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畜生不如!寧波不孝子為財殺母 還用電線捆尸體沉江……

寧海論壇2019-11-09 12:36:32

8月12日,庵東鎮華興村旁八塘江邊,跟往常一樣,有人正在釣魚。可這一次釣竿拉上,勾住的東西有點特別,是一件雨衣。

“怎么回事?”這位釣友起身,往江里看了一眼,突然愣住了——江水中,一雙慘白腫脹的手,忽隱忽現。他馬上打了報警電話。警方很快來了,在江水中,拉起了一具女尸,雙手被綁,因為在水中浸泡了太長時間,已經面目全非。

她是誰?她為何會被綁住雙手墜入河中?



江里撈起的鑰匙
打開了失蹤妹妹家的大門


60多歲的陳大伯,住在庵東鎮馬中村。他說,不幸身亡的女子阿珍,是自己的妹妹。他們家有四姐妹,阿珍排行老三。


阿珍今年58歲,在杭州灣水上樂園做清潔工,幾年前丈夫因故身亡,有一個已經成家的兒子。平時,妹妹獨自住在華興村,跟陳大伯家有點距離,開車也要10分鐘左右。


8月13日中午11點多,有幾個自稱是阿珍同事的人,忽然找到陳大伯家,說阿珍已經有三天沒上班了,電話沒人接,家里也沒有人應門,想問問陳大伯情況。


這幾名同事說,他們最后一次見到阿珍是在8月9日,晚上10點左右,他們加完夜班一起騎電瓶車回家。


“妹妹半個月前回過一趟娘家,幫80多歲的老母親打掃衛生。”陳大伯慌了:他也好久沒見過妹妹了。


陳大伯也試著撥過妹妹電話,一直不通。越想越不對,他和家人來到華興村,第一件事,就去找了妹妹的獨子阿剛。外甥說,他從8月12號開始,聯系不上媽媽了。


從外甥家出來,他直奔妹妹家,一看,圍墻門鎖著,整個院子空空蕩蕩的,陽臺上衣服都沒曬。鄰居也說,好幾天沒見到人了。


鄰居們還跟他說了另外一件事:前一天下午,離村子大約四公里遠的八塘江浮起了一具女尸,明顯在水里浸泡好幾天,臉已經看不清了。女尸撈起的第二天,江里又撈起一輛電瓶車,車上還找到了一串鑰匙。


“會不會是我妹妹!”陳大伯的心揪起來了。


最不想發生的事,還是來了。8月13日當天,民警用電瓶車上找到的鑰匙,打開了阿珍家的圍墻大門。



殺死女子拋尸江中的嫌犯

竟是她唯一的兒子


昨天,在八塘江邊,幾個釣友指著橋邊的一角說,8月12日下午,有人就是在那里發現浮尸的。


這位釣友說,當天有人在江上釣魚,無意間釣上了一件雨衣,在往下一看,隱約見到了一雙手,他當時就報了警。


撈上來后,大家發現是個女人,臉因為被浸泡的時間太長已經看不清了,腳上綁著白色的電纜線。


隔天,警方又在江里撈起一輛電瓶車,車上也纏著白色電線。很可能一開始人和車是綁在一起的,后來被水沖開了。


對陳大伯等人來說,得知妹妹遇害后,他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趕去派出所,想問問清楚妹妹到底是怎么遇害的。


同去的,還有妹妹的獨子阿剛兩口子。


正在去的路上,阿剛接到了派出所的來電,說讓他回趟村子。


下午兩點半,陳大伯一行人又回到了妹妹家,幾輛警車也到了。


眼看著阿剛把院子門打開,民警突然對陳大伯說:“你們都回避下。”


幾個警察圍住外甥,帶著他進了屋,關了門。再出來的時候,外甥已經戴上手銬,手上蓋著塊布,被帶上了警車。


“這怎么回事?”陳大伯愣住了,又驚又怒。村中也流言四起。


昨天,他們終于從警方處證實,殺死妹妹的嫌犯,竟然是外甥阿剛!



監控拍下拋尸的身影
嫌犯目前已被刑拘


說外甥殺了妹妹,一開始,陳大伯根本不敢相信。他馬上向轄區派出所庵東派出所了解情況。


警方告訴了陳大伯好幾個細節:


比如有監控顯示:8月10號凌晨1點多,有個身形跟阿剛相似的人,騎著落水的電瓶車,手上好像抱著一個人,往江邊去了。


還有死者的致命傷是在后腦勺,腰部也有刀傷,在死者家的床上也殘留著血跡。而之前陳大伯家人曾注意到,外甥的嘴角、臉頰、眉角有好幾處抓傷。


真正讓陳大伯相信的證據,是前天 ,外甥在警方的帶領下回村指認現場,并找到了他殺害母親后扔掉的兇器——就在村辦公室的后面。


昨天,記者和陳大伯也來到浮尸的八塘江邊,在河的對岸、高架橋下,找到兩灘血跡。


陳大伯說,根據監控拍到的情況,當時外甥最早來到了這里,打算拋尸,但尸體掉到了地上,這些血跡就是當時遺留的。


昨天記者向警方求證,得到的消息是:目前阿剛已被刑拘,案件在進一步調查中。



這對母子感情不好
兒子常向母親要錢


阿剛為什么會對自己的母親下毒手?


陳大伯說,妹妹的命很苦,四年前,妹夫出海打魚時被沖走了,就留下了她和獨子阿剛。


阿剛今年36歲,在五金廠里打工。平時話不多。家里有兩個小孩,大的10歲,小的3歲。


雖然是母子相依為命,但是他們的感情卻很差。


“妹妹是個急性子,看不慣的事就要說,話也比較多,刀子嘴豆腐心,可能是外甥覺得煩,妹夫過世后第二年,外甥和媳婦就搬出去住了。”逢年過節,母子倆也沒怎么來往,有一年春節,外甥還把妹妹的腰打傷,一個月下不了床。


親戚們猜測,這次阿剛下毒手,估計和錢有關。他們說,這些年,阿珍常抱怨,說阿剛不怎么回家,回家就是找她要錢。阿珍收入不高,但一般也都給了,單是他們知道的就有萬把塊。一個月前,阿剛還問媽媽借了7000塊錢。做清潔工的母親,七拼八湊,還向同事借錢,才湊齊。


“妹妹是很疼兒子的。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說到這,陳大伯的眼眶紅了。


來源:錢江晚報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

這個兒子太不孝了,覺得該嚴懲兇手的請點zan!

买足彩半全场技巧 股票配资网站排名 河南福彩快三技巧 3d试机号今天晚上 江西11选五中奖规则 炒股平台要到领航ok预约 昨天20选5开奖结果河北 湖北快3开奖结果昨天 北京pk拾赛车公式 协安期货配资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