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專利權人在侵權判決生效后再起訴判決前銷售的產品構成重復訴訟

云知隊2019-11-18 12:16:52

編者按:在專利侵權糾紛案件中,若被控侵權產品落入涉案專利的保護范圍,法院會判決生產者立即停止制造、銷售被控侵權產品。判決生效后,若生產者再行制造、銷售被控侵權產品,無疑會構成重復侵權;但若生產者在判決生效前已將被控侵權產品銷售給其它銷售商,其它銷售商在判決生效后繼續進行銷售,專利權人還能否起訴生產者構成專利侵權?且看下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知隊

2016年12月22日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書

(2013)民申字第236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廣東雅潔五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曹國基,該公司經理。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浙江科瑪鎖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鐘輝,該公司總經理。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林鐘輝。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劉衛陽。


再審申請人廣東雅潔五金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雅潔公司)因與被申請人浙江科瑪鎖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瑪公司)、林鐘輝、劉衛陽侵犯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一案,不服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冀民三終字第107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雅潔公司申請再審稱:(一)一審、二審判決認定的被訴侵權產品的購進時間及具有合法來源的事實,缺乏證據證明。1.劉衛陽提供的所謂購、退貨清單沒有任何供貨商的簽名或蓋章,也沒有相應的購貨合同或付款憑證相佐證,劉衛陽也沒有出具由相關工商部門出具的供貨商是否存在的證明,這說明這些供貨單據是劉衛陽根據訴訟需要臨時拼湊出來的。2.2012年10月29日的轉賬交易成功單是本案二審開庭前兩天由劉衛陽向二審法院提交的證據,這份證據顯然不能對應訴訟發生前所謂5筆交易形成的送貨單。既然二審法院認定劉衛陽與銀利來裝飾五金(商店)之間存在連續性的交易行為,就應當審查他們之間連續性交易的證據,然而本案僅能看到在跨越差不多三年時間的前后兩份證據,并未發現劉衛陽提供的在這三年內發生的其他商業往來的證據,劉衛陽提交的2012年10月29日的轉賬交易成功單,并不能唯一對應2009年12月4日等5筆交易,相反有可能對應的是其他近期交易。因此,一審、二審法院認定被訴侵權產品的生產和銷售時間是2009年,劉衛陽出售的被訴侵權產品為2009年12月4日購自銀利來裝飾五金(商店)的事實缺乏證據證明。此外,即使劉衛陽銷售的被訴侵權產品有合法來源,其仍應當對雅潔公司的維權費用予以補償。(二)一審、二審判決認定雅潔公司所提訴訟請求系重復訴訟,缺乏證據證明。1.在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10年11月2日對科瑪公司、林鐘輝作出(2010)高民終字第1701號民事判決(以下簡稱北京高院判決)一年后,市場上仍在銷售侵權產品,其中本案被訴侵權產品外包裝顯示的產品型號是“M507A91”,顏色是“GB”,而北京案件被訴侵權產品外包裝顯示的產品型號雖與本案相同,但顯示的顏色是“SN”,由此可以看出,本案被訴侵權產品與北京高院判決所涉侵權產品不屬于同一批次的產品。2.在北京案件訴訟中,科瑪公司始終不承認其生產和銷售了被訴侵權產品,在本案中卻不但承認被訴侵權產品系其生產,且認為是與北京案件同一時期生產,這種前后矛盾的陳述,不僅嚴重違反了民事活動應當遵循的誠實信用原則,而且會使人對其在本案中所作陳述的真實性產生合理懷疑。科瑪公司這種不誠信的訴訟行為,理應受到制裁。3.科瑪公司對其生產的產品,并沒有完整的有關生產批次、生產時間、銷售區域等方面的嚴格標示系統以供區分,也未向法庭舉證其區分方法,更未舉證其三年來銷售到河北市場的完整供貨記錄,被訴侵權產品上也未明確標示其生產的時間和批次,一審、二審法院僅憑其單方面口頭陳述就認定被訴侵權產品的生產時間是2009年,顯然過分草率。按照二審判決的認定邏輯,科瑪公司就可以利用北京高院判決繼續實施侵權行為,這顯然違背了專利法充分保護專利權人利益的基本原則。(三)林忠輝作為被訴侵權產品的商標權人同時是科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應對雅潔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綜上,雅潔公司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六)項的規定申請再審,請求本院依法撤銷一審、二審判決,改判支持其訴訟請求。


科瑪公司、林鐘輝、劉衛陽提交意見認為:1.劉衛陽購進被訴侵權產品的時間是2009年12月4日,這說明科瑪公司制造、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時間比這更早,這個時間早于北京高院判決的時間。對科瑪公司制造、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北京高院判決已作出處理,本案一審、二審法院對此不再行處理是正確的,否則就違反了“一事不再理”的原則。雅潔公司只是主觀推定本案被訴侵權產品的制造時間晚于北京高院判決的時間,并沒有提供證據予以佐證,其所主張的北京高院判決所涉侵權產品與本案被訴侵權產品在顏色上的不同,恰恰說明二者是同一批次的產品,否則科瑪公司在北京高院判決后若想繼續制造侵權產品,必然會制造與北京案件顏色一致的產品以混淆視聽,而不必將二者區分開來。2.劉衛陽銷售的被訴侵權產品有合法來源,按照法律規定無須承擔侵權賠償責任,也不應對雅潔公司的維權支出承擔補償責任。3.林鐘輝作為科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具有生產制造產品的資質和能力,不應對雅潔公司承擔侵權損害賠償責任。被訴侵權產品包裝上所標識的“科瑪”二字不是商標,只表示是科瑪公司生產的產品,林鐘輝所擁有的“科瑪”商標與被訴侵權產品上所標識的“科瑪”二字不同。綜上,請求依法駁回雅潔公司的再審申請。


本院經審查查明:林巖余在河北省石家莊市正定縣恒山市場經營銀利來裝飾五金(商店),該店銷售科瑪公司制造的鎖具,使用的銀利來五金銷售單與劉衛陽提供的銷售單制式一致。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是,劉衛陽的合法來源抗辯是否成立,應否對雅潔公司的維權費用承擔補償責任;雅潔公司針對科瑪公司的訴訟請求是否系重復訴訟;林忠輝應否對雅潔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關于劉衛陽的合法來源抗辯是否成立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以下簡稱專利法)第七十條規定:“為生產經營目的使用、許諾銷售或者銷售不知道是未經專利權人許可而制造并銷售的專利侵權產品,能證明該產品合法來源的,不承擔賠償責任。”本案中,劉衛陽為證明其銷售的被訴侵權產品具有合法來源,提供了從銀利來裝飾五金(商店)購進被訴侵權產品的銷售單,雅潔公司雖否認該單據的真實性,但綜合本案情況來看,雅潔公司的此主張難以成立。一是科瑪公司在本案中承認劉衛陽銷售的被訴侵權產品系其制造,由此可知本案被訴侵權產品的生產制造源頭是明確的。二是銀利來裝飾五金(商店)真實存在并經營科瑪公司制造的鎖具,其使用的銀利來五金銷售單與劉衛陽提供的銷售單制式一致。三是劉衛陽提供的銀利來五金銷售單是原件,該單據載有其購進被訴侵權產品的時間、型號、數量和價格,雅潔公司雖否認其真實性,但并未提供證據佐證其主張。綜上,本院認為,可以認定劉衛陽的合法來源抗辯成立,其依法不再對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承擔侵權賠償責任。雅潔公司主張劉衛陽應補償其維權支出,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雅潔公司對科瑪公司的訴訟是否構成重復訴訟問題。雅潔公司主張本案被訴侵權產品與北京高院判決所涉侵權產品不是同一批次的產品,其針對科瑪公司的訴訟不屬于重復訴訟。本院認為,綜合本案現有證據來看,雅潔公司的該項主張不能成立。一是從劉衛陽一審訴訟中提交的銀利來五金銷售單來看,可以確定劉衛陽購進被訴侵權產品的時間是2009年12月4日,早于北京高院判決的2010年11月2日。二是本案被訴侵權產品的外包裝以及產品設計外觀和產品型號與北京高院判決所涉侵權產品一致,至于兩者之間存在的顏色差別,與判斷二者之間是否為同一批次的產品沒有必然的聯系。因為北京高院判決所涉侵權產品型號與本案被訴侵權產品型號一致,且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判決科瑪公司承擔侵權賠償責任所指向的侵權產品是科瑪公司制造的這種型號、具有這樣外觀設計的產品,并沒有特指是這一種顏色的產品,所以只要本案被訴侵權產品的制造、銷售時間早于北京高院判決的時間,就已為北京高院判決所涵蓋。三是科瑪公司在北京案件中不承認其制造了涉案侵權產品,而在本案中承認其制造了被訴侵權產品,這表明其服從北京高院判決,同時也是對其自身行為的糾正。北京高院判決已對其實施的侵權行為依法進行了制裁,本案的裁判與其在北京案件中是否認可被訴侵權產品系其制造無關。綜上,一審法院認為雅潔公司針對科瑪公司的訴訟請求構成重復訴訟,對其訴訟請求不再處理,二審法院予以維持,并無不當。


此外,北京高院判決已認定本案被訴侵權產品外包裝上使用的“科瑪”二字不是林鐘輝的商標,該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這足以證明雅潔公司關于林忠輝作為被訴侵權產品的商標權人應對雅潔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主張不能成立,本院對此不再贅述。


綜上,雅潔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六)項規定的情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廣東雅潔五金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 ?王永昌

代理審判員 ?秦元明

代理審判員 ?宋淑華

二○一三年七月二十九日

書記員 ?周睿雋


來源?| 中國裁判文書網



█ 云知隊原創回顧




編輯|云知隊??

天冊合伙人杭州律協知產委主任羅云組建的知識產權律師團隊

點擊“閱讀原文”了解更多



买足彩半全场技巧