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傳奇女子 林甸劉蓮(六)

林甸往事2019-11-22 09:17:09

編者話:自“林甸往事”公眾微信號平臺開辦以來,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吸引了各地林甸人的目光,不斷挖掘發表的林甸百年往事,也勾起了很多人對自己、自己家族往事的搜尋、思索、挖掘、記憶和整理。

從石志國教授所提供的素材中,我突然意識到,在林甸這片土地上所蘊藏演繹的往事已然具備了恢宏史詩般作品的基因。如果說,沒有達到創作預期,那是我們沒有編輯好、加工好、利用好素材,這也更加激勵我們去努力再搜尋整理與理解歷史素材進行深層次創作。一個細若游絲的局部在歷史大潮中,如何歷盡磨難、屈辱、如何不甘、如何忍耐、如何浴火涅槃,即日起,平臺開始連載《傳奇女子 林甸劉蓮》。

為親者諱為生者諱的緣故,本文主人公真名隱去,但時代背景以及一些歷史人物仍會以真實面目呈現,我們力爭還原歷史本來面目,但居于時代宿命難違,留有些許遺憾。我們只能站在一個第三者角度描述時代過往,或像宇航員俯視地球一樣,以一種超然姿態俯瞰歷史曾經的足跡。

讓我們在遺憾中走入百歲老人劉蓮的世界吧!


再次聲明:所有的觀點與描述都是一家之言,或許你覺得有偏頗,但一件事發生了,經歷過的一千人會有一千種不同角度的描述,但平臺更看重所提供的歷史線索與歷史價值。希望聽到不同的聲音,這或許對全面了解林甸那段歷史背景會有好處。


這位老婦人,十六歲開始當家,漫漫百年人生旅程,她與命運抗爭,像故鄉荒草甸上的一株不屈的小草,堅韌頑強,百折不撓,以偉大女性的品格贏得了四位男子傾慕與敬重,演繹了一次次悲歡離合的經歷。老婦人育有四兒一女,兩個夢生,和天下所有母親一樣,為養育兒女嘔心瀝血。其苦難源于戰爭,其幸福源于改革開放,其晚年快樂源于與時俱進,其家業興旺源于順勢而為。這樣一位頗具傳奇色彩的老婦人,名叫劉蓮。她究竟有著怎樣的坎坷人生經歷與豐厚的精神財富,值得后人書寫,就讓我們跟隨筆者敘述,找尋答案——



?6】 在劫難逃


二弟三下五除二地吃完,呼啦呼啦嘴巴,急忙從背包里掏出一包錢,要劉蓮留下:“這是我早給姐留下的活命錢。”劉蓮不要,氣得他滿臉通紅,姐、姐地一個勁兒叫,劉蓮只好收下。當晚,二弟沒在姐姐家住下,他看姐夫田鳳亮一直不回來,就急著要走,他說旅店里還有同來的兩個拜把兄弟,必須去找他倆,第二天一早,好結伴回林甸。

劉蓮忍著淚送走二弟,又急忙陪三個孩子吃完飯,讓他們都先睡了。自己一個人就在燈下邊納鞋底邊等田鳳亮。可是,大半夜過去了,卻還不見身影。劉蓮心里慌了,覺得好像有什么事發生了。她急忙穿鞋下地,來到院子里,趴著門縫往外看,可看不到什么,她一著急,推門走出院外。這時,劉蓮看胡同口有一個黑影,邊走邊退著四處張望,朝院里退來,她認出是丈夫田鳳亮,這肯定是出事了。

只見田鳳亮快步退進院里,先進屋吹滅油燈,隨后,又返回院里,把大門鎖好。接著,把劉蓮拉到大門一角,從門縫里,觀察外面動靜。過一會兒,見沒什么聲響,這才拉著劉蓮進里屋。原來,他送貨返回途中,發現有人跟蹤,他立刻扔掉推車往回走,直奔城中心人多處擺脫跟蹤。可天黑了,他仍沒擺脫,他意識到遇到對手了,看來只能采取措施了。于是,他急忙找一個有利地勢躲起來,果然,那倆人也緊隨其后,東張西望地跟上來了。

田鳳亮跳過去,三五回合,將兩人擊暈倒地。就當他要下死手時,突然又猶豫了,最后,還是把倆人拖進個墻角放下了,然后,他又繞個大圈悄悄趕回家。田鳳亮說:“好像林甸來的人。”劉蓮奇異地問:“這么遠的路,他們是怎么找上來的?” “二哥都能找上來,他們就找不上來了?馬上離開。”去哪?劉蓮急切地問道。“反回林甸方向。”田鳳亮解釋道,“我們只有逆向逃離,朝林甸或江省走,可能更安全,不然,他們很快還會追上來。”

劉蓮覺得有道理,第二天一早,他們乘上了沈陽通往齊齊哈爾的火車,安排好孩子們在車廂里坐下,田鳳亮則站守在車門口以防不測。他們返到齊市后,在趙家園子租個房子住下來,以便決定下一步走向。

當時,全國都在土地改革、鎮壓反革命和抗美援朝三大運動,到處都是震天動地的口號標語。劉蓮心里十分恐懼,雖然她已找到一家裁縫店干活,但整天擔心田鳳亮的安全。可田鳳亮卻不急不慌,整天默默無語,早出晚歸,一晃兩個月過去了,沒見他拿出什么主意,卻對劉蓮說:“嫩江省農業廳有個技術推廣站,請我去當站長,在新政府里做事或許還能平安些。”但劉蓮堅決不同意。可一晃半年過去了,田鳳亮仍還早去晚歸,劉蓮懷疑田鳳亮可能去農業廳上班了。

劉蓮和熟人一打聽,果真是去農業廳當站長了。劉蓮又氣又恨,氣的是為啥去政府上班,恨的是為何不快刀斬亂麻。可轉念一想,丈夫割舍不開骨肉親情,疼愛自己的女人,有什么錯?想到這,劉蓮心如刀絞:去政府干事怎會安全,想抓你不更容易。像家那四個老人,要是早聽勸告,把家分了走得遠遠的,能丟命嗎?

晚上,劉蓮特意湊了四個菜,買了半斤60度老白干,三個孩子狼吞虎咽地吃完下桌了。劉蓮溫情脈脈地看著丈夫,田鳳亮也一句話不說半斤白酒喝光。然后,他紅紅的眼睛看著劉蓮開口了:“啥話說吧。”劉蓮一聽,夾起一塊肉放到他的碗里。然后,眨眨眼睛一字一板地說道:一參軍、過鴨綠江,去立功贖罪,活著回來是轉業軍人,孩子們跟著借光。犧牲了,認命,孩子們是烈士家屬。二遠走、去新疆或內蒙,找個沒人處種地牧羊,孩子文化自己教,穿上當地服裝學會當地語言,照樣活得自由自在。三回林甸投案,爭取寬大處理。“這時回去還能寬大?”田鳳亮看著劉蓮插了一句。劉蓮道:“沒準,咱是自首。以前還做過那些好事,咱倆又都有文化,用咱的知識立功贖罪,不需要?”田鳳亮推開飯桌,“哎呀,這叫‘革命’不是讀小人書!”說完,他又雙臂交抱于胸前半晌,對劉蓮歉疚說:“別生氣,我這樣做,還不是為這個家,為了你!自結婚就沒過一個消停日子,我死了,扔下你們娘幾個咋活,我男人一勇氣走了,可還有三個兒子、一個老婆。換做你是丈夫,該怎么做?”

劉蓮說:“我知道錯怪你了,可這么在政府干下去能安全嗎?”田鳳亮道:“既然話說到這了,那我同意你的第一條。可我走后……”劉蓮接上來:“一切后果我扛著,誰讓我是田鳳亮的老婆!”聽到這田鳳亮騰地一下站起來,一把拉過劉蓮:“你、你……”兩個人哭抱在一起。

那時,縣區鄉都有征兵點,新兵訓不了幾天,就上前線了。小的十六七歲、大的三十多歲,凡自己報名的,都能錄取。第二天吃完早飯,劉蓮穿好外衣正準備出發,田鳳亮說出去解手,回來一起走。廁所就在院外,劉蓮一邊收拾屋子一邊等人,可左等右等人,也不回來,她心里犯嘀咕了,是變卦了還是發生意外了,一種不祥的預感怦然而生。

劉蓮急忙走到院門前,打開大門,剛跨出一步,就撲上兩個人來,一個捂嘴,一個綁胳膊,不容分說就把她架走。這時,劉蓮明白了,田鳳亮也是被抓走了。 的確,田鳳亮前腿剛跨出門檻,兩個人立刻就用麻袋把他牢牢套住,隨后,又沖上兩人,把他捆得結結實實,然后,大汽車把他倆押回林甸。


?討論田鳳亮是否該槍斃時,會上爭論的很激烈。有個李鎮長四十多歲,叼個煙袋鍋默默地抽了許久,突然用大母手指壓滅了。眼睛在會場上掃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領頭人身上,他緩緩地說:“按說這人在省政府農業技術推廣站干得挺好,咱抓回來給斃了,該和人家打個招呼。再說他在日本留學那么些年,學了那么多文化和技術,就這么給斃了有點瞎了。反正也抓回來了,就留著咱林甸自己用唄。”


?那領頭的一聽接過話茬:“對于他田鳳亮而言可不經過現單位,直接壓回來處理完了再說。”旁邊又有個黃部長接著說道:“田鳳亮能不能算上罪大惡極,這好像也沒啥確鑿證據。不過他以前給縣里制定政策還是偏向老百姓的,保護過抗聯干部,救助過蘇聯紅軍,還刀下救過一個小伙的命,這些事大家都知道。另外,他還會帶兵打仗,就留著他、跟咱剿匪吧!”說完他就坐下了。那領頭的看看大家很生氣,但也沒說啥。


?這時,婦女主任看看眾人都不再出聲了。她雖沒站起來,卻一句一句的說道:“田鳳亮女人三個孩子,肚里還懷著孕。她過去還是個教書的老師,也沒犯啥罪,抓過來干啥?要是真槍斃可有點過了,再不,等主管回來,咱們再定?”那領頭的一聽婦女主任說這話,頓時就急了、氣得滿臉紫青地說道:“田風亮身份特殊必須槍斃!要是女人不斃、那就讓她去陪綁,至少還有震懾意義。”接著他又講到:“過去縣鎮一級當官的,有錢有地有勢力有生意的人都該鎮壓過去對老百姓,有剝削壓迫和欺詐,對窮苦人使橫的玩硬,都該狠狠打擊。話說到這里他突然戛然停止,并立刻就宣布會議結束!說完他就轉身離席走了。

? 氣得李鎮長回到辦公室,摸起電話就想報告在省里的縣主管領導。可當他看黃部長和婦女主任都跟過來了,坐在他的面前誰也不知聲。他舉著電話筒尋思了一會、最后還是把電話給撂下了。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說一句話,最后,就都默默地走出了屋。第二天就在北門外召開了‘千人大會’會場內外人山人海,審判剛結束、那領頭人就當場宣布槍決令。


田鳳亮被槍斃時左右各有一人陪綁,左邊的是國民黨林甸黨部書記。右邊的就是妻子劉蓮,當時劉蓮肚里孩子已經三個月了。臨刑前允許田鳳亮和劉蓮見面,倆人隔著兩三米站著,田鳳亮指著劉蓮的肚子,哽咽地說:“可能你會留下,把孩子養大,把孩子們都養大!”說完田鳳亮轉身跨出門去。劉蓮看著他轉去的背影,緊咬著牙點著頭,大聲地:嗯,嗯的、哭出了聲!


??接著在兩人的看押下,劉蓮也被逼著跟在田鳳亮的身后,向刑場一步一步的走去。但劉蓮走著走著卻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對著看押他的人大聲喊道:“我要見你們領導說話,和你們的領到說話。你們得講道理!一、田鳳亮罪不該死,他在林甸縣一向是護著老百姓的,還救過抗聯干部,救過蘇聯紅軍。二,我也沒什么罪過,肚里還有三個月的孩子,憑什么把我抓來去刑場!這憑什么呀?”喊到這里、劉蓮已聲嘶力竭,二三天沒吃沒睡的劉蓮,靠在墻上滿臉汗水大口喘氣。這時那領頭的已急趕過來,他聽取了劉蓮的喊話內容后。他沉思片刻鐵青著臉看了劉蓮一眼,命令兩看守扶著劉蓮繼續去刑場。就在這時劉蓮聽到了這人說話的聲音,她突然睜大眼睛,一下就認出這個領頭人了,但此刻的劉蓮身心疲憊,口干舌燥張嘴說話的力氣都沒了。她只是憤怒地抬手指著那領頭人,渾身抖動嘴里:“你,你,你”隨后,突然身子一軟險些暈倒,倆看守立刻駕起劉蓮來走向刑場。這期間劉蓮還兩次掙扎著回身,尋找那領頭人的身影。


? 在刑場待命那會,劉蓮稍稍的舒緩了一點,但她的腿在抖心在顫。她不是自己怕死,她怕的是孩子們活遭罪。這時她摸摸自己的肚子,心想只要不打死我,我就絕不趴下。我趴下了,就會壓死肚里的孩子。要是壓死了孩子,對不起他爸爸,也對不起我自己。刑場上執行令一聲高喊,立刻寂靜無聲。三人同時被按跪在地,站在他們身后的三名槍手,聽令后同時出步、舉槍、瞄準、射擊。隨之三聲槍響,有人應聲撲通,趴倒在地。田鳳亮后腦被擊穿經驗尸后確認死亡,陪綁的國民黨縣黨部書記失魂落魄被抓起。劉蓮緊閉雙眼憤然跪立,子彈從她頭頂擦過,她僅微微一晃。當他被扶著站起來時,滿面鐵青下唇已咬破流出紫色的血滴。


??劉蓮二弟三妹夫急上前扶她行走劉蓮卻倆人管我,快把尸首抬走埋了。說完這話,劉蓮一步一步地走出刑場,滿眼淚水一聲不發。幾天后劉蓮挺著大肚子,帶著三哥孩子來到田鳳亮墳前,點香燒紙一母三子放聲大哭,哭聲在荒郊野嶺中回蕩


?原來主張必殺田鳳亮的那人,曾經是田鳳亮的拜把兄弟。那些年他在外面干事,把自己的家業田產都搭光了。還常找田鳳亮借錢,田鳳亮也沒少借給他,可他卻從沒換過。最后一次他來找田鳳亮借錢,田鳳亮沒借給、他也不肯走。倆人喝酒時不知他用的啥法把田鳳亮灌醉,趁機拿走田鳳亮的一支手槍。


?然后又找到劉蓮,說田鳳亮答應借給他二十塊大洋,劉蓮聽后也毫無猶豫地給了他二十塊大洋。田鳳亮醒來氣得帶人抓住了他,痛打了他一頓但手槍和大洋還是給了他,還把他護送出縣城。可這些年過去了,他回到林甸卻唆使人讓彭虎子打死了田鳳亮老家人。又指使人追鋪田鳳亮。

?????????????????????????????????

劉蓮從刑場回來的當天晚上,她含著激憤的淚水,用刀尖連續刺破兩個手指,把田鳳亮做過的所有好事善事,以及和那人結怨的過程都用鮮血清楚地寫在紙上,簽上自己的名字裝好信封。第二天劉蓮求朋友引導著,把這封信塞進縣主管領導辦公室的門縫里。縣主管領導從省里開會回來,應該是看到了劉蓮的這封血書。但直到他聽取正式匯報后,才對極左行為進行了嚴厲的批評處理。撤換了那位領頭人,清除了智障彭虎子等人。及時地剎住了這股極左行為的蔓延,他在縣委會上總結時,嚴厲地說道:“為官者是為百姓造福、造孽還是造難,不僅與個人的思想覺悟政策水平有關,更與個人的道德品質出身素養有關。”無知、自私、偏激和專橫的決定,會造成多少人的無辜與不幸,會影響多少人的生命與生活。這樣的錯誤給黨和人民造成的損失,是無法彌補的。是的極左錯誤得到了改正,但死去的人們卻無法復活。丟下的孤兒寡母又該怎么下去呢?


?田鳳亮死后,劉蓮在二弟家休養了幾天,便帶著三個孩子去齊齊哈爾了,二弟一直把姐姐送到泰康上火車。劉蓮到了齊市后就又回到趙家園子住處,又回到那家裁縫店繼續干活。這時多年前被劉蓮送到齊市上學工作的老弟來看姐姐,他含著淚對劉蓮說:“三姐,大外甥歸我撫養,我供他初高中,有本事考上大學,我供到底。” 劉蓮啥話沒說,她把大兒子推到老弟面前,含著淚看著老弟把大兒子領走。又過了兩天,田鳳亮在齊市的二妹倆口子也來了,還扛來一袋苞米面和半袋苞米碴子。走的時候又把劉蓮的二兒子帶去撫養了,當二兒子走到大門口回頭喊媽媽時。劉蓮再也抑制不住了,她跑回屋,關上門窗,哇哇大哭。


(未完待續)


作者:石志國,網名巖石猴.齊齊哈爾大學英語教研部副教授,1974年下鄉黑龍江省嫩江地區繁榮種畜場磚場,1976年轉入林甸縣新興馬場。曾任齊齊哈爾農業機械化學校教師,富拉爾基紡織工學院教師,齊齊哈爾農學院教師,齊齊哈爾大學教師。 微信yanshihou5667


前五期:

傳奇女子 林甸劉蓮(一)

傳奇女子 林甸劉蓮(二)

傳奇女子 林甸劉蓮(三)

傳奇女子 林甸劉蓮(四)

傳奇女子 林甸劉蓮(五)


特別提示:“林甸往事”微信公眾平臺已開通“原創”和“留言”功能。為增進我們與廣大讀者互動與溝通,請在留言處發表您對本平臺的意見和建議。每一條留言,小編都會看到,也會盡可能回復。







买足彩半全场技巧 河南22选5推荐号码 贵州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欧亚地产jt9今日股价 1分快3全天计划官方网站 河南481中奖技巧 黑龙江福彩22选五出啥号 河北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低息股票配资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和走势图 养殖业什么最赚钱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