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出軌男的六種體相特征,看看你身邊的TA是不是?

正史一點通2019-10-03 15:18:36


第1章你老公年級有點大

“金老板,你女兒又黑又瘦,高二就懷孕打胎,鬧得全校皆知還被學生家長聯名要求學校開除了,這質量……嘖,五萬塊不能再多!”

“誤傳,都是誤傳!凌大師您看看,我這兒有處女鑒定書!剛剛滿十八歲,絕對值能二十萬!”

“六萬!”

“至少八萬!”

“好吧,八萬就八萬吧,微信轉賬。”

于是,江夢嫻就這么被她的親爹金凱以八萬塊的價格賣給了凌云,因為凌云算了金凱企業瀕臨破產是因為江夢嫻的命格太硬,克了金家氣運,雖然她出生就沒見過親爹,正巧凌云知道一個老光棍大概能鎮住她的霉運,索性做個中間人撮合一下。

凌云看起來很年輕,斯斯文文的,可是在帝都上流社會,他有著非同一般的威望,被捧為‘帝都第一玄學大師’,他就算說屎是香的,也無人質疑。

江夢嫻拎著一個臟兮兮的舊皮箱,穿著舊舊的連衣裙,孤獨地站在一邊垂著頭,黑黑瘦瘦的小臉布滿迷茫,空洞的雙眸似乎被抽走了所有生氣,只能探尋到一團死氣沉沉,手里攥著的一紙能證明她清白的‘處女鑒定書’,整個人空洞、麻木。

她靠著自己的努力好不容易考上了城南一中,免費食宿衣食無憂、還能拿最高的獎學金,如果能順順利利地考上全國最好的帝都大學,她就能徹底改變自己的命運,可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懷孕墮胎傳言,讓她一夜之間失去了所有,學業、未來和愛情……

金凱走得急匆匆,都沒看江夢嫻一眼,只希望她這瘟神走得越遠越好,不要禍害他的家產。

他走后,江夢嫻低著頭,拎著自己的行李背著一個舊書包跟著凌云出了咖啡廳的玻璃門。

在橋洞里窮得吃土的時候,她爹從天而降來接她,先是送到醫院做了鑒定,再轉送賓館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就送到凌云這兒來了,大半天水米不粘牙,她肚子餓得咕咕叫。

正是九月末的午后,太陽猛烈,江夢嫻垂著頭站在陽光里,整個人曬得焦黃焦黃的,凌云西裝革履,跟她處于兩個畫風,他撐開一把嬌氣的小黑傘給自己遮陽,一邊打電話。

“喂?老家伙,路上呢?你老婆我接到了,給你十分鐘,趕不過來的話,你老婆我就送別家了。”

一直沒說話的江夢嫻豎起了耳朵。

這是在跟她未來的老公說話?

據說她老公命硬,家人都克死完了,誰沾上誰倒霉,正好和出生克死媽、十歲克死親姥姥、十八歲克得從未見過面的親爹差點破產的她互補。

他倆結合正好互相傷害、造福社會。

江夢嫻無力地想象了一下未來老公的模樣,地中海、蒜頭鼻、肥頭大耳,要是再有個標配啤酒肚就完美了,聽口氣,好像年紀還有點大,40?太年輕,至少50起底。

簡短說了兩句之后,凌云掛了電話,終于想起江夢嫻是個活人,開口跟對她說了第一句話:

“你老公雖然年紀大了點,但是長得不錯,還是個處男。”

又叮囑她:“待會記得乖一點,主動叫老公。”

江夢嫻一雙大卻空洞的眼無辜地看著他,她有種不祥的預感,她老公可能不只地中海啤酒肚這么簡單,有可能還半身不遂、性無能……

只要有口飯吃最好是能讓她繼續上學,啤酒肚就啤酒肚,性無能最好,可就怕生理不行心理變態!

熱得冒汗的她,忽然渾身一涼,打了個哆嗦。

一個哆嗦才剛打完,一輛車身光滑如鏡面的邁巴赫跑車以一百碼的速度開來,并且急剎在了他們面前的停車位上。

凌云打著傘向前走了一步,江夢嫻猜那是她未來老公的車,也打起精神去看。

這日頭像從天而降的金光,將整個世界裝點得亮光閃爍,邁巴赫豪車的車窗全黑,她使勁兒墊腳也看不見里面的人,駕駛室車門最先打開,一條碩長的大腿伸了出來,一雙黑色冷峻皮鞋穩穩地落在地上,下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

江夢嫻順著那大長腿往上看,見那男人約莫三十出頭的年紀,微微古銅色的皮膚,五官端正,就是左眉似乎有一點疤痕,卻為整張臉平添了幾分男子氣息。

這是她那個年紀有點……大的老公?

在江夢嫻看來,這簡直驚為天人,好帥好酷!

老公如此完美,更讓她心里平添了幾分驚恐——他不是啤酒肚也不是地中海,那一定是有特殊的原因才沒結婚,比如心理變態,而且很變態!顏值越高,心里越變態!

江夢嫻嚇得腿肚子軟了,覺得自己應該乖一點、主動一點,免得以后去了老公家里受苦,于是,她鼓起勇氣,上前兩步,主動開口:“老——”

‘公’字還沒出口,她‘老公’冷峻地一轉身,恭敬地打開了邁巴赫的后座車門,從后座里,又出來一條比她老公那條大長腿更修長的西裝褲大長腿。

一個穿著雪白襯衫男人下了車,薄薄一層夏衣蓋不住他比例完美的健美身軀,清風朗月般地站著,宛若一個行走的衣服架子,碎發看似凌亂卻非常有型,發尖垂下兩絲在寬廣俊氣的額頭上,烏黑發絲在日光下有微光反射,那俊美的五官透著別樣的俊氣,連墨鏡都沒法掩蓋。

他背對著萬里金光行來,仿佛帶著光圈的神人,讓江夢嫻驚艷得連她老公都忘記喊,就這么看著那個人,見他緩緩摘下墨鏡,一雙深邃的眼落入江夢嫻的瞳孔之中。

那人一雙眼從上打量到了下地打量著江夢嫻,打量了好幾遍,第一遍似乎有絲嫌棄,劍眉微微地蹙了一下,看第二遍,似乎是說服了自己,硬生生地把那點嫌棄壓下去了,看第三遍的時候,眉頭終于放松了,眼里現出幾絲喜歡。

他大步走向江夢嫻,裹著一陣冷厲的風吹來,眼看著江夢嫻,手卻忽然伸出,搶了凌云的黑色遮陽傘,撐在江夢嫻的頭上,替她遮住了烈日,送來了幾分陰涼。

他一記冷冷的眼風扔向了凌云,終于開口:

“你曬著我老婆了!”

第2章20分鐘,夠嗎?

那聲音冷峻、神秘,又優雅醇厚,說不出的好聽,聽得江夢嫻都醉了。

而那個她初認為是老公的西裝男人,正以十分恭敬的姿態站在一邊。

所以,眼前這個跟電視里秀場上的模特比都不遑多讓的男人才是她的老公?

不是地中海、啤酒肚、蒜頭鼻?也沒有肥頭大耳?

江夢嫻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個男人,慌亂地朝凌云看了看。

凌云被搶了傘,換做他被曬得焦黃焦黃的,他淡定摸汗,點頭:“嗯,這就是你老公,快叫聲‘老公’。”

江夢嫻還是驚恐地看著那個男人。

她以為自己的老公能四肢健全年齡差不多就已經是最好的了,可沒想到,他居然如此完美,完美得讓她以為自己在做夢。

她舌頭都打結了,捋半天也沒捋出那兩個字來。

她的王子老公也不逼她,一手替她撐著傘,一邊和那個凌云說話。

他們說的什么話江夢嫻完全沒聽進去,腦子里就一個想法:

不對勁兒!太不對勁兒了!這么完美的男人,居然沒老婆,還是處男?

一定是因為有什么隱疾,比如性無能加變態,而且還是超級變態!

江夢嫻嚇得又打了個哆嗦。

耳邊傳來凌云的聲音:“這是你們的緣分,她正好撞我手里,你正好缺個女人,背景比較簡單,是個小老板的私生女。”

王子老公依舊在打量江夢嫻,點頭:“嗯。”娶這么一個毫無威脅的女人,至少不會像以前那個一樣,差點死得不明不白,雖然黑瘦黑瘦的,但是五官很突出,好好地打扮打扮保養保養肯定好看。

凌云十分自得:“和你八字比較和,而且這面相萬里挑一,好好養幾天絕對是個大美人,一千萬買下來絕對是賺了!”

江夢嫻目瞪口呆:“……”

兩人敘舊半天,江夢嫻緊張無比地坐上邁巴赫跟著她老公走了。

此時,她腦子依舊一片空白,還沒從自己身價一千萬和老公是個王子的震驚中回神。

她還偷偷地朝車里看了看,確定車里沒有她想象中的地中海蒜頭鼻。

王子老公坐她身邊,對車窗外凌云說:“晚上收攤兒了一起吃飯。”

車子啟動,速度不快,后座和駕駛室之間的擋板自動升起,車窗全黑,隔出了一個只有他們兩人的私密空間來,剛才還道貌盎然的王子老公一上車就對江夢嫻動手動腳。

一雙修長白皙的大手毫無預兆就伸向了她的衣領,江夢嫻來之前被金凱送到賓館洗過澡了,她還穿了自己最好的一件衣服過來,粉紅色的過膝短裙配上她曬得焦黑的皮膚顯得人更黑了,尺寸搭配不上,腰身還松松垮垮,這是她花了三十塊的巨款從她同學那兒淘來的舊衣服,還是名牌來著!

他十分嫌棄地撕了她的一身粉紅色連衣裙,露出她那件穿得起球發白的文胸,就更嫌棄了。

“穿的什么玩意!”

江夢嫻縮在她身下,香肩瑟瑟發抖,她渾身其實雪白如玉,只是臉蛋因為流浪而曬得又黑,她又驚又怕,生怕這個男人是個變態,腦子里警鈴大作,忽然就撐開了王子老公壓下來的軀體。

“咱們什么時候領證?戶口本和身份證我都帶了……”

她心里虛,領個證至少能讓心里有個底。

他的王子老公沒回答他,直接對開車的那個黑西裝男人說:“黑八,去民政局。”

車子改道,直奔民政局。

車子顛簸,王子老公依舊是對江夢嫻動手動腳的,還到處亂摸。

他撫摸著那張曬得黝黑黝黑的小臉,黑眼圈很濃重,頭發像狗啃似的凌亂,還面黃肌瘦的,可是五官長得很標志,雙眼皮大眼睛,櫻桃小嘴俏鼻梁,睫毛很長很烏黑,瓜子臉美人尖,冰肌玉骨天生麗質。

可現在的她就像只干癟的小雞!

他不信什么八字不八字,但是這么個毫無來頭的小尤物養在身邊不會讓人起疑心,也挺好玩的。

車很快就停在了民政局,江夢嫻整理好了衣服跟在她老公身后,確認了是民政局才敢進。

她小心翼翼地抱著她的身份證和戶口本,她媽二十年前進城打工兩年,就花枝招展地回村了,據說是在外當了煤老板的小三,并且生了個父不詳的她,自己死在了手術臺上。

她被舅舅家收養,養到十五歲就被趕出來了,戶口是上在外公家里的,戶口本上外公外婆都不在了,就剩下孤零零的她一個。

她老公面子似乎很大,進民政局之前,黑八已經清場完畢,民政局大廳只剩下工作人員,熱情如火地接待了他們。

填表、照相、領證,她一氣呵成地領到了結婚證,拿到那個紅本本的時候,江夢嫻偷看了一眼她老公的名字:連羲皖。

連羲皖,31歲,也不是很老,就大她13歲而已,她還能接受。

沒有婚禮,沒有祝福,沒有親友,她就這么結婚了,揣著還滾燙的紅本本,她連續好了好幾遍,的確是自己的名字自己的照片,她的老公玉樹臨風地站在她身邊,帥得不像話。

她覺得自己可能是結了一個假婚,忙不迭地掐了一把大腿,有點疼。

連羲皖說:“我的工作不方便我結婚,先隱著。”

江夢嫻點點頭,要是有口飯吃最好能繼續上學,她別無所求。

兩人重新坐上了車,車上已經多了一盒熱乎的安全套。

車門一關,連羲皖又開始對江夢嫻動手動腳,她沒想到自己第一次居然就是在車上,而且駕駛室還有另外的人,緊張得渾身緊繃。

連羲皖果然是個變態!

連羲皖上身衣冠楚楚,下身不可描述,他以前有過兩任女友,一個失憶,一個車禍差點死了,他莫名被扣上了克妻的帽子,更兼他表面的身份是個公眾人物,任何事情都可以被放大,他的一條狗得皮膚病禿毛之后,都硬生生地被媒體說成是他克的……

他對于女色無感,可已經領證的女人不睡白不睡,他總不能讓這么個小尤物守活寡。

他帶上作案工具,握住了她纖細的腳腕,一本正經:“小雞兒,做好心理準備,我沒什么經驗。”

江夢嫻不知道那一聲小雞兒從何而起,但她很緊張,腦子一片空白。

正進行到最關鍵的時刻,凌云‘滋溜’一個電話就打了進來:“喂?老家伙,我鋪子收攤了,在哪兒吃飯?秦扇那家伙來不來?”

被徒然打斷的連羲皖大罵:“老子正辦正事,吃你大爺!”

凌云哈哈大笑:“老地方,我等你!”

掛了電話,連羲皖撤了作案工具提了褲子又衣冠楚楚地坐回去了,江夢嫻肚子餓得咕咕叫,渾身軟綿綿的,也不知道餓多久了,他都下不去手,先帶她頓飽飯再說,反正該睡的她也逃不了。

車子進了美食街,進了某高檔美食連鎖餐廳。

餐廳包房里,江夢嫻狼吞虎咽地吃著菜,凌云和連羲皖勾肩搭背地說話。

凌云拍拍連羲皖的肩膀,“老光棍,我總算把你嫁出去了!我想一個詞來形容形容你,嗯,‘老來得妻’,怎么樣,哈哈哈哈——”

連羲皖不理會凌云的調侃,叼著煙,摸摸江夢嫻那狗啃一樣的頭發,滿臉寵愛。

忽然一個電話打了進來的,對面是個凝重的男音:

“老家伙,歐美這邊出事了……”

掛了電話,連羲皖一臉陰霾,凌云也收斂了嬉皮笑臉的外表:“怎么了?”

連羲皖語氣沉重:“歐美那邊出了點事情,我必須馬上趕過去,黑八,聯系專機。”

黑八忙轉身出去打了電話準備了專機,回來立馬問:“夫人呢?”

江夢嫻也緊張起來了,她現在該上高三了,如果被弄到歐美的話,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一定趕不上帝都大學招生了!

連羲皖也很惋惜,他還沒有嘗到這小尤物的味道,走了可惜,可如果帶到歐美去,他就更沒時間了,而且那邊也很危險。

“現在去機場,需要多久?”他覺得,抓緊最后一點時間應該來得及。

黑八查了路況之后,一本正經回答:“機場高速路況很好,這里過去最多20分鐘。”

回答完畢,他不忘加一句:

“20分鐘,您夠用嗎……”

第3章新生入學典禮

夠用嗎?

用嗎?

嗎?

江夢嫻聽著那句話在耳邊環繞,秒懂臉紅……

連羲皖很認真地考慮了一下:“20分鐘,還真是不夠。”

最后他還是決定先去處理事情,老婆已經娶了,總不能逃了,來日方長,但是歐洲的事情卻不能耽誤了,他叮囑了凌云和黑八一些事情之后,摸摸江夢嫻那狗啃一樣的頭發,就急匆匆地走了,留下還端著飯碗一臉懵逼的江夢嫻。

送走連羲皖之后,黑八開車把江夢嫻送到了帝都最頂級富人別墅區——尚品帝宮。

尚品帝宮地處帝都市中心,寸土寸金,尚品帝宮更是附近最好的樓盤,只有10棟房產,每棟都自帶寬大的花園和車庫,甚至還有水池假山,市價數億,業主來頭非凡。

江夢嫻站在那高大華麗宛若歐洲古堡的別墅前,再一次目瞪口呆。

黑八:“小區的房子都是boss自己的公司蓋的,他自己留了兩套,這是8號,你住不慣8號,可以住1號的四合院,對門就是古代的皇宮,沒事可以進去轉轉。”

“boss的信用卡副卡,無限透支,這還有一張銀行卡,有大概七八百萬,boss回來之前用完。”

除了目瞪口呆,江夢嫻找不出其他的表情,她覺得自己的人生從此大不相同……

一年之后。

金秋九月,帝都大學大一新生報到時間。

帝都大學是全華國最頂尖的大學,培養了無數精英,遍及華國各行各業甚至全世界,能考進帝都大學的都是成績逆天的佼佼者,幾乎都是華國各省市的高考狀元。

考入帝都大學是江夢嫻人生的目標,只要能考入帝都大學,她的人生將會因此改變,這也是她改變命運唯一的機會。

可是沒想到,就在高考最重要的一年,她被學校開除了,沒有學校愿意要她,盡管她成績逆天,只要給她一份食堂飯一個八人宿舍的床位,她就能保證考上帝都大學……

開學第一天,帝都大學門口人潮擁擠,豪車來往都快在校門口造成擁堵了,擺渡車從校門口出發,慢悠悠地走在通往各大院系的道路上。

忽然,一輛雅馬哈機車從擺渡車旁呼嘯而過,車上的女生伏低了身體、穩穩地掌握著龍頭,像只敏捷的小獵豹,黑亮的卷發垂在纖腰上,露臍裝將纖腰露出來,馬甲線誘人十分,一身緊實的皮褲將整個人修襯得修長高挑,上下無一不是透著野性。

車上的人紛紛看向了那個騎著摩托車來的女生,帝都大學是華國最高端的學府,無處不透著嚴肅、端莊,忽然闖出個野性的小豹貓,不由得讓人眼前一亮,紛紛在打聽那是哪個院系的學生。

摩托車停在了學校了大禮堂外的停車棚里,車上的女生下來,露出了一張冰肌雪顏的臉。

江夢嫻鎖好車,摘下了墨鏡,轉著手里的鑰匙圈,走向了學校的大禮堂,今天所有的大一新生都要在大禮堂里開新生大會。

這一年里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她似乎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冷艷自信,再也不是曾經那個只知道死讀書的書呆子,也如愿地考上了帝都大學。

也到了故人想見的時候了,不知道那些曾經陷害她的人,現在怎么樣了,她還真是有點關心呢……

帝都大學的新生大會,沒人敢不來,大禮堂慢慢地被坐滿了。

今年招新數千,學生來自全國各地,有衣著平平的平民家庭的學生,也有衣著光鮮價的貴族子弟,帝都大學除了學霸外,還有一批帝都貴族子弟,他們的成績興許稍微差了一點,但家里出一筆六七位數的建校費,照樣可以考進來。

江夢嫻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了,一身張揚的露臍裝和略施粉黛就無比出眾的小臉,讓她分外受關注。

才坐下沒一會兒,便聽見了一陣騷動。

“澤千學長來了!”

“是那位出生名門張家,高考考了736分的張澤千嗎?他不是大二的嗎,怎么也會來新生大會?”

“天啊,澤千學長太帥了!”

在眾人的艷羨之中,一個穿著黑色禮服,宛若王子般俊逸的男生緩緩步入學生禮堂之中,這個男生的來頭不凡,是帝都城南地產大亨張家的長子張澤千。

高考滿分750,張澤千當初考了715,出生名門又能力出眾,加上風度翩翩的俊朗外表,立馬就成了學生中的風云人物。

那也是她江夢嫻的前男友。

不過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江夢嫻掀起眼皮看了一眼那個萬眾矚目的人,陰狠地笑了笑。

張澤千風度翩翩而來,安然地享受著眾人驚艷的目光,沉穩端莊,近乎完美,忽然,他似乎在人群之中感受到一絲熟悉的目光,可他探尋的時候,那目光已然消失。

他好像看見了江夢嫻。

江夢嫻,他的前女友,他們本來約好了一起考上帝都大學,大學畢業了就訂婚,可是,卻沒想到,他遵循了諾言,她卻和別的男人在一起,還懷孕了……

張澤千沉眸,把江夢嫻從自己的腦海之中剔除,那種不惜一切哪怕出賣身體也要往上爬的心機女人配不上自己!

“澤千哥哥,你來了!”銀鈴般的聲音驚喜地傳來,一個穿著過膝短裙的女孩朝張澤千快步跑了過去,像一只歡樂的小精靈投入了心愛王子的懷中,驚起了一陣女生嫉妒的抽氣聲。

看見那個精靈般的女子,張澤千眉目之中只剩下溫柔,眼前的女生像精靈一樣純潔,她從小錦衣玉食不知世道險惡,單純善良,哪里是江夢嫻那種一直想往上爬的底層女孩能比的,只有這樣的女生才配得上自己!

女孩兒是劉氏科技的千金劉茜淺,和張澤千在一起可以算是門當戶對,天作之合了,很快也將訂婚。

另一個穿著貴氣的女孩高興地挽住了張澤千的另外一邊手臂,撒嬌道:“哥,你不能有了女朋友就忘了我這個妹妹啊!”

張澤千寵溺地看著自己的妹妹張瑤瑤,寵溺無比:“兩位小公主有請,我能不來嗎?”

三人皆是男俊女靚,特別吸引人,在同學們一陣艷羨目光之中找位置坐下了。

男生們羨慕張澤千,有背景有能力,雖然才讀大二,可是已經成了家族企業的中流砥柱,女生們則是羨慕張澤千身邊的兩個女生,要是自己也有這么完美的男友和哥哥該有多好啊!

新生會很快開始,領導開始講話,臺下的人聽得快打瞌睡了,可又不敢走,校領導可都在第一排坐著。

劉茜淺和張瑤瑤開始低聲地聊天,從珠寶聊到了時裝,忽然劉茜淺裝模作樣地嘆息一聲:“澤千哥哥,你說,夢嫻會不會也考進帝都大學呢?我們還能見到她嗎?她成績這么好,考上帝都大學易如反掌呢!”

張澤千面露厭惡,還沒說話,張瑤瑤就嗤一聲:“她懷孕的丑事鬧得這么大,被學校開除之后哪個學校敢收她?那個窮鬼有錢交學費嗎!”

張家一直不同意張澤千和江夢嫻這個丑小鴨在一起,像她那種想嫁入豪門的野雞多了去了,張瑤瑤就特別討厭她,話語中都透著濃濃的厭惡。

劉茜淺忙說:“瑤瑤,可別這么說,當初夢嫻肯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或許事情根本不是咱們想的這樣。”

張澤千搖頭,寵溺地刮了刮劉茜淺挺翹的鼻子:“你啊,還是這么善良!”

“澤千哥哥……”劉茜淺小臉通紅,像個害羞的小鹿,純潔無暇,那一抹無瑕純潔正是讓張澤千最動心的。

就在這時,擴音器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下面有請新生代表,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的江夢嫻同學上臺致辭。”

一個身材高挑又自信滿滿的女生走上了主席臺,站在了數千個新生的面前,一襲招搖的露臍裝讓她在一眾學霸名媛淑女之中異常顯眼,所有聚光燈同時落在她身上,似乎渾身每一個毛孔都在耀耀生輝。


.
买足彩半全场技巧 基金配资比例 云南11选五胆拖表 官方彩票手机投注网站 阿福图库3d图谜总汇图百度 福州股票配资·杨方配资专业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预测 最新个人投资理财产品 陕西11选五开奖时间 博彩网kk 广东36选7历史开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