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因為偷看苗家妹子洗澡,我被她的五個哥哥追了九條街.

達州印象2019-11-22 06:12:56


>>>>>有女曉晨



“嘿,美女,要不要來盒肌膚養顏膠囊,這可是我們苗家的獨門秘方,每日一粒,三個月之內包你皮膚又白又嫩,臉上雀斑消失無蹤,一盒只需要九十塊錢,九十塊錢,讓你美麗常在,青春永駐,絕對是最劃算的買賣,來吧來吧,一周之內不見效馬上退錢…


啊,你不是女人,我草,不是女人你穿成這樣?不過沒關系,我這里還有男人需要的金槍不倒丸,只需要一粒,保證您雄風不倒,一夜御十女不在話下,絕對殺的對方片甲不留,而且全無副作用,一粒只需要十塊錢,十塊錢啊,一包煙錢而已…


什么?你不喜歡女人?媽拉個逼,你這個死人妖,老子最恨的就是你這種喜歡男人又打扮的很漂亮的偽娘了……”花都城內,最繁華的春熙路上,一名穿著西裝,儀表堂堂的男子卻背著一個破舊的大包,正站在路邊向著過往的路人推銷包里他所謂的苗家獨門秘方,可是推銷了整整一上午,卻沒有賣出一個東西。


不過他沒有任何的郁悶,反而一臉的興奮,只因為這條路上的美女實在是太多太多,雖然沒有山寨里的那些姑娘漂亮,可是在于她們大方啊,你看看,現在不過是三四月份的天氣,她們就穿上了幾乎短到臀部的短裙,那白花花的大腿任你隨便看,還有那半透明的紗衣,能夠清晰的看到里面的胸罩,甚至有一些直接真空上陣,峰巒上的那點嫣紅若隱若現,這對從小生活在苗寨的苗旭來說,簡直就是人間仙境。


要知道,苗寨的那些阿妹全身上下可是包裹的嚴嚴實實,上一次為了偷看一個阿妹洗澡,他可是被阿妹的五個親哥哥擰著彎刀追砍了三座大山……


哪里有現在這樣舒坦,想看就看,不想看還是看,多好……


不過一想到苗寨,苗旭的心里就是一陣抽痛,那是一種鉆心的疼痛,就好似有人拿著一把尖錐扎進自己的心臟,再狠狠的攪動一番一樣,疼得苗旭的額頭一陣冷汗直冒,更是一手捂住自己的心口。


艱難的掏出了一顆黑色的藥丸塞進嘴里,那股疼痛才減輕了一些,等了一會兒,這才好了一些。


等到那一股絞痛消失之后,苗旭這才抬起手心一看,發現自己的手心竟然已經呈現出橙色。


苗旭的眉頭微微一皺,這才多久的時間,這蠱毒竟然又深了一分?


這七傷絕情蠱也當真厲害,老頭子給自己留下的藥丸竟然難以將其壓制,按照老頭子的說法,七傷絕情蠱有七層,紅橙黃綠青藍紫,一旦自己的手心變成紫色,那自己將全身腐爛而死,到時候就算是神仙都難救了!


除非在此之前找到七靈圣蠱!只是這人海茫茫,自己該去哪兒找?


“救命啊,救命啊……”就在苗旭傷懷不已的時候,不遠處忽然傳來了救命的聲音,也就是在這一刻,苗旭剛剛壓下去的蠱毒竟然又有發作的跡象,只不過這一次和以往的疼痛不同,而是讓他有一種悸動的感覺?


這竟然是因為有某種蠱和他體內的蠱毒引起了共鳴!


在這大都市之中,竟然也有人會蠱?一心想解開體內毒蠱的他如何肯放過這樣的機會,自然是全速的奔了過去!


不過在苗旭趕到現場的時候,已經圍滿了一群人,聽到他們在那竊竊私語,似乎是里面有一個人暈倒了。


而苗旭心中的那股悸動更加的強烈了,難道里面暈倒的那人體內有和七傷絕情蠱有關的蠱?七靈圣蠱?聽說凡事被種下七靈圣蠱的女人都是大美女?


一想到對方也許會是一個絕世大美女,苗旭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沖進去來個人工呼吸,然后出現一段美麗的愛情故事,自己不僅抱得美人歸,還一舉解除了體內的蠱毒,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童話里那些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不都是這樣講的么?


在這里還有誰比這么英俊的自己更像一個王子呢?


不過看到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背著一個大包的自己哪里擠得進去……


“哇,毒蛇,哪兒來的毒蛇……”趁著人不注意,苗旭從兜里掏出一條毒蛇直接扔在了地上,以另外的一種聲音驚呼出來,口技,可是他從小就開始學習的技能之一!


“啊……”一時之間,剛才還圍在一起的人群迅速的散開,好幾名穿著百褶裙的女孩幾乎是一蹦一跳的跳開,跳起來的時候,裙角飛揚,時不時的露出了白色的小內褲,看得苗旭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


看到周圍逃散的人群,苗旭走上前去撿起了那條和真蛇一模一樣的眼鏡蛇王,很是疑惑的看了看,然后將其撿了起來:“剛才誰叫的,他媽的,這不過是一條仿真模擬玩具蛇而已,嚇唬人呢?老子最討厭你們這種欺騙大家的行為了……”一邊說著,一邊將那條蛇塞進了自己的兜里。


只有他清楚,這哪里是什么仿真模擬玩具蛇啊,這根本就是一條真的毒蛇,只不過是被自己控制了而已。


做好了這一切,苗旭這才轉頭看向了剛才呼救的人,頓時就再也移不開眼睛。


倒不是說暈倒的是一個絕世美女,相反,暈倒的可是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嫗,這個苗旭沒興趣,可是蹲在一旁呼叫救命的可是一個絕頂的美女啊。


一頭烏黑的頭發微卷,一張精致的不似凡人的臉龐,這可是比苗疆的那些姑娘還要精美,至少苗旭在她的臉上找不到任何的瑕疵,特別是此時擔心暈倒在地的老者,眼中全是驚憂之色,看上去楚楚可憐,惹人垂憐。


不過真正讓苗旭移不開目光的卻不是她的臉龐,而是她的胸部……


女子穿著一件白色短袖,領口不算大,可是因為蹲著的原因,從苗旭的角度看去,正好能夠透過領口看到里面的春光……


嗷嗚……一直在苗寨長大的苗旭什么時候見過這等春光,一時之間幾乎要仰天狼嚎……


不過最讓他抓狂還是,他體內的七傷絕情蠱在這一刻跳動的更厲害,那是一種呼呼響應的感覺,難道這個女人的體內真的有七靈圣蠱?


自己竟然真的找到了?


只是怎么會在這樣一個看似普通的女人體內?


而且還是如此漂亮的一個女人?


傳說,竟然是真的?


……


白曉晨乃是花都女子一名普通的老師,今天是星期天,正好自己的姑姑從鄉下來看望自己,就陪自己的姑姑出來逛街,可是哪里想到剛剛走出王府井商城,一群年輕人就直接沖了過來,將自己和姑姑撞到,姑姑當場就昏迷了過去,自己的手提包也被搶走,除了錢包隨身攜帶外,其他的手機等都在手提包里面,無奈之下,白曉晨放棄了平日的矜持,喊起了救命。


很快,就圍了一群人過來,有的打電話呼叫救護車,有的則是在一旁討論怎么回事,可是還沒有弄出一個結果,這一群人就“嘩啦”一下全散了,然后白曉晨就看到了一條毒蛇出現在眼前,她的臉色唰的一下就蒼白一片,對于蛇鼠一類的東西東西,女人有著天生的畏懼,白曉晨也不例外。


不過很快,一個家伙就出現在身前,隨手就將那條蛇給抓了起來塞進了包里,還說這是什么仿真玩具?


白曉晨當時就松了一口氣,還沒有來得及向眼前的男子道謝,就看到他直直的盯著自己的胸口,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春光大露,怪不得剛才那么多人一直圍在這里觀看,原來自己竟然走光了……


“那個,你走光了……”白曉晨還來不及捂住自己的胸部,苗旭忽然已經指著她的領口說道,臉上一副羞澀的模樣,似乎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


白曉晨當場就氣得夠嗆,這王八蛋怎么就這么無恥?看了自己那么久不說,現在自己發現了這一點,他立馬跳出來告誡自己,還做出這樣一副羞澀的模樣,他就不覺得害臊么?


正要譏諷幾句,卻看到眼前的男子夸張的跳了起來……


“哎呀呀,這位老婆婆怎么了?怎么睡在地上?雖然大冬天已過,可是現在天氣也不算熱啊,這躺在地上涼颼颼的,感冒了可怎么辦?”


……


白曉晨白眼一翻,差點就要暈過去,什么叫睡在地上?自己的姑姑可不是乞丐,就算大夏天的,也不可能睡在地上啊,這怎么說話的?


就要怒斥這個家伙,可是卻看到他忽然蹲了下來,一臉好奇的看向自己的姑姑。


“咦?她似乎暈過去了……”


……


白曉晨險些就要崩潰了,這不是廢話么?只要是個人都知道她現在暈過去了。


“怎么暈過去的?”


白曉晨沉默,她實在不想理這個討厭的家伙。


“算了,你不說我也知道,一定是被人撞倒,導致血氣不順,這才暈倒的?”看到白曉晨那冷漠的樣子,苗旭毫不在意的說道。


“你……你怎么知道?”白曉晨睜大了眼睛,原本就夠大的眼睛就好似兩個黑色的寶石,一閃一閃。


“嘿,這不是明擺著么,她臉色蒼白,這是血氣不順的表現,如今天氣又不熱,也不悶,會出現血氣不順的原因就只可能忽然遭受了撞擊,這樣的情況,我一眼就能夠看出來……”苗旭一臉的得意,似乎自己已經變成了中醫圣手。


“你能救她嗎?”哪怕對眼前的這個男人很是厭惡,可是擔心自己姑姑的白曉晨也是露出了期盼的神色。


“就這樣的江湖郎中也能夠救老太太,那太陽真的要從西邊出來了!”這個時候,剛才散去的一群人又圍了過來。


“就是,就是,小姐,你可不要被他騙了,我剛才已經打了120,醫生馬上就要到了,你再等等!”另一名戴著眼鏡,一看就是斯文禽`獸的家伙更是湊上前來,隱藏在眼鏡背后的眼睛直直的盯著白曉晨那豐碩的胸部,還有那玲瓏剔透的身材,極品啊!


“這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苗旭卻是看也不看這家伙一眼,直接朝著白曉晨說道!


“輕而易舉?”白曉晨一愣?


“年輕人,說話可不要太狂妄!”


“是啊,是啊,這可是一條人命,不會看就不要逞能!”人群之中,立馬響起了一陣議論的聲音!


那名眼鏡男更是直接蹲了下來,


“小子,你就算想要在美女面前掙點表現,麻煩也換個場合行不行?這可是人命關天的事情?”那名眼鏡男一臉的嘲諷,仿佛一眼就看穿了苗旭的偽裝一樣!


苗旭根本懶得理這個家伙,直接從兜里掏出了一根黑漆漆的像麥芽糖一樣的東西放在了老太婆的鼻子前面。


然后就看到老太婆忽然張大了嘴巴,一口噴嚏噴出,還夾帶著一塊黑色的血塊,不過那一直緊閉的眼睛卻在這個時候睜開!


醒了?就這么醒了?


眼鏡男傻眼了,那些議論紛紛的人也全部閉上了嘴巴,而白曉晨那本來就大大的眼睛更是睜得異常的巨大……真的醒了?




>>>>>傳音之蠱



“老婆婆,您現在還有沒有感覺到哪兒不適?”看到醒過來的老婆婆,苗旭一臉關心的問候道。


看他那焦急擔憂的模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老太太的親生兒子呢?


“我?我沒事了,現在只感覺神清氣爽,小伙子,剛才是你救了我吧?”老太太在白曉晨的攙扶下站了起來,看了一眼站在身前的苗旭,滿臉慈祥的說道。


而這個時候,周圍的人群,包括那名眼鏡男都是識趣的離開!


“嘿嘿,這個談不上救,老婆婆您剛才也只是暈倒了而已……”苗旭一臉的不好意思,還一手抓著自己的另一只手。


“呵呵,小伙子謙虛了,我這人老了,毛病也多了,一不小心被人碰一下就容易暈倒,今日要不是遇到你,我這條老命可能就得交代在這里,小伙子,謝謝你啊!”老太太滿臉的慈愛。


“不謝不謝,救死扶傷,是我們每一個醫生應該做的,對了,老婆婆,您的氣血不是很好,我這有一種藥材,您買回去泡湯喝吧,對您的氣色大有幫助!”苗旭連連擺手,表示這是自己應該做的,然后一邊說,一邊從兜里掏出了一根黑漆漆,有著拇指粗細,大約二十厘米的東西,看那樣子就好似樹根一樣。


“噢?有這效果?多少錢?”老太太眼睛一亮,抓過了那根黑漆漆的東西,開口問道。


“三千……”苗旭比出了三根手指。


“三千?你怎么不去搶?”原本就對苗旭有些不滿的白曉晨當下就驚呼了出來。


“額,這位大姐,這可是深山老林的鐵參,在普通的藥店起碼也是三四萬的東西,我是看這位婆婆慈祥可親,是個好人,這才便宜出讓的,否則你以為我大老遠的帶進城里只買這點錢?”苗旭一臉的不滿,似乎自己吃了很大的虧一樣。


大姐?白曉晨當場就要怒了,她今年不過二十三四歲,看上去比這個家伙還要年輕,他竟然叫自己大姐?至于說自己的姑姑慈祥可親,我看是慈祥可欺還差不多!


“你……”


“好了,曉晨,買下吧,這小伙子人不錯,他不會騙人的……”白曉晨就要出聲呵斥,卻被老太太一口打斷。


“姑姑……”白曉晨頓時就急了,他不會騙人?這丫的可是連神都會騙?這黑漆漆的東西分明就是一根樹根,還說什么鐵參,這不明白著騙人么?


“好啦,付錢吧!”不等白曉晨說話,老太太已經直接打斷道。


“給……”白曉晨氣得直跺腳,可是也不好違背自己姑姑的意思,只好冷哼了一聲,從皮包里掏出了三十張百元大鈔,遞給了苗旭。


苗旭微笑著接過了白曉晨遞來的百元大鈔,這才注意到這個女孩子竟然極其的高挑,起碼也有一米七五以上!


怪不得周圍圍了那么多人!


“呵呵,老婆婆,還是你人好,不會欺負我們這些鄉下人,這鐵參回去后一定要記得每天切上一小段泡水喝,一個月后,我保證您氣血充盈,再也不會出現暈倒現象,若是沒什么事情,我先走了!”苗旭笑了笑,他原本只是想著抬高價格,好還價,哪里想到對方竟然真的要買下!


“嗯,小伙子,多謝多謝!”老婆婆也是一臉的微笑。


苗旭當下不再多說什么,再一次看了白曉晨一眼,轉身就走,反正千里傳音蠱已經在對方的手中,倒也不擔心失去對方的行蹤!


“姑姑,你……”看到苗旭那逃也似離開的身影,白曉晨就氣得直跺腳,她多少明白自己姑姑的心里,無非就是看那小子救他一命,買下這東西只是感激而已,可是就算是感激,也不用掏三千塊錢吧。


那種可惡的家伙,給他三百塊錢足夠打發了。


“曉晨,你不覺得他很像兩年前剛剛到花都的你嗎?”不等白曉晨說完,老太婆已經接過了話題。


“他像我?”白曉晨當場就要爆發了,自己怎么可能是這樣的人?


可是驟然想到了兩年前剛剛來到花都的自己,似乎和他真的差不了多少,除了有著大學學歷外,自己穿著甚至比他還要土,為了找份工作四處碰壁。


最后也是做了一件好事而認識了花都女子學院的院長,在這樣的機緣巧合下自己才進入了花都女子學院。


現在想想,似乎真的蠻像的,只是自己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而他呢?


當他的這三千塊錢用完之后,他又該怎么辦?


忽然間,白曉晨竟然對苗旭有些同情。


“好了,走吧!”看到苗旭的身影徹底的消失在人群中,老太太輕聲嘆息了一聲,他倒不是真是像白曉晨,反而像二十年前的那人,當年,那人也是背著一個大包來到了花都,若不是那人的幫助,或許,曉晨早已經夭折吧?


兩人都不知道,不遠處,苗旭正站在一個角落,靜靜的看著白曉晨那妙曼的背影,直到兩人的身影徹底的消失之后,苗旭才緩緩抬起了右手,看到自己右手心依舊呈現橙色,只是那橙色似乎深了一點?就好似之前的紅色一樣?是錯覺?還是?苗旭沒有多想,身體輕輕的跟了上去,不管怎樣,他離開苗疆已經這么久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能夠讓七傷絕情蠱產生悸動……




>>>>>美女房東



今天是星期一,天氣異常的晴朗,可是白曉晨的心情卻不如陽光一樣明媚,原因無他,自己的姑姑在昨天返回鄉下了,一想到姑姑她老人家一個人呆在鄉下,她的心里就是一陣愧疚,自己應該更加的努力,爭取早一點在花都買套房子,這樣就可以把姑姑接過來了。


推著電瓶車從粉紅公寓走了出來,看了看天空冉冉升起的太陽,白曉晨深深的呼吸了一口,那挺拔的胸部一陣起伏,然后騎著電瓶車朝著花都女子學院的方向駛去。


作為花都女子學院的一名正式老師,她相信只要自己肯努力,一定能夠在花都這樣的大城市買下屬于自己的房產。


等到白曉晨的身影消失在馬路的盡頭之后,一名背著大包的男子從一旁的小巷走了出來,不是苗旭又是何人?


他并沒有繼續跟蹤白曉晨,反正他已經找到了白曉晨居住的地方,也不擔心她會從自己的視線失蹤。


他已經肯定白曉晨的體內被人種下了蠱,雖然還不敢肯定就是他所需要的七靈圣蠱,但是能夠引起七傷絕情蠱反應的蠱定然也是不凡蠱。


如今要做的就是先確定白曉晨體內的蠱是否是七靈圣蠱,若是,那自然再好不過,如果不是,那么也許也能夠從中找到七靈圣蠱的線索,可是這需要時間,而且需要近距離觀察。


最好的辦法自然是和白曉晨住在一起,不過他們只見過一次面,饒是苗旭覺得自己帥得驚天動地,也不認為人家會讓自己和她住在一起!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只不過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苗旭就已經打聽清楚了白曉晨現在的情況。


她租的房子是一個套三的房子,另一個房客剛剛搬出去,如今房東正在招租,這簡直為苗旭接近白曉晨量身打造,不過讓他感到郁悶的是,房東招租的要求必須是女性。


這不是性別歧視么?


看了看自己那平坦的胸部,再看看自己英俊的面容,他實在不忍心去做一次變性手術,這會讓多少女孩子傷心啊。


算了,先不管這些,先去看看再說,要求是死的,人是活的,總有辦法解決。


他必須趁著白曉晨回來之前住進這套公寓,否則這針對性豈不是太明顯了?


整理了下自己的容貌,確定自己已經帥得慘絕人寰之后,苗旭背著自己的大包,走向了那座公寓樓。


粉紅公寓七幢七樓七號,這是白曉晨現在所居住的房子,房東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名叫林歆旋,原本是花都林家的千金,可是自從十年前林家的老爺子去世之后,林家的產業就迅速的敗退,特別是她的父親染上賭癮之后,更是加快了林家的敗退,短短十年的時間,原本龐大的林家已經自花都銷聲匿跡,就連現在的這套房子,也是當年林歆旋的母親悄悄的給她買下的。


此時,在房子的客廳之中,一身職業套裝的林歆旋正坐在沙發上,雙腿并攏,不讓春光外泄,可是那黑色的絲襪,那美麗的臉龐,那高貴的氣質,依舊讓客廳的四名男子目光留戀,恨不得上前將其狠狠揉獗一翻,特別是坐在林歆旋前面的那還算英俊的男子,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貪婪,可是他也明白,眼前的這個女人不是自己能夠隨便碰的,至少在大少玩過之前,自己不能夠碰。


“林小姐,今天可是最后的期限了,你欠我們的一百萬,是不是也該還了?”男子名叫李正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淡淡說道。


“我可沒有借過你們一分錢?”面對四名男子的威壓,林歆旋神色不變,嘴里冷冷說道。


“呵呵,你是沒有借過我們的錢,可是令堂當初可是借了大少一百萬,如今幾年過去了,大少沒有要求你償還一分錢的利息,只是還個本金,難道林小姐也要為難我們么?”李正東依舊淡淡說道。


“我說過,我沒有借過你們一分錢,誰借的,你們找誰還去!”林歆旋輕哼了一聲,哪怕她現在已經不是林家的大小姐了,可是那股高貴典雅的氣質依舊沒有半點變化。


一想到自己的父親,她心里就是一陣氣憤,若不是自己的父親好賭,林家怎可能敗落到這等地步?


他倒好,輸完了家產,還欠下了一屁股債,然后就這么撒手人寰了,留下自己和母親相依為命,自己的母親就是被那些債主活活逼死的,現在這些人竟然又找上門了,這讓林歆旋很是憤怒!


“林小姐,父債子還,天經地義,你可不要給臉不要臉?”一聽到林歆旋竟然讓自己去找一個死人,李正東的聲音也冷了下來。


“我是一個女人,不是誰的兒子,你找他的兒子去!”面對變色的李正東,林歆旋聲音依舊是那般的平靜。


“你……”李正東被氣得夠嗆,這女人也太不給自己面子了,她還以為她是當初的林家千金嗎?


不過一想到大少的囑咐,李正東又強壓下了心中的憤怒,反而在臉上擠出了一抹笑容。


“林小姐,其實我也知道你現在很困難,莫大少對此更是明白,我來之前他已經囑咐過我,一定不要逼林小姐,他還說,若是林小姐答應做他的女朋友,不僅這一百萬全免了,而且林先生當初所欠下的所有債務,他一個人全力承擔?怎樣?”


“做莫雨清的女朋友?”林歆旋一直不變的臉色微微變了變,更是抬起頭來看向了李正東。


“是的,大少更是說了,若是您愿意,馬上結婚也行!”看到林歆旋變色,李正東還以為她心動,當下繼續說道。


至于他的心里,卻是一陣冷笑,大少想要得到的女人,有哪個能夠逃脫手掌,至于娶你?那是做夢!


“馬上結婚?”林歆旋又問了一句!


“對,馬上結婚也行,若是你不信,我可以馬上打電話給他!”李正東微笑著說道,他明白,只要辦好了這件事,好處多得是!


“告訴他,別癡心妄想了,就算是死,我也不會嫁給他!”林歆旋的聲音忽然冷了下來。


李正東的臉色當場就是一變,就要發怒,客廳的房門忽然被人從外面推開,然后就鉆進了一個清秀的腦袋。


“請問,這里是有房屋出租嗎?”


苗旭推開門,很是純潔,很是小心,很是認真地問道……




>>>>>來自苗疆



李正東傻眼了,自己等人進來的時候不是把門鎖上了么?


林歆旋也是一臉的茫然,這小子怎么進來的?


他又是誰?


“沒有……”李正東很是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這個不知道哪兒來的混小子竟然打攪了自己等人的事情,要不是不想節外生枝,他真有一種讓人將那家伙從這里扔下去的沖動。


“沒有?不會啊,這上面不是寫了么?出租房屋一間,租金面議,還是今早才貼上去的,怎么會沒有呢?”苗旭一臉疑惑的說道,一邊說還一邊推開`房門,就這么走了進來!


他的五感極其敏銳,在外面的時候就聽到了里面的談話,原本正愁沒辦法住進來呢,現在上天賜給了他這樣的機會,如何會放過?


至于這扇門,這樣的門鎖怎可能攔住他?


眼見這個小子就這么走了進來,李正東臉色是出奇的難看。


“我說了沒有就是沒有,這里不歡迎你,馬上離開!”李正東已經動了怒意,冷冷說道,更是朝著自己的三個手下使了個眼色。


三名男子同時朝前踏出一步,就這么攔在了苗旭的身前。


“我是來租房的,又不是來做客的,歡不歡迎我有什么關系?再說了,你是這里的主人嗎?如果不是,最好給我閉嘴!”苗旭絲毫不給李正東面子,一臉的不屑。


“你……”李正東怒了,除了大少外,這花都還沒有誰敢這么對他說話,這不知道哪兒來的小子竟然這等狂妄,就要下令對付苗旭,林歆旋忽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我是這里的房東,公告也是我貼的,不過房子已經租出去了,你還是走吧!”林歆旋不是沒有想過李正東想要對付自己,正是因為她想過,所以深深明白李正東一行人目的的她不想將其他無辜的人牽扯進來。


“租出去了?不會吧,這么快?難道你是租給這幾個家伙?姑娘,不是我沒勸你啊,這幾個家伙一看就不是個東西,你租給他們那簡直就是引狼入室,我看還是不要租給他們,租給我算了,為了你的人生安全,我愿意付雙倍的房租!”苗旭一臉正氣的說道。


林歆旋覺得有些好笑,這哪兒來的家伙,竟然為了自己的安全付出雙倍的房租?還有這樣的事情?


不過現場的氣氛實在讓她笑不出來,只因為李正東已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渾身上下更是散發出一股冰冷的殺氣。


是的,那是只有殺過人才可能擁有的殺氣!


這一刻的他是徹底的怒了,這個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家伙,竟然罵自己不是東西?就算是大少,也不可能這樣罵他。


“給我丟出去!”李正東一指苗旭,冷冷說道,這個時候,沒有人能夠救這小子。


其實根本不需要李正東下令,他的幾名手下早已經怒火焚燒,這個王八蛋,竟然干辱罵自己等人,這不是找死么?


李正東的聲音剛剛落下,中間的一人瞬間竄了出去,對付這樣一個鄉巴佬,一個人就足夠了。


林歆旋也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感受到李正東身上的殺氣,她知道就算自己說點什么也沒用,唯一希望的就是李正東還有所顧忌,不會當場殺人,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林歆旋趁著所有人注意力都落在苗旭身上的時候,悄悄的撥通了警局的電話,警局離這里不遠,希望警察來得及。


這個時候,那名男子已經來到了苗旭的身前,直接一拳就朝苗旭的腦袋砸去,東哥的意思是將其丟出去,那么丟之前總要教訓一頓不是?


就在男子的拳頭即將砸在苗旭臉上的時候,苗旭的身體卻是微微一偏,就這么避開了男子的一拳,然后很隨意的伸出了右腳,那名男子充勢過猛,也沒有想到這個鄉巴佬敢躲避,一個不慎,直接拌在苗旭的小腿上,身體失去平衡,“噗通”一聲,摔了個惡狗撲食!


“這……不關我的事,是他自己摔倒的!”苗旭嚇了一跳,身子朝后一彈,兩手往前一攤,很是無辜地說道。


李正東怒了,這家伙,竟然敢戲弄自己等人,而其他的兩人怒火甚至比李正東還要大。


“小子找死!”原本只是想要教訓教訓苗旭一頓,可是這家伙竟然還敢還手,當下一名叫啊寺的男子掏出一把匕首就朝苗旭沖了過去。


他跟著東哥也混了好些年了,什么樣的風浪沒有見過,手底下也有好幾條人命,如何會將一個下巴老放在眼里。


也許這家伙有兩下子,可是那又如何?在這年頭,打架斗毆比的不是身手,而是誰更狠。


他還真不相信這小子能夠有自己狠?


有前車之鑒,啊寺自然不會大意,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了苗旭的身上,幾步之間已經來到了身前,順手一刀就朝苗旭的肩膀扎去!


林歆旋臉色一變,顯然沒有想到李正東的人竟然這么囂張,光天化日之下也敢持刀行兇,可是她不過是一個弱女子,如何救得了苗旭?


只有等警察到來,可是警察什么時候才能來?


“看我的化骨蝕心粉!”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苗旭大叫一聲,身體驟然朝后一退,然后一把白色粉末灑了出來。


啊寺嚇了一跳,前沖的身子本能的停住,可是苗旭的動作也快,而且那白色粉末整個的飛灑開來,如何躲避的是,頓時就是灑得他一身都是。


啊寺自然是本能的閉上了眼睛,哪怕明知道不可能是什么化骨蝕心粉,可如果是石灰什么的他的眼睛也受不了啊,可是當那些白色粉末灑在身上的時候,他卻沒有任何的感覺。


“額,不好意思,弄錯了,這是普通的面粉!”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苗旭那讓人發狂的聲音響起。


至少啊寺是發狂了,可是他剛剛睜開眼睛,一只碩大的拳頭就這么砸了過來。


“砰!”的一聲,一拳砸在了啊寺的眼睛上,然后啊寺整個人朝后飛去……




>>>>>偶爾暴力



眼見苗旭竟然如此輕松的放翻兩人,另一名男子徹底的怒了,可是他還沒有動手,李正東冰冷的聲音已經響起:“阿三,讓我來!”


李正東實在沒有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一個高手,當然,這個高手有點不靠譜,一個需要用面粉這種小手段的高手再高也不會高到哪兒去,可是不管怎樣,他終究是打倒了自己的兩個手下,這足以引起李正東的興趣,雖然只有半點。


“你很強嘛!”李正東淡淡說道,看不出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僥幸,僥幸!”苗旭燦燦的笑了笑,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模樣,似乎贏了李正東的兩名屬下真的是僥幸一樣。


“僥幸?呵呵,好好好,那我就給你一次僥幸存活的機會,只要你能夠接我三拳,今日就饒你一條狗命?”李正東一邊說著,一邊開始活動自己的筋骨,而冰冷的殺氣更是自他的體內散發出來。


感受到李正東身上的殺氣,林歆旋臉色變得蒼白一片,她知道,這一刻的李正東是真的動了殺意。


作為曾經的名門望族,她可是清楚的知道李正東的身份。


外號瘋癲殘狼,花都黑道西城教父莫天齊手下十大戰將之一。


這些年來跟隨莫天齊出生入死,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生死戰斗,死在他手中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這樣一個兇狠殘忍的家伙一旦出手,那會是什么樣的情況?


林歆旋現在唯一期待的就是警察能夠馬上帶來,否則一旦他們開打,眼前的這個家伙絕對不可能是李正東的對手!


他很可能會被李正東撕成兩半的!


“你說的可是真的?”就在這個時候,苗旭卻是興奮的道了出來,如果只是三拳的話,應該能夠承受住吧?


“當然,我李正東雖然算不得一個好人,但還從來沒說過假話!”李正東自負的笑了笑。


不要說眼前這個瘦不拉幾的家伙,就算是整個花都,能夠承受自己三拳的,又有幾個?


要知道,他最強的地方就是爆發力!


“那好,你來吧!”苗旭好似找到了一縷希望一樣,滿臉興奮的說道,一腳在前,一腳在后,竟然開始踩著小碎步,完全做好了搏擊的準備。


看到苗旭那一跳一跳的模樣,李正東嘴角浮現出譏諷的笑容,這又不是拳擊賽,這家伙跳來跳去的做什么?


“白癡!”嘴里咒罵了一聲,李正東的身體瞬間竄了出去。


而一旁的林歆旋手心也是緊緊的捏在一起,警察怎么還不來?


幾乎沒有時間差距,李正東的已經來到了苗旭的身前,然后一拳就朝苗旭的腦袋砸去。


他號稱瘋癲殘狼,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殘忍,他要一拳將苗旭的腦袋砸得粉碎。


拳速極快,拳風更是虎虎生威,好似一顆流星席卷而來。


面對這樣的一拳,苗旭沒有躲避,他竟然一拳砸了過去。


眼見苗旭竟然沒有閃避,反而一拳迎向了自己的拳頭,李正東眼中的譏諷之色更濃了,這個白癡,竟然和自己比拳頭?


不僅是李正東,就連他的三名手下也是一臉嘲諷的看著苗旭,他們似乎看到了苗旭被一拳轟斷手骨的場面。


就在這個時候,兩人的拳頭即將碰觸在一起,也是在這個時候,苗旭忽然手腕一翻,本來朝前轟去的拳頭忽然一轉,手心竟然多出了一把匕首,在李正東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的情況下,匕首的刀尖直接插進了李正東的拳骨中。


“卑……”李正東大怒,他哪里想到這個家伙竟然如此狡詐,明明是要和自己拼拳頭,現在竟然掏出了一把匕首?憤怒的他就要破口大罵,可是只罵出了一個字,苗旭的身影已經瞬間來到了他的跟前。


李正東還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苗旭已經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然后狠狠地朝著下面拉去。


李正東想要反抗,可是他卻感覺身子被一股巨力束縛一樣,根本無法反抗,而這個時候,苗旭已經全力的抬起了膝蓋!


“砰……”的一聲巨響,李正東的鼻子重重的撞在了苗旭的膝蓋上,那看似堅固的鼻梁骨瞬間撞得粉碎,一抹鮮艷的紅色飛灑出來。


“你不是說要饒我一條狗命么?來呀!”


苗旭心里大呼了一聲,單手抓住了李正東的腦袋,對著旁邊的墻壁就這么閃電般的撞了上去。


“砰……”的一聲巨響,李正東的腦袋狠狠的撞在了墻壁之上,當場額頭就破開了一個血洞,大量的鮮血飛灑而出,徹底的嚇住了在場的眾人。


“你不是罵我白癡嗎?繼續罵啊……”苗旭卻根本沒有停手的意思,竟然趁此機會抓住了李正東的右手,就這么用力一扭,頓時就聽到了“咔嚓”一聲,李正東的手臂竟然被他擰成了麻花狀,白森森的骨頭就這么從血肉里面冒了出來!


隨之伴隨的還有李正東那凄慘的叫聲。


這一刻,跟隨著李正東一起來的三人已經驚懼的渾身都在發抖,號稱瘋癲殘狼的李正東在這個家伙的手中竟然毫無還手之力,這怎么可能?


林歆旋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這還是剛才那個天真燦爛,外表老實的下巴老么?


至于李正東,此時已經快哭了出來,這他媽的簡直就是扮豬吃虎啊,而且是卑鄙無恥的吃法,明明有著遠超自己的實力,竟然還他媽的用刀子偷襲,這也太無恥了嘛?


就在李正東欲哭無淚的時候,客廳的門再一次被推開,一名名身穿黑衣的警察魚貫而入,幾乎在同一時間,苗旭順手掏出個血囊塞進自己的嘴里,然后反手一刀插進自己的小腹,不等李正東等人明白過來怎么一回事,苗旭已經將那把匕首塞進了李正東完好無損的左手手里,然后一聲凄慘到讓人心碎的聲音響起:“救命啊,大白天的殺人吶!”


然后仰天就倒,一口大紅的鮮血更是自口中噴出,噴得老高老高,而他后倒的身子則是自然的一腳踹在李正東的下巴上,直接將其踹得朝后倒飛出去,正好砸得后面的三人人仰馬翻,這個時候,那些警察剛剛沖進來,他們所看到就是苗旭被李正東一刀捅得鮮血狂噴,而苗旭拼死掙扎的一幕。


至于林歆旋,已經徹底的傻眼了,這是演的哪一出?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后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

买足彩半全场技巧 快乐赛车是真的吗 信康配资 什么是股票平台 28号上证指数 体彩11选5任五遗漏值 时时彩统计软件手机版 山东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 期货配资怎么操作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时时彩官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