郎歸》。

不知為何我也有點心酸,張口接道,“揮羽扇,整綸巾,少年鞍馬塵。如今憔悴賦招魂,儒冠多誤身。”

房間里又是一時沉默。我舉著酒杯走到窗邊,此時已是暮色四合,我長吁一口氣,眼角卻瞥見兩個身長玉立的身影正站在窗下。定睛一看,竟是段景文與杜辰徵,二人神色都有些怔怔的,似是在那里站了很久。

我淺笑,斜倚著窗欞,挑眉道,“君子不立危墻之下啊,二位公子。”

六.{往事如煙}

跟段老爺子道別之后,段景文送我和杜辰徵走出段府。他站在門口,夜色下看我的眼神有些驚異,又有些贊賞,直直看著我說,“心詠,真沒想到我父親會這么喜歡你。”說完,他看一眼杜辰徵,說,“杜兄還擔心你在段府會受委屈,結果,你倒成了我爹有史以來最年輕一個酒友。——要知道,好多政府高官,都上不了我爹的酒桌呢。”

我本有些累了,不愿再與他應酬,可是想到我目前的任務就是勾引他,于是換上一副笑臉,說,“段公子過獎了。是我叨擾府上呢。”

眼角瞥見杜辰徵正身長玉立地站在一旁,我不知出于什么心態,忽然上前一步,以國外的道別禮節親了下段景文的臉頰,說,“我先回去了,改日再約。”說著,嫵媚一笑,轉身就上了轎車。

透過車窗往外望,只見段景文有些怔怔的,目光一直沒再離開我。杜辰徵卻神色如常,禮貌地跟段景文道別,默默地坐到我旁邊,面上沒有一絲動蕩的表情。

我不由有些失望,往旁邊躥了躥,故意離得他老遠,拗著脖子望向窗外。

夜色漸彌。

深藍的天幕下星河璀擦,一勾彎月懸在樹梢。狹小空間里,他的聲音忽然響起來,說,“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你說的很好。世上又有哪個男人,不想襯得起這兩句話?”

我一怔,回過頭去看他,昏暗光線中,杜辰徵側臉弧度出奇的好看,直挺鼻梁上撒了一層銀輝,眸子里仿佛沾染了熠熠星光……我的心無端一跳。

他忽然笑了,側過頭來看我,俊美笑容在夜色下透著幾分蠱惑的意味,他說,“郁心詠,本來,我不明白尹玉堂為什么會忽然喜歡上你。現在,倒好像有些理解了。”

我又是一怔。脫口問道,“為什么?”

“因為……”他把頭湊過來,伸手揉了揉我的頭發,唇角一揚,說,“因為你真的很招人喜歡啊。”

“切!這算什么答案!”我輕捶他一下,聲音里情不自禁地竟有些撒嬌的意思。

杜辰徵捉住我的手,輕輕將我攬在懷里。我的臉又紅起來,掙了幾下,卻掙不開他。他的下巴抵在我頭上,聲音里有幾許飄渺,說,“你知不知道,我原本是不識字的?——小時候日夜在街上流浪,跟其他孤兒搶飯吃,有時候為了半個饅頭,也要爭得頭破血流。……有一次路過私塾,聽見里面傳來同齡人的讀書聲,覺得有趣,就每日坐到人家窗戶底下聽……”

車廂里光線忽明忽暗,時有路燈灑下昏黃的光暈,街道上很安靜,窗外星月當空,黑藍的天幕寂寥而深遠。

“后來,私塾里的孩子一看見我,就往外潑冷水,丟石頭,說我這種人不配聽先生講課。然后我就跟他們打架,一個人跟十幾個孩子打,差點被抓進巡捕房……好在那個先生心腸好,收留我,給我飯吃,還教我讀書寫字。……他教給我的第一句詩,就是你那句‘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

這好像是杜辰徵第一次講這么多話。

我聽的怔怔的,也有一些心酸。關于杜辰徵的身世,在幫里一直諱莫如深,他不喜別人提起,自然沒人敢再提。真正了解那些過往的,唯有他自己。……這也是我第一次,有種離他很近的感覺。

我的心忽然軟下來,任他抱著,忍不住問道,“那后來呢?你跟著那位先生……又怎么會成了青云幫的堂主?”

晦暗的光線有些繚亂。頭頂隱約傳來一聲輕嘆,他的聲音很平靜,仿佛在談論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他說,“后來先生死了。是黑幫火拼時被誤殺的。我也是從那時開始明白,人生其實就是一場游戲,謹小慎微,也未必就能全身而退。要想贏,唯有站得很高很高,去做制定游戲規則的那個人。”

他此時的聲線很柔和,沒有往日那種疏離與硬朗,卻又很涼,涼得讓我有些心疼,我抬起頭看他,只見他的側臉淹沒在窗外忽明忽暗的光暈里,眼神遙遠卻又近在眼前。我忍不住握住他的手,說,“其實每個人都有他的無奈,可是不能因為無奈就放棄努力。有什么樣的出身,什么樣的境遇,這些我們沒的選,也改變不了。可是我們要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卻是可以選擇的。——人生就像一場夢,恩怨情仇都不過是過眼煙云,我只求夢醒的時候可以問心無愧。”

車廂里一陣沉默。偶爾有窗外的光線穿透黑暗,照見狹小空間里塵埃飛舞。片刻之后,外面明亮起來,車子緩緩停住,原來已經駛到郁公館院內。

杜辰徵輕揉我的發,橘色燈光下已經神色如常,又露出那種捉弄我的表情,一雙眼睛彎彎如月,道,“傻丫頭,我說什么,你都相信的么?”

我眨眨眼睛,正色道,“是。當我想相信的時候,你說什么我都會信。

杜辰徵一怔,深深看我一眼,牽著我的手扶我下車。有家仆打開大門,郁公館里花木扶疏,中央有很長一段甬道,房檐下懸著幾盞大燈籠。他牽著我的手一直走,絲毫沒有要松開我的意思。我忽然發覺,自己似乎已經習慣了跟他在一起的感覺。

我停住腳步,撥開他的手,抬頭看著他的眼睛,說,“你知不知道,女人的手是不能隨便牽的?這段路有多遠,你能陪伴她多久……這些,你有想過么?”

他低頭看我,眸光一閃,漆黑瞳仁仿佛一片深不見底的海洋。

我仰頭看著杜辰徵,心怦怦直跳。……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呢?我和他的關系本就已經剪不斷理還亂,我為什么還要在此刻說出這樣的話呢?

可我是真的想知道啊。他為什么要牽著我的手,又打算要牽多久呢?

時間好像忽然變慢了。良久良久,他終于側頭望向別處。雙手插進褲袋里,英俊的側臉漸漸浮上漠然的神色。他漫不經心地笑笑,說,“對不起,是我沒有考慮清楚。我以為你不會把這些看得那么重。……如果我做了什么讓你誤會的事,請你見諒。”說著,他轉身往西廂的方向走去。

我的心一涼,整個人愣在原地。

走出幾步,他又停下來,回頭看我一眼,說,“你應該知道,我們之間的事本來就是出于意外。……我今晚所說的,所做的,也都是如此。”

我轉過身,極力控制著鼻子里突如其來的酸澀感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說,“我明白了。——你放心,你我之間,不會再有任何誤會。”

七.{午夜驚變}

我怔怔地回到房間,黑暗中,白色窗幔輕輕飛舞。我走到桌邊坐下,一垂頭,倏忽間竟有淚水流下來。

——我這是在為他哭么?……因為我的自作多情,還是因為對他不合理的期待?我腦中亂成一團,只是覺得很傷心,卻又說不清是為什么。

我……真的喜歡上杜辰徵了么?

就在這時,忽然有一個黑影閃到我身后,手中白刃直直朝我頭頂刺來……我驚叫一聲,本能地閃身避開,卻被凳子腿絆倒,整個人跌倒在地上……

那人上前一步,舉起刀子刺向我,眼睛里滿是恨意。窗外的光打在她臉上,我一愣,驚道,“白小蝶?”

白小蝶二話不說,一刀狠狠刺過來,我拼命撐住他的手,說,“你瘋了么!殺了我,你以為你能活著跑出去么?”

白小蝶把全身的力氣壓下來,恨道,“我什么都不管,我只要你死!”

我胳膊好酸,眼看就要撐不住了,忙分散她的注意力,說,“我好吃好喝地把你安排在郁府,還救過你,你怎么能恩將仇報呢?我就要嫁給段景文,尹玉堂,我也不會再跟你爭了……”

白小蝶卻猛一加力,那刀尖距離我的鼻尖只有兩厘米,她的臉離我很近,冷笑一聲,在我耳邊說,“我是喜歡尹玉堂。可是我愛的人,卻是杜辰徵!”

我一愣,手不由一松,她一刀狠狠刺下來,說,“今日我就殺了你這賤貨!看你以后如何再搶走我的男人!”

我尖叫著滾到一邊,避開了她的刀。我站起身往門外跑,心思卻轉得比往常還要快,聯想著以前發生的一切,一般跑一邊喊,“枉費尹玉堂對你這么好,你卻聯合杜辰徵一起騙他!”

白小蝶在戲班呆過,也是個練家子,我哪里跑得過她,袖口忽然被她一把抓住,她的指甲抓破了我的手臂,她揪著我的頭發說,“郁心詠,這種大義凜然的話,從你嘴里說出來,不覺得惡心么?是誰費盡心機要得到玉堂的愛,卻轉了個身就去勾引杜辰徵?——昨夜玉堂擔心你的病,執意要去看你,我拗不過他就陪他一起,卻看見你跟杜辰徵坐在床頭接吻……”

白小蝶用刀尖輕拍我的臉,冷冷一笑,說,“你知道玉堂當時是什么表情么?——我認識他十幾年,即使他被班主打,滿身都是傷,也沒露出過那樣傷心的表情。”

我一愣,心中猛地一凜。

“兩個在我心里的男人,都被你搶走了。你說,我要如何能放過你?”白小蝶熟練地將刀尖一轉,指著我的胸口,狠狠刺下來……

就在這時,忽然有一個人影擋到我身前,單手抓住了她的刀尖。

……白刃刺破了他的手掌,殷紅的血汩汩地流下來,他卻不為所動,另一手攬住我的肩膀,說,“心詠,你沒事吧?”

尹玉堂的臉俊美如昔,只是在此時多了一分蒼白,他眼底里有痛,卻被那種關切所掩蓋,我鼻子一酸,哇一聲哭出來,握住他的手說,“你是武生,手受了傷,也許十幾年的功力就白費了……我值得你這樣為我么?”

白小蝶也愣住了,神色一變,說,“玉堂……剛才我說的話,你都聽到了?”

尹玉堂接過她手中的匕首,丟在地上,垂頭道,“其實,你對杜辰徵的感情,我早就知道。……若不是你自愿,他那時不可能在老家找到你,更不可能知道我的行蹤……”尹玉堂的臉在陰影里,緩緩抬起頭,說,“可是小蝶,就算你背叛了我,我欠你的,我也一定會還。”

此時郁家的侍衛聽到了動靜,紛紛朝我房間跑來。窗下傳來紛繁的腳步聲,大門一下子被踹開,杜辰徵披著絲綢睡袍站在那里,手里拎著一把槍,敲了敲門板,說,“大半夜的,你們把這兒當戲臺了么?”

白小蝶哭著看向尹玉堂,說,“為什么你到現在都不明白?我不需要任何人欠我。其實我跟你們一樣,一輩子也想真真正正地愛一回……”她回頭看著杜辰徵,那眼神就像忽然被抽緊了的絲線,她走過去拉住杜辰徵的手,說,“辰徵,遇見你之后,我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你可不可以帶我走,我沒臉再面對玉堂,也不想再看見郁心詠,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杜辰徵甩開她的手,面上沒有一絲表情,說,“不可能。我從來沒想過要跟你在一起。如果做了什么讓你誤會的事,忘了它就好。”

我不由一愣。……這番話,怎么跟他方才對我說的那么像?

白小蝶仰頭看他,大眼睛一眨一眨,有兩行淚水無聲地落下,她搖晃著他的手臂,搖著頭說,“不會的……你一定是騙我的,是不是?杜辰徵,現在我除了你,什么都沒有了啊……”她猛地抱住他,就像抓著一根救命稻草。

我看得呆住。我不知道杜辰徵與白小蝶之間究竟發生過什么,可是我從她的眼神里,感受得到她對他濃烈的愛意。可是杜辰徵的眸子,始終冷靜如初。……我忽然想到方才任他牽著手的自己,是不是也跟她一樣傻?

杜辰徵面無表情地甩開她,說,“你走吧。我會派人給你一筆錢。以后不想再在上海看到你。”說著,他轉身離開,她伸手去拽他,卻只抓到他的絲綢睡衣……

白小蝶本就是個脾氣火爆的烈性女子,此時臉上的哀傷轉成羞憤,一把將他的睡衣撕成了兩半,恨道,“是因為郁心詠么?好,我現在就殺了她,看她以后如何再搶走我的人……”白小蝶身手很快,一把抽出旁邊侍衛腰間的手槍,轉過身來直直地指向我……

尹玉堂面色一僵,還來不及讓我護到身后……只聽“砰”的一聲,白小蝶胸口被子彈穿透,滲出大片大片的血跡……她手中的槍掉落到地上,整個人無力地往地上栽倒下去,眼睛還直勾勾地看著我……那么地恨,那么地絕望……

我捂著嘴巴,嚇得甚至連尖叫都沒有力氣。尹玉堂也愣住了,片刻后才清醒過來,扶起她大聲叫著她名字……可是白小蝶卻沒有再應他,她睜著眼睛倒在他懷里,就像一只破碎的蝴蝶。

尹玉堂紅著眼睛瞪著杜辰徵,吼道,“你怎么可以殺了她?你怎么可以!”

杜辰徵瞥一眼白小蝶,像看一條無用的狗。他晃晃手里的槍,對尹玉堂說,“沒有利用價值的人,就是要死。你以后也是一樣。”說著,他轉身離開,背影依然那么身長玉立。

……我想我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幕。

房間里的血腥混著他古龍水的香味,杜辰徵就那樣走遠,仿佛也走出了我的世界……

白小蝶躺在地上,死不瞑目,尹玉堂抱著她,手掌還汩汩流著血。我看著眼前這一切,緩緩癱坐到地上……

或許,今日的白小蝶,就是明日的郁心詠么?他可以那么絕情地對待一個愛他的女人……

那么我呢?

我抱緊了自己,忽然間冷得發抖。

(未完待續)



#侵刪#


歡迎關注最美古風客棧

买足彩半全场技巧 香港王中王精选中特网 pk10直播现场直播 炒股故事 后二包胆攻略 高手网免费预测资料 新疆体彩11选5技巧 青海11选5怎么下载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20期 博彩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